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一定要挺过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雨晴的心撕裂成了一片,疼的几乎不能呼吸,东方白说过她的情绪不能激动,手指指着付妮,她想说些什么,眼前一黑,竟然就那么昏过去了。

“雨晴!”

两声惊呼,一声是萧铭杨的,而另外一声是付妮的。

“雨晴你醒醒!”

付妮推搡着她,可是林雨晴却并没有苏醒,付妮生气的看着萧铭杨,差点忍不住给他一巴掌:“你明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经受不住刺激,为什么还要说出那些话,难道你不知道她会有多痛苦吗?!”

萧铭杨笑了,笑容中的苦涩让人心疼。

他比别人更在乎林雨晴,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带给她的打击有多么沉重,即使是恨他也好,他是决计不会让林雨晴再一次从他的身边离开。

“你简直!”

付妮正要骂他,却听到背后东方白的声音:“妮妮,别闹了,这是我的意思。”

付妮不敢相信的回过头,看向了东方白,这个她一直当做最尽责的医生,怎么会做出这样残忍的决断。

“妮妮,我知道你很不能理解,那你又知不知道,即使是没有知道真相,可是身体还是记住了这件事情,雨晴现在就处于这个状况当中。”

东方白用平白的方式解释给付妮听,看着她眼中的迷惑,他继续说道:“雨晴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虽然她的意识是昏迷的,可是身体却让她记住了那种痛苦,一旦一直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她的潜意识会渐渐占据她的主流意识,会带给她身体上那种痛苦的反复,你大概不知道,她不久前的异状,就是因为她的身体在反复的告诉她,比起这样的痛苦,不如一开始就将真相公布,虽然难以接受,可是她总会理解的。”

东方白的确是在赌,赌林雨晴的意志是不是能够最终战胜这场梦魇。

付妮算是明白了东方白的意思,可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告诉她,林雨晴的身体从两次流产下来,已经非常虚弱,现在又经受了这样的打击,简直是想要她的命!

“妮妮,你该相信她的。”

东方白握紧了付妮的手,像是要给她力量一般:“那么多的痛苦她都承受过来了,这一次,有铭杨在,她不会有事的。”

付妮低沉着情绪,但愿吧,但愿一切都会好起来,她真的不想林雨晴再有任何的痛苦了。

“铭杨,你要好好守着她,要让她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付妮害怕林雨晴会挺不过来,忍不住对萧铭杨说道,虽然知道自己实在是用白伊琳的错误在惩罚他,可是还是忍不住说道:“这是你欠她的,你欠了她太多!”

东方白用眼神喝止住了付妮:“妮妮,你不该这样说。”

付妮却不肯去看东方白的眼睛,这件事情就当她是太过无理取闹,可是毕竟雨晴受了这么多的伤害,都是因为跟萧铭杨相关,白伊琳也是因为喜欢萧铭杨才会伤害林雨晴,这一切因果循环到了最后还是在萧铭杨的身上。

萧铭杨没有说话,他可以用一百种方式来为自己辩解,可是唯独是对林雨晴,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付妮忍住了心酸,看到林雨晴苍白的脸色,从前不管怎样,都是微笑着面对生活的林雨晴,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幅样子:“小白,你会治好她的吧。”

她喃喃自语,如果换做是别人躺在床上,她或许还能安慰自己,凭借东方白的医术,绝对能够让她痊愈,可是林雨晴受到的伤痛实在是太多,她不忍心,也说不出口那句话。

东方白看着她,伸手抱住了她,让她始终有个依靠的臂弯:“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不是你对我说过吗,好人有好报。”

好人有好报,从前付妮再相信不过这句话,可是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这句话简直是在讽刺,如果真的善恶有报,为什么偏偏是林雨晴遭了那么多的罪。

“付妮,我很感谢你对雨晴的关心,我会好好照顾她,如果她现在不能接受,那我就守着她,一直到她接受那一天开始,这样的痛苦我们一起承担。”

萧铭杨终于开口,却并不是在指责,或者是在怪罪,这件事情他的确是有责任,他们还有真真和炫儿,萧铭杨始终相信,一定会等到那一天,只是现在,他还是担心依照林雨晴现在的身体,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了。

“你真的会一直陪在她身边吗?”

付妮是怕了,林雨晴从前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萧铭杨总是不在身边,如果这次,还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坚持下来。

东方有些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你难道到现在还不信他么,雨晴是比他生命还重要的一个人。”

一直以来,萧铭杨的所有的坚持和努力都看在他们的眼里,付妮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小人之心了。

但是基于对好友的担心,她始终强调:“如果你真的放弃了雨晴,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见到她,还有真真、炫儿。”

“胡说些什么。”

东方白实在是有些无语,他的这个小女人什么都好,就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一点,却做的有点过了,感觉像是比自己还要重要一样。

“付妮,我也在告诉你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她了。”

因为错过了太多,所以萧铭杨更知道珍惜的重要,他知道,如果这一次放手,那就证明了他今后再也无法和她有任何交集。

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苍白的脸,原本白皙的肤色却满是病态的白,真希望一切能够快点好起来。

林雨晴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她看到了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慢慢的消失,她想要追逐,可是却始终追不上他的脚步,她的身体很痛,手脚都在发凉,可是却看到不远处那个身影,越来越模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