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极道的少主人厉封爵/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伊琳恨他吗?

当然,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将她当做一个人来看待。

可是比起对林雨晴的恨,这只不过是皮毛而已,她恨透了林雨晴,所以甘愿出卖自己也要让他们不得安宁。

“你这样不乖,说,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男人性感的嗓音在耳畔回荡,白伊琳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欣悦,只觉得有些恶心反胃。

“收起你的虚伪,如果是要报酬的话,现在就可以,只是别让我看到你那张脸。”

她的身体早在自己放弃一切的时候,已经不属于自己,原本看的比什么都珍重的女儿家的贞洁,到了现在,完全就是最最下贱卑微的东西。

为什么她的爱,要任人践踏。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男人低笑出声,白伊琳羞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的大掌轻抚过她的背脊,她的心中除了愤恨,还是愤恨,如果不是你,林雨晴。我怎么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妄自以为自己可以将一切收回,可是她错了。

白伊琳有些意外,意料当中的羞辱没有来,反而是脖子一痛,陷入了昏迷当中。

男人抱着白伊琳昏睡了的身体,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了床上,英俊的脸上除了冷漠,更多了一种名为疼惜的表情。

“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痛苦。”

他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叫林生过来。”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晚将白伊琳救下的人,只不过与那天不同,今天的他看上去更真实些。

极道的少主人,厉封爵,或许大城市当中鲜少有人听过他的名字,可是他的名字,却是在黑道之中没有人不知道。他是属于黑夜的,从来都没有人真正见过他的样子,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终归只是一个传说。

“先生,人已经来了。”

不多一会儿,踩着十二寸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复又看向了厉封爵:“我说厉大少爷,我记得我昨天才给你的这位小情人检查过,也告诉过你,最近不要再做了,你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敢在厉封爵面前放肆的女人,除了床上的,就剩下这个女人了。

她不是别人,正是林生,从前是做死亡鉴定的,或者可以说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叫做法医,不过并非是那种正规鉴定科,她要做的,是查出来帮会的兄弟究竟死于谁的手里。

所以林生的身份在极道当中,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更重要的一点,当年厉封爵的父亲,厉向南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林生的母亲,或许简单一点来说,林生是厉封爵的姐姐,虽然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这段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个人的强强联手。

亲情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只是累赘,说多了还不如就干脆只是利益关系。

厉封爵看了一眼身旁的林生:“下回跟别人偷情的时候,记得将证据销毁,我并不想成为你绿帽子的主人翁。”

这话当然是玩笑,不过对于外人来讲,林生就是厉封爵的情人,否则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一直在帮会当中插手,不过这一点,林生也从来不解释,反正她是不在乎,只不过她的这个弟弟,似乎更在乎自己的清誉呢。

“极道的少主,居然还会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

她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个女人,目光深沉:“莫非是为了她吗?”

厉封爵冷笑:“林生,你管的太多了。”

“哦,那我说的没错了?”

林生的确有些意外,不过却并不是不能理解,以厉封爵这样的人物,很少有动心的人,而现在,却肯将她放在身边却没有杀了她,结果显而易见,不过她有点不清楚的,这个女人看上去精神很不好,如今几乎已经可以用油尽灯枯来形容。这样的女人,真不知道厉封爵看上她哪点。

“今天要你来不是为了看她,”厉封爵指了指旁边那张小的单人床,上面睡着的两个可爱的小宝贝:“这两个小家伙被她喂了不少安眠药,你尽快把他们弄醒。”

“哇,好可爱的小宝贝。”

林生一向喜欢小孩子,如今看到这么可爱呆萌的孩子,爱不释手的摸着他们柔嫩的小脸,不过在听到厉封爵的话后,脸色瞬间变得凌厉:“你找的女人可真够狠,对小孩子也下得去手!”

厉封爵没有理会,冷然道:“这两个孩子,你是救还是不救?”

“救,为什么不救!”

她原本就有一个孩子,只是却因为自己当初没有能力抚养,生了病都没有办法医治,最后死在了她的怀里,那是林生一生中最大的噩梦,无论过了多久,也不会忘记那种疼痛。

对于孩子,她有一种天然的疼惜,或者这就是曾经当过母亲后所诶的母性吧。

“需要什么吩咐管家。”

厉封爵也并不多留,将床上的白伊琳抱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林生勾了勾唇,果然这个男人已经沦陷了,居然会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今后等着他的,就会是无边的地狱。

林生只是扫了一眼,毫不犹豫的打开了自己的医疗救护箱,拿出一部分的工具,慢慢的对着炫儿的口腔中去……

管家来来回回了好几趟,端着几盆水进去,然后又出来,一直到了天亮,才见林生一脸疲惫的从里面出来:“找几个人日夜好好守着,如果醒了就证明没事了,如果隔了两天还没醒,记得打我电话。”

林生的医术,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质疑,正因为当初失去的。她才会努力学医,在她的手上,除了死人,就没有她救不活的,只是那两个孩子实在太小,被人下了那么大剂量的安眠药,实在是让她有些头痛。

她轻声的关上了房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林生从来不喜欢这个地方,掺杂了太多的血腥,进来的时候也能闻到一股死人的气味,当然这对于正常人而言,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是她是一个鉴定法医,至少在某个程度上,她能分辨出更多的气味。

厉封爵的手里,到底有了多少条人命,恐怕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

【作者题外话】:厉封爵真的很酷帅狂霸拽,我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反正我是很喜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