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搞鬼的到底是谁/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然敢用这种方式跟他斗,他萧铭杨在商场上什么没见过,怎么会看不出这样的小把戏,把自己藏在面具之后,能是什么正常的人,到底还是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样子。

“各位也看见了,究竟这件事情该怎么做,我想你们已经有了决定,如果说你们真要去对付萧氏企业的本公司,我不会阻拦,只是请你们考虑清楚了,究竟要不要真的一败涂地?!”

股民们沉默了,跟着大方向走来这边,原本是想将萧铭杨打的面目全非,好出一口恶气,可是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他们太过相信那个男人了。

“萧总裁,我们也的确是太冲动了,不过是一晚上就担心成这样,萧氏企业的名声我们还是信得过的,萧总裁你,我们也相信会信守承诺,我们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不能翻盘,希望萧总裁到时能兑换承诺。”

萧铭杨点点头:“当然,我萧铭杨说出去的话,绝对不会食言。”

付妮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这样壮观的场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么多人围到病房的门口,该不会是来找萧铭杨算账的吧。

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况,似乎也不应该啊。

付妮远远地看着,却不敢靠近,真怕会误伤。

她拨通了东方白的电话,小声说道:“喂,小白,医院里出事了。”

东方白正开车赶过来,听到付妮的电话,心中更是着急:“我已经知道了,马上就过来。”

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车子格外多,他按响了喇叭,才看着前面的车子缓缓移动。

SHIT!

为什么会专门在这个时候,又出现这种事情,他在本部的时候,就已经听到有人说要过来医院闹,真担心萧铭杨和林雨晴会出事。

付妮挂断了电话,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应该不算太坏,至少现在这些人倒是心平气和的在交流。

不知道萧铭杨说了一句什么,因为被围得水泄不通,她也听不清楚。

只是很快,那群人就四散离开,然后,她看到了萧铭杨,他身上还有几个脚印,看上去有些狼狈。

付妮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预感到不会是什么好事。

从角落里面走出来,她慢慢的走向了萧铭杨,眼睛却还在四周看看,真担心刚才那群人会再次出现在这里。

“铭杨,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付妮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赶紧问萧铭杨道。

萧铭杨看了她一眼,语气并不是很好:“如果不是我自己去查,估计现在我还不知道要怎样脱身。”

付妮下意识的想到会是公司的事情,可是这群人为什么会跑来医院呢,她还是有些不明白。

“铭杨,这件事情是我隐瞒了你,可是,我也是不想你再为这件事情烦恼。”

虽然自己隐瞒这件事情的确不好,可是那也是因为担心:“对了,他们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

萧铭杨听到付妮的解释,虽然能够理解,可是这件事情毕竟不是小事,如果不是自己有所警觉,恐怕现在就要着了人家的道了。

“对不起了铭杨,小白马上就会回来了,有什么事情你等会儿跟他说好了,我就先去看看雨晴了。”

知道萧铭杨现在的心情不太好,她也不想要再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反正已经处理好了就行。

萧铭杨没说话,付妮便打开了病房的门,林雨晴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萧铭杨又给她注射了镇定剂,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也烦心。

萧铭杨站在病房门口,靠着冰冷的白墙,一时间心绪很乱。

他的人生似乎从出生开始就一帆风顺,从来没有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以前太过随意,从来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可是从认识林雨晴以来,他一点点的改变,可是在他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厄运却又一个个的降临到他枕边人的身上。

萧铭杨从不后悔自己的执迷,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如果当初放开了林雨晴的手,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安心,可是看到现在林雨晴的样子,忍不住问自己,他能带给她的除了伤害,还剩下些什么。

“你怎么在这里站着,外面不冷吗?”

东方白摘下了围巾,风尘仆仆的赶来,看到萧铭杨落寞的样子,心里想着会不会是刚才那件事情给他的冲击太大:“铭杨,那件事情我们会帮忙解决的,我也认识几个股市的朋友,兴许能查出其中的端倪。”

萧铭杨慢慢的回过神,看向了东方白,张了张嘴,声音嘶哑的难听:“东方,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

“胡说什么!”

东方白靠近了他,看着他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到底是天之骄子,从来就没有经受过这些挫折,自然也会有挫败感:“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如果你现在就认输,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萧铭杨的眼睛动了一下,可是表情却丝毫没变。

“萧铭杨,你不要忘记了,真真和炫儿现在还在那群人手中,别告诉我你不认为这一切都是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而且,很有可能是同一人。”

东方白的话,终于让萧铭杨清醒过来。

是的,他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想想真真和炫儿,还有雨晴。

如果真真和炫儿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可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萧铭杨,你清醒一点,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谁也不想,重点是,你能不能先想一想,究竟是谁想要置你于死地,而且这样了解你的情况,看起来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报复。”

东方白的分析不无道理,可是萧铭杨也的确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不幸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口中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白伊琳。”

“白伊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