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笨女人,别动/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再动了,乖!”萧铭杨轻声地安慰着她。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不说话,却是神色灼灼地盯着她,双手像着了魔力一般,抚上她的肩头。

今天的萧铭杨好奇怪,林雨晴心想着。

他的手一寸一寸地移向自己的脖颈之间,之后又缓缓下移,移至第一颗扭扣,之后便缓缓地解开。

林雨晴惊讶得几乎惊呼出声了。

平时这些扭扣在他手下都没有存活的时候,今天他却耐心地解着扭扣,而且还全部解完了。

温柔耐心地将她的外衣脱下,又耐心地脱去她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

直到她剩下一件里衣时,林雨晴实在是受不了他那灼热的目光了,握住他那双手:“萧铭杨,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与其这样温柔到几乎可以溺出水来的他,她还不如面对直接索取的他比较好。

至少那样,她的表情她的所有不会都这样暴露在他面前。

现在这样,真的好……羞怯。

话落,萧铭杨再也忍不住,捧住她的脸蛋歪头就吻了上过去。

直到二人喘气连连,萧铭杨这才直奔重点,将二人的衣服除去。不过动作依然轻柔,好像捧着的是至宝一样。

当两具赤裸的身子交缠在一起时,萧铭杨凑到林雨晴的耳边低声叹息:“笨丫头,以后我都会把我最好的给你。”包括他所有的温柔和耐心,他要把她宠到天上去,宠到骨子里去。

宠到她,就算知道以前的事情,也不会离开他。

不管是恨他,还是不恨,只要能将她留在身边就好。

温情过后

林雨晴香汗淋漓地趴在萧铭杨胸口,手指有意无意地捏了他的脸。

而萧铭杨则是惬意地躺着,任由她捏着自己的脸,仿佛那是享受不尽的幸福一般。

忽然,林雨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捏着他的力气突然大了起来。

闭着眼睛的萧铭杨只是拧了拧眉,却随即又散开去。

而后他感觉到脸上的疼痛又深了一分,这个小丫头似乎不对劲啊?怒气?对!他已经从她身上感受到了。

想到这里,萧铭杨睁开眼睛,声音依旧嘶哑:“怎么了?谁惹毛你了?”

听言,林雨晴气呼呼地伸出食指不断地戳着他的额头:“你还好意思问,你说是谁呢?”

萧铭杨啪的一声捉住了她那双为非作歹小手,凑到自己唇边吧哒一口,坏笑道:“难道是刚才我没有满足你?”

“你说什么?”林雨晴瞪了他一眼,而后便不满地撑着他的胸膛想起身。

萧铭杨赶紧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孩子气地道:“不许离开我!”

看他孩子气的模样,她也不忍再离开,便不再挣扎,只是轻声问:“我有件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他的大掌一下一下地摩擦着她的脸蛋,轻声问道。

“你!”林雨晴突然伸手捏住他的脸,气呼呼地道:“老实交待!”

“老实交待什么?”

“你在外面有没有沾花惹草!”

听言,萧铭杨眼中先是惊诧,再是欣喜,他不由得勾起唇笑道:“我的小丫头终于知道在乎我了?”

“说正经事呢!你给我好好回答,别想着扯开话题!”

“我怎么扯开话题了?”萧铭杨好笑地看着她,拧住她的小鼻子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我怎么可能还会去沾别的花惹别的草?”

听到他这句话,林雨晴说心里不感动是假的,尽管她非常相信他。

可是那个女人一口一个铭杨杨哥哥听得她心里特酸。

“怎么?不信我?”萧铭杨含笑地望着她。

平时里他的小丫头都是和他好好的,怎么今天就问了这个问题呢?沾花惹草?这句话用在别人身上兴许还合适,可是用在他萧铭杨身上就大错特错了。

他一向冷漠,冷漠到不屑看其他女人一眼。

更别说是沾花惹草了,他更加不是那种处处留情的人。

可是她会突然这样问也不是毫无悬念的吧?难道说……?

想到这里,萧铭杨脸色一变,“你遇到谁了?”

本来看他那么坚定的样子,林雨晴是打算相信他放过他的,结果他想了一下神色就紧张起来。

她顿时揪住他的耳朵大吼道:“还真的有?看你神色这么紧张,看来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了?”

“什么女人?哪个女人?你到底遇到谁了?”萧铭杨更加紧张起来,看来回国第一天她就遇上了以前的人?想到这里,他直接坐起身来,掀开被子就要检查林雨晴的身子,看她是否有受伤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啊?”林雨晴不明白他的举动,但是两个人那运动完,她身上可是一件衣服都没穿呢。被他这么一掀开被子,雪白的肌肤顿时就爆露在他面前,林雨晴气得赶紧伸手护住自己。

可是萧铭杨却好像并不是要对她做什么,只是拉着她四处检查,确定她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他才松了一口气。

要说萧铭杨最理智,可偏偏林雨晴就是他的不理智,一遇到她的事情,他就变得分寸大乱。

明明两个人刚才才运动过,她身上哪个地方他没看过。

可就这前后一点时间,他竟然都忘了。紧要关头只想去看她是否受伤。

林雨晴缩进被子里,拿哀怨的眸子盯他:“你到底在紧张什么?是不是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

“哪个女人?”萧铭杨凑近她轻声问道:“你今天遇到谁了?”

“那你得先告诉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他会这么紧张,难道说这真的吗?他已经有了婚约?而自己是那个拆散他们的小三?

“笨丫头!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只要相信我就好。”萧铭杨温柔地凝视着她,将她拥进自己怀里:“快告诉我,今天遇到谁了?”

“我不知道名字,不过我听说姓白。”

“白?”萧铭杨皱起眉头,姓白的没有几个,一提就知道是谁了。

白伊琳!

这个名字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萧铭杨的眼中浮现一丝戾气,其实雨晴吃那种被封闭记忆的药物,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她。

只是她一直都是一副单纯的模样,所以他的心里便有了一丝怀疑。

看来这次回来,他得着重调查这件事情了。

他不能再让雨晴陷入危险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