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我们一起上/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乖乖地跟你们走?你们有问过我的拳头同意了吗?”

咦,林雨晴一愣,这句话不是她说的。

那是?

她猛地低下头朝付妮看去。

醉得东倒西歪的付妮此时已经站定了身子,虽然目光还有些朦胧,但却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

“就你?呵,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老三,把她搞定了。这个女人就送你给你了。”

“好勒!”叫老三的人笑眯眯地上前,看着靠在雨晴肩上的付妮,“小妞,乖乖地跟爷走吧,爷会让你好好乐乐的!”

说完,他的手便朝付妮伸去。

可是还没有碰到她,就听得他一声惨叫。

付妮捉住他的手,左脚一步向前,按住他的肩膀一个过肩摔就将他摔得四仰作叉!

砰!

另外两个回过神来,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付妮:“哼!真是小看了你啊,没想到一个醉酒的女人还有这么大力气,老二,我们一起上!”

付妮站在原地,冷冷地睨着这两个高大的男人,冷声道:“雨晴,你先站到旁边去。”

“你没事?你能对付吗?”

“哼!老娘学了十几年的空手道可不是白学的,这么多年没用上了,今年就拿你们来练手!”说完,她避过那男人打过来的拳头,而后一脚踹在他的腹上。

而另外一个刚想扑上来,也被她一脚踹出去了。

林雨晴站在一旁,看着她与三个男人过招,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付妮居然会武功,而且还打得这么厉害,三个大男人,居然都打不过她。

怪不得东方白会这么怕她,估计也是欺弱怕强吧?

五分钟以后。

三个男人倒在地上东倒西歪,捂着肚子鬼哭狼嚎。

“哎哟我的妈呀,这么小妞怎么这么厉害?”

“就是啊,早知道她这么厉害就叫多几个了!”

付妮一脚踩在老大的头顶上,叉着腰哈哈大笑起来:“现在知道怕了吧?敢惹老娘?也不睁大眼睛看清楚老娘是谁!”

老大被她踩得疼痛不止,疼呼出声:“小姐您别踩了,我们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啊!”

“你们不是故意的难道还是别人叫你们做的?”

“的确是别人让我们做的。”

听言,付妮神色一变,和林雨晴对视一眼。

“谁让你们做的?”林雨晴赶紧出声问道。

“不知道,只是她们突然找上我们,说只要毁了你们的清白,让你们身败名裂,就给我们一人十万块钱。”

“一人十万?”付妮冷笑:“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不过你们知道你们要动手的对象是谁么?她老公可以说是A城的首富,十万块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如果你们今天要是真的敢对她做什么,别说是钱你们拿不到,就是连命也会丢掉。”

“所以她让你们做这种事情是在害你们哦。”

说完,付妮拉过林雨晴就往前走,哪里还有醉酒的迹像。

“等一下。”林雨晴却停下脚步,看着地上的三人:“我想知道找人们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几个人?”

“女的,两个人!”

听到这里,林雨晴总算是明白了。

两个女人?大抵就是刚才在洗手间偶遇的那两个吧?

那个口口声声叫萧铭杨做铭杨哥哥的女孩子姓白,是和她印象中那个一样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

眼前这个女孩子,有可能是自己的亲妹妹。

或许她还不知道真相?或许是知道了?

可是她会这么对自己,完全都是因为萧铭杨。

想到这里,林雨晴轻声说道:“回去以后,这件事情先不要跟他说。”

“为什么?那可是你的情敌啊,这件事情如果不让他知道的话,以后还是会发生的。”

“我自己会处理的,付妮,拜托你了,暂时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那好吧。”

三天后。

林雨晴独自前往咖啡厅,她还特意支开了想跟她在一起出来的付妮,自己穿戴得几乎别人都看不到她的脸。

在咖啡里坐下,她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奶优喝着。

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她将帽子压低。

今天出来,谁也不知道。

而且她是约了一个人出来见面,也不打算让别人知道。

身后一阵脚声步传来,紧接着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白夫人穿着华贵,提着一个皮包缓缓地在林雨晴面前坐下。

她的心里有些悸动,昨天收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想约她在这里见一面,有些事情想和她说。

她虽然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可是却对这个人有一种熟悉感,而且好奇心让她不想拒绝,便答应了。

走进咖啡看到这个背影,她心中的悸动更甚。

因为这个前影,和她的女儿极是相像。

萧铭杨回来的消息自然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心知雨晴一定也会跟着回来。她也打过电话给他,让他有机会带她去见见她,可萧铭杨却说时机未到,她也没有勉强。

看到面前这个压低帽子的女孩儿,白夫人试探性地唤了一声:“雨晴?”

听言,林雨晴这才抬起头来,勾起一抹笑容。

“很荣幸白夫人居然能认出来我。”

既然已经被认出来了,林雨晴也懒得再伪装了,索性直接将帽子摘下,将自己的脸都爆露在她面前。

“真的是你。”白夫人有些震惊地望着面前这张尖细的脸蛋儿,她比出国前还要瘦了一些,不过两颊还算粉红,看得出来萧铭杨把她养得挺好的。

林雨晴自然是没有放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和关怀。

由此可见,这个白夫人一见是自己母亲和萧铭杨口中所说的那一位。

她的亲生母亲。

“白夫人,您想喝点什么?”林雨晴端起那杯奶优,又轻轻地抿了一口,而后抬手招来服务员,轻声地吩咐。

“我喝跟你一样的就行了。”

“好的!”

吩咐服务员再上一杯奶优,林雨晴便放下手中的杯子,笑着对她说:“难得白夫人百忙之中还有空来见我,真是万分荣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