第四百六十三章:那个耳光/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枫却是没有什么反应,被她打了一个耳光之后,他就至终自始保持着那个姿势,唇上一个伤口正流着血。

“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留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竟然是这样看待我的。我真是犯贱,当初走了就不应该回来,回来了就是自找其辱。但是没关系,趁我现在觉悟还来得及。卫枫,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跟着你,我辞职。”说完,南婷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倔强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便直接越过他,抓起自己的包包就朝外面跑去。

砰!

门被重重地甩上,发现极大的声响,卫枫这才有了反应。他抬手拭去自己嘴角的鲜血,而后缓缓地转过身,朝桌边走去。

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静静地搁在那儿,他低下身子拾了起来。

一层一层地扯开外面那层包装纸,打开盒子,一颗如星如月的钻戒赫然呈现在眼前。这是他好久之前就准备好的,在医院遇到她的时候,在她答应生日的时候让他陪她过的时候,他特地跑去珠宝店选了许久的。

可是没有选到合意的,他便让人订做。

之所以选择订做星月的形状,是因为星星和月亮不会分离,只要她愿意,他愿意做她的星星,永远守护在她的身旁。

当他拿到那钻戒的时候,他还曾幻想着,送给她她有多开心。

幻想着她如精灵一般地大雪之中起舞,开心,欢乐。

现下这一切都成了泡影,泡影!

吧哒——

一颗晶莹吧哒一声落在钻戒上,闪烁着光芒。

她如今手上已经戴了别人送的钻戒,已经快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他这颗星月钻戒算什么?只能算是一个笑话吧?

“哈哈……”卫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捏着那颗钻戒的力道越来越大,最后气得直接将钻戒从窗口扔了出去。

扔了好,都扔了好。

扔了以后就什么念想都没有了。都走,只剩下他一个人,也好!

卫枫突然发了疯地将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连手被玻璃伤了也不知道,就算流干血,估计也不会觉得疼吧?

也不知道发泄了多久,他终于累了,终于还是忍不住往沙发上一倒,看着白色的天花发呆。

而另一边。

萧铭杨和林雨晴回了家,一进门就看到付妮等人东倒西歪地倒在沙发上,一个个疲惫得不行。

“你们去哪了?”付妮出声问道,却没有起身,依然压在东方白身上,说话也是直喘气。

而东方菲也是累得脸蛋红扑扑的,眨着大眼睛:“林阿姨,你们去哪玩了?”

“没什么,就去了趟朋友那儿,你们去玩什么了?怎么一个个累成这样?”

东方菲有气无力地说:“我们晨跑回来就去打雪仗了。”

“打雪仗?那真真和炫儿呢?”

奇怪,怎么只有他们三个人呢?

“哈哈,真真说饿坏了,去厨房找东西吃了。炫哥哥去洗澡了。”

原来是这样,林雨晴点点头,“你们也弄得衣服都湿了,不能再在这里躺了,得去赶紧把衣服换下来,免得呆会着凉。”

听言,东方菲乖巧地点头,然后顺着她的话起身,乖巧地朝房间走去。

倒是付妮和东方白两个大人,依然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付妮?”她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你不起来?”

“哎哟雨晴你就别折腾我了,我不想动,累死我了,炫儿那小家伙真不是盖的,我被他的雪球砸中好多次,现在身上又酸又疼。”

“就算是累你也得起来换衣服,这种天气你穿成这样,作死啊?”说着,林雨晴不顾她的想法就直接上前将她拉了起来。

把她拉起来以后,东方白长叹一声,感激地看了林雨晴一眼,而后快速地奔回房去了。

哈哈,这家伙就是怕老婆的主,老婆不动,他只能在下面当肉垫,就算冷也要咬牙忍着。

“该死的东方白,跑得比兔子还快,我还想多靠一会呢。”付妮摸摸自己的手臂,一边晃动一边说着。

“好了,你快去换衣服吧。”林雨晴推着她往房间里走去。

无奈,付妮只得答应,然后一边晃着手一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深夜。

睡得迷迷糊糊的林雨晴突然觉得口干得不行,便醒了过来,想喊萧铭杨陪她一块去的。手伸出去摸了半天却没有摸到那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心生疑惑,萧铭杨大半夜跑哪去了?

她起身披了件他的外衣,然后便朝外面走去。

还是先解渴口渴再说,她先是跑到厨房给自己倒了热水,之后便端回房间,却在经过书房的时候,看到里面的灯还亮着。

林雨晴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地望着书房,这么晚了?难道是萧铭杨在书房?他来书房干什么?

想到这里,她便端着热水朝书房走去。

才刚走近,就听到萧铭杨用一种刻意压低的声音说:“我不是说过了,不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公司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就行。”

“重要的合约?就算是重要的合约也交给你全权处理,我早在之前就说过,会退出萧氏集团了。”

“不是闹着玩,我是做真正决定的。”

“她要闹就由着她闹吧,她害得我失去了雨晴,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听到这里,林雨晴有些意外,他们说的是谁呢?

她知道萧铭杨不是普通人,可是也不想去问,因为他想说的话他会告诉自己。

可这些日子他只陪着她,说好听的情话,却不提以前的事情,她也懒得问反正只要开心地过每一天就好了。

“该死的!”书房里突然传来他的一声咒骂声,林雨晴凑过去看,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声音大了些。往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又把声线压低:“你把合同发过来,我看看。”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将手机搁在桌面上,疲惫地闭起眼睛,抬手拧着自己的眉心。

看到这里,林雨晴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会半夜到这里,看他眼底那圈淡淡的黑色阴影。她突然心疼起他来了,难怪他这些日子总是看起来精神不太好,他一直都是半夜起来处理工作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