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求求你,带我离开/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看!”白伊琳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目光中满是失望:“可你不是他。”

铭杨哥哥,一直以来都只有他而已。

“带我离开好不好?求你带我离开吧,我求求你!”

她恍惚着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身上,她什么都没了,又何必在乎什么呢。

司机听到这话,简直是要笑出声来,居然有人对着先生说出这种话,她是不是不要命了,正要上前阻止,却听得车上的男人开口:“上车。”

白伊琳歪着头想了想,伸手将车门打开,坐在了男人的身侧,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烟草香,她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闭上眼睛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司机的嘴巴张的老大,老天,他是不是在做梦,一向对女人敬而远之的先生,居然会让这个女人靠在他的身上。

“还不快开车!”

男人刻意压低了的声音,让司机不觉浑身一震,赶紧上了车,朝着某个方向,扬长而去,消失在这寂静的黑夜里。

医院。

萧铭杨看着林雨晴比之前更加苍白的脸色,心中更是悔恨不已,自己为什么会离开呢,明明说好寸步不离的,却还是让她受了伤。

半晌,萧铭杨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你马上来医院一趟。”

十几分钟之后,东方白进了病房,一进来就看到萧铭杨握着林雨晴的手,眼中满是悔恨。

“怎么,淤青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这么晚打电话叫他过来,东方白甚至没有时间换上医生的白大褂,只穿着便装带着医药箱就匆忙赶过来了。

“我,我差点害死了她!”说到这个,萧铭杨更用力的握紧了林雨晴冰冷的手:“要不是我擅自离开,我不该放下戒备的,怎么就能相信有人就可以呢,明明只有我才能保护她。”

东方白听得云里雾绕,看着萧铭杨的表情,是不是因为林雨晴一直没有醒来,所以才会自责呢。

“铭杨,你为雨晴付出的这一切,我们都看到了,这些天你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可是现在这种场面,我们谁都不想看到,你也不必太过自责。”

萧铭杨却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你知不知道,就在刚才,白伊琳差点要了她的命!”

东方白听到他这句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你是不是还在怪琳儿,她也只是太喜欢你了才会那样,她的心并没有那么坏。”

听到这话,萧铭杨一时间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以为我会随便污蔑她吗?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回来,雨晴就要被她害死,你到底知不知道?!”

东方白还是不能相信:“这也许只是一个误会。”

呵呵,误会?

萧铭杨冷笑出声:“你说过,雨晴的身体机能现在还在恢复当中,甚至于目前的状况还在退化,所以呼吸机尽管白天不是很需要,可是夜间是绝对不能离开的是不是?”

东方白点点头,这一点他也跟两家的人都说过了,所以他们才会格外关注晚上的林雨晴,以防她无法呼吸,可是这一点,和白伊琳又有什么关系呢。

“白伊琳摘了雨晴的呼吸机,她亲手要断送雨晴的性命,你觉得这还会是误会吗?”

从萧铭杨的嘴里,一字一句的听完整这些话,东方白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半晌,才开口问道:“那琳儿现在人呢?”

他来医院的路上没看到白伊琳的身影,医院里就更没有,不知道她做了这件事情现在会去哪里。

“我怎么会知道?!”萧铭杨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床上的人儿:“我现在不想看到她,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她!”

林雨晴是他生命当中最重要的女人,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动她。

“琳儿一个人会不会有危险?”

东方白不觉皱眉,虽然白伊琳的行为实在是让人生气,可是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这深夜里面,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

萧铭杨冰冷的视线看向东方白:“像她那样的人,不如早点死了好了,她害的雨晴现在这样,还想要她的命,你觉得那样的女人会有什么危险。”

如同蛇蝎一般的女人,恐怕遇上她才会是最大的危险。

东方白自知现在无论说什么,萧铭杨都不会听。

他走上前打开了医药箱,拿出了听诊器和手电,仔细检查了一番,才开口道:“放心吧,她没事,只是刚才受到了惊吓,只要不受到什么刺激就好。”

“惊吓?”

萧铭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说过雨晴不能醒过来,可是又怎么能受到惊吓呢。

“没错,她现在虽然不能说话,不能睁开眼睛,可是意识却比平常更加清醒,所以才会受到惊吓,不过现在没什么事情了,你也不用太担心。”

听到东方白的这些解释,萧铭杨才终于放下心来,今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他都不想离开林雨晴半步。

东方白其实没有告诉他的是,雨晴的思维意识似乎已经战胜了身体的疲惫,如果真是按照萧铭杨所说,那么她的求生本能也被激发,所以他才会看到她的眼睛有转动一下,不过只是一秒钟的功夫,不过这也许只是他的错觉,至少现在还不能确定,更不能让萧铭杨盲目的高兴,所以只告诉他最安全的把握再说。

萧铭杨不知道东方白心里的想法,只知道现在林雨晴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心中也不觉平稳了不少:“这么晚将你叫过来,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

东方白收拾了医药箱,准备离开,却在迈出去一步之后,突然停下了脚步:“铭杨,要是雨晴她一直这样,你会如何?”

萧铭杨沉默了片刻,他不希望面对这样的结果,等了这么久,不想到最后都还不能在一起,可是经历了刚才的那些事情,他却突然觉得,只要她能在他身边就好,即使只是这样安静的躺着:“我会一直陪着她,不管多久都好,我相信她总会醒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