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当我老婆好不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铭杨皱起了眉头,“谁敢说出来这句话,我绝对将她驱逐出去。”

林雨晴因为他这句话,更是笑得不能自已,“你也太过分了,别人发表自己的看法也不行吗?”

“当然,谁能当着我的面说我的老婆不好。”

“去,谁是你老婆。”

萧铭杨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当然是你了,我的小老婆。”

这句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林雨晴没说话,只是推搡着让他离开,可是萧铭杨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他搂着林雨晴的腰肢,“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林雨晴红着一张脸,她怎么会不知道萧铭杨是什么意思,这根本就是在求欢。

“我还是病人呢,你不要这样,东方说了我不能受累。”

“这种事情都是我在工作,你只需要躺着享受就好了。”

萧铭杨的脸皮很厚,完全不顾及林雨晴的脸色红的跟煮熟的鸭子一样,“你真是不要脸,好了,我想睡觉了。”

可是这一句话,却成了导火索,萧铭杨打横抱将林雨晴放到病床上,原本应该是单人床的病床,却因为萧铭杨的意思,特意搬过来一张豪华的kingsize,这样的大床就算是萧铭杨再躺在上面,也丝毫不觉得拥挤。

萧铭杨整个人压在林雨晴身上,看着林雨晴羞涩的模样,只觉得下腹一紧,自己的女人怎么能这么诱人,一举一动根本是在要他的命!

“雨晴,给我好不好?”

他几乎是在恳求的语气,以前总是不顾林雨晴的意愿强占了她的身体,如今两个人终于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又怎么能用那样的方式呢,他希望他和林雨晴能够真正的水乳交融,真正的做到结合,而不是自己的强迫。

林雨晴思索了很久,她一直都不肯将自己的心敞开,如今终于和萧铭杨互相表白,这种事情本就是顺理成章,偏偏自己太过害羞,总是不肯让萧铭杨得逞,只是他还是忍着。

终于,林雨晴点了点头,萧铭杨眼前一亮,终于可以了吗?

林雨晴能够从心到身的接受他,这实在是一个让他意外的惊喜,原本以为只要她能原谅自己就已经是最好,可是现在却发现,他要的远远不是只有这么一点点,他想要林雨晴的全部,希望林雨晴的全世界都有自己的存在,现在想想,当初自己说什么要给她自由,都是欺骗自己的鬼话。

他才不会松开林雨晴一分一毫,就算是她不愿意,也要将她捆绑在自己的身边。

“哇,这是什么情况,白日宣淫啊!”

就在萧铭杨轻吻着林雨晴的唇,辗转反侧到了她的锁骨的时候,却没有想到病房的门却被某人打开,从外面进来的女人故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却分明能看到她张开的很大的手指。

“出去!”

萧铭杨忍着欲火还有怒火,现在真恨不得将枕头砸在她的脸上,居然连门也不敲,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进来了,简直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还。

“好好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我只是想来问问你的婚纱试的怎么样啊,雨晴,要是合适的话,下回也给我挑一件啊。”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多的废话,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极限。

“付妮,你要是再不滚出去,我就打电话把你们东方叫来,让你尝尝三天下不了床的滋味。”

付妮听到这话倒是笑了,好笑,就算是东方小白真有那样的能耐,那也得看她情愿不情愿啊,“你说小白啊,他更喜欢我主导的床上战斗,不像是你们,萧铭杨有时候你得听听雨晴的意思,虽然说我家小白体力不行,可是重点是听话啊,比你好多了。”

想到林雨晴今后的痛苦,付妮无奈的摇摇头,现在还在病床上就这样了,这要是以后,可会不会更加糟糕呢。

却不想,东方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你说谁的体力不行?”

身为一个男人,这是对他自尊的侮辱,就算是东方白宠着付妮,也绝对不能让她骑到头上来。

付妮听到声音,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张扬着笑容,“东方医生,我说的不是你,是萧铭杨,你瞧瞧他一副肾虚的样子,赶紧给他开点药补补吧。”

萧铭杨脸色一黑,“付妮,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怎么着,我说的是事实,你还想打我啊,有本事就下来啊。”

付妮敢打保证,萧铭杨现在这种姿势绝对是不会下床的,不然的话,会有很好看的画面的哦。

萧铭杨被激将法激的就要下床,可是却见付妮不紧不慢的拿出了手机,调整到相机模式,“来来来,快下床,让姐姐好好拍拍,顺便发到网上。”

这个女人,还真是厚颜无耻。

东方白也对自家这个活宝无奈了,打扰了人家的夫妻好事居然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欺负别人,也真是除了付妮,没人能做的出来了。

不过他却并不觉得厌烦,相反却觉得付妮可爱的紧,不过自家这位,是该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了。

想着这些,东方白也就开始了自己的动作,拉着付妮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还没有拍到照片呢。”

付妮有些意外,东方白干嘛打搅她的好事啊,虽然说有可能是看不到,可是如果自己在那里的话,那两个人绝对是做不下去的,她的目的就是这个,看着萧铭杨炸毛的样子,就觉得是出了一口气。

“你是也想来一场野战吗?”

付妮囧,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觉得单纯的东方小白的嘴里居然能说出来这样一个词语,这简直是颠覆了她的世界观啊。

“小白,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词汇啊,我记得你以前可是除了医学术语什么都不会的。”

“跟你在一起之后,总得学着了解你的世界。”

付妮欲哭无泪,自己的世界就是这样肮脏下作的东西吗?

她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脱离了主观人民群众了,不然为什么会把东方小白调教成这个样子。

心好痛。

【作者题外话】:读者评论我都有看,因为时间关系都未回复,说下付妮和东方,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不要提前下结论,都会一一写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