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我等你想清楚/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雨晴不想理他,或者等他冷静下来更好,因为现在这种程度,简直是在点火。

萧铭杨见林雨晴这个样子,心中除了怒火,更多的是不甘心,他和林雨晴之间经历了那么多,现在还比不上这么一个陌生的男人吗?

真是可笑!

他冷眼看着林雨晴,“我等你想清楚的那一天!”

说着,摔门而出。

林雨晴的眼泪夺眶而出,原本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除了萧铭杨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为什么他总是不肯相信自己,他们之间的信任仿佛像纸一样,一吹就会破掉。

萧铭杨出门的身影,刚好被过来的付妮撞上,她刚才也是好言解释了半天,东方白才终于肯相信自己,她才想说过来看看林雨晴,有可能需要她的帮忙,只是还没有等到她进去病房,却看到萧铭杨愤怒的身影,她有些意外的喊了一声:“萧铭杨,你不管雨晴拉!”

要是换做平常,萧铭杨要是出去的话,绝对会跟很多人打个招呼,让别人多照看着一点,也会很快回来,可是今天怎么就自己走了,难不成是……

付妮心中一凉,脚步也加快了许多,等到进入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哭泣的林雨晴,整个人像是一个脆弱的玻璃娃娃、

她只当是一个玩笑,没有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

“雨晴……”

付妮凑近了一些,看着林雨晴哭红的眼眶,她伸手就要擦擦她的眼泪,可是林雨晴却固执的偏向一边,不肯去看她。

“雨晴,这次都是我不好,我只是想开一个玩笑嘛,哪里知道萧铭杨会这么认真。”

她也真是服了,这个萧铭杨,林雨晴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居然在这个玩笑上都不肯相信她。

“我没怪你。”

林雨晴的声音因为哭泣变得嘶哑。“我只是觉得我这个样子很不好,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付妮听到林雨晴这话,哪里真能离开了,林雨晴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果真是要她离开,就不会是这么个哭泣成个泪人的模样了。

“雨晴,你别哭了,我知道是我不好,这件事情我会帮你跟萧铭杨解释的,那个家伙就是一醋坛子,你也知道的,以前不管是哪个男人,他都是这样,你也别放在心上。”

付妮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林雨晴哭着说道:“我原本也是以为他不过是吃醋,可是到了今天,他居然都不肯相信我,就算是解释了这么一次有什么用,还有下次,还有下下次,如果他不肯相信我,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林雨晴说的话,的确是有些道理,可是也并不是那么十足的道理,萧铭杨跟她一起走到今天,到底经历了多少挫折,恐怕除了本人谁也不清楚,如今两个人终于要修成正果,想着萧铭杨也不会这么小气才对。

“雨晴,你别哭了,这件事情就算是他的不对,可是你们两人也很快就要结婚了,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争吵啊。”

付妮说的话在理,可是林雨晴却不肯去听,自己心里面现在真是被伤透了,他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如果当初稍微有一点点的恻隐之心,她也不会像是今天这样,没想到这是自己自作自受吗?

萧铭杨从头到尾,根本不相信自己。

解释无用,付妮也就作罢,她安慰了林雨晴一番,心想着这件事情还是男人开口好一点,所以宽慰着林雨晴睡着了,这才出门找了东方白。

“小白,萧铭杨和雨晴吵架了,怎么办?”

东方白正在准备一个手术的方案,听到付妮的话,无暇顾及,淡淡道:“这件事情到时候再说,现在先让我准备好这台手术再说。”

付妮又是气又是急,这个时候做手术也很重要,可是萧铭杨和林雨晴那边……

哎呀,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本意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个讽刺啊。

就在她急的跳脚的时候,却遇上了今天遇见的那个女人,遇锦,她正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看着她:“怎么样,这下闯祸了吧!”

明明是一张美人脸,可是怎么看着那么让人讨厌呢,付妮懒得搭理她,从侧身擦身而过,却被遇锦抓住了胳膊,“要不要我帮忙?”

付妮皱着一张好看的脸,表情更是好不到哪里去,她最讨厌别人拉她了,除了东方白以外,谁都不可以,“放手!”

“还生气了呢,真是小气,不过这样子怎么能让你的朋友和好呢。”

听到这话,付妮却止住了脚步,这个女人貌似知道一点什么事情,“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遇锦笑了笑,淡淡道:“有是有,你不是不愿意听么?”

这种女人,就喜欢点到那个点,却又不点破,专门吊人胃口,还真是让人讨厌,可是为了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她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很快,他们两个人就要结婚了,总不能在这个当口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吧,那样的话,两家人会把她吃了的,她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很乐意,不知道您有什么高见啊。”

遇锦原本是不想理会这种事情的,只是今天出门的时候正巧碰上隔壁病房的那一对在吵架,当时心情却全然只是讽刺,果然谈恋爱的人事情太多,居然为了这么点小事吵架,所以她干脆当做是个笑话讲给遇臣听,可是谁知道,遇臣知道这件事之后,说是要跟那个男人解释清楚。

这种事情,越解释越糟糕,谁会听他的话,可是自己也拗不过自己的亲哥哥,也只好找到付妮,这个女人嘴巴一点不严实,这个祸事也是因她而起的,想不到她反倒是一副不耐烦的态度。

“跟我来病房吧。”

遇锦懒得跟她过多的对话,松开了手,脚步朝着遇臣的病房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