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故意挑衅/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铭杨才不会去理会白亦然的话,因为这个家伙,分明就是在故意挑衅,如果换做是以前,萧铭杨绝对会不管不顾的想大打出手,可是现在他却换了一种态度,如果真要对付白亦然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他,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何必理会。

“雨晴说的很对,是我说话有点不礼貌,你现在是雨晴的哥哥,理当我该道歉,抱歉了,哥哥。”

萧铭杨刻意强调了哥哥两个字,将他和林雨晴之间的关系彻底撇清,就算是白亦然真的E友什么非分之想,一旦有这样一层关系,也绝对不可能会对林雨晴做什么的。

林雨晴实在是无奈,原本以为萧铭杨真的是长进了一些,可是现在看起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还当真以为他是改了呢。

这样的对话接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她干脆将手中的白百合丢到萧铭杨的怀里,“好了,我们收拾好准备出发,萧铭杨,我命令你去开车。”

居然把这个男人送给她的话丢到他的手上,这不是让他自己去处理吗?

萧铭杨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开口:“好,等我五分钟,你先下楼吧,我在门口等你。”

林雨晴也没有多想,再萧铭杨离开之后,林雨晴就和白亦然一起出了医院,闻到医院外面新鲜的空气,林雨晴的心情很是不错,萧铭杨的车子还没有开过来,白亦然便和她搭话:“你现在过得怎么样,看萧铭杨现在应该对你很好吧,虽然说话仍旧是那么讨厌,可是对你,却是用尽了真心。”

林雨晴的脸色有些红润,可是这样的羞涩却不是为他,白亦然却不肯放过这可以看她的机会,“你是不是很幸福呢。”

他是试探性的语气,却终究是迎来了林雨晴很认真的回答:“对,我现在过得很幸福,虽然萧铭杨的心只有那么一点点,可是我知道,却满满的都是我,我不知道以后我们会不会吵架,会不会因为什么鸡皮蒜毛的小事情就会冷战,可是现在的我,至少觉得很幸福,有他在身边,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白亦然苦涩的微笑,是啊,她现在只需要萧铭杨一个人而已,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局外人,可是却总是在肖想着有一天林雨晴会离开萧铭杨,他是一个自私的人,相比较萧铭杨,他或许没有那么好运。

“车子到了。”

刚好这个时候,萧铭杨的车子正巧开了过来,看到林雨晴和白亦然站在一起,萧铭杨怎么看怎么不爽,他下车为林雨晴打开车门,“上车吧。”

他故意打开的是副驾驶座的车门,因为这样的话,林雨晴就不会跟白亦然坐在一起,自己也会心情好狠多。

“可是我想坐在后面。”

林雨晴一直都不喜欢坐在前面,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萧铭杨因为林雨晴这句话,脸色沉了沉,可是却没有阻止,“好吧,你坐后面,白亦然,你坐前面。”

白亦然有些好笑,这么一点点小事都在计较,果然是恋爱中的萧铭杨,招惹不起。

“你不是叫我哥哥?怎么现在改口了。”

萧铭杨真想将他的嘴巴缝上,刚才是故意调侃他,难道不知道吗?

“不过我跟雨晴一样,不开车的时候,喜欢坐在后车座。”

白亦然开口,看着萧铭杨渐渐变得阴暗的表情,率先打开了车门,对林雨晴说道:“你先坐进去吧。”

林雨晴也搞不懂萧铭杨今天是什么情况,没有多想,就先坐上了车。

随后,白亦然也跟着坐在她的身边,只有萧铭杨傻傻的站在车门外,许久才听见白亦然的声音,“我说好妹夫,是不是应该开车准备回家了,我可不想在医院门口一直等到天黑呢。”

萧铭杨回过神,可是这个时候林雨晴和白亦然已经坐上了后车座,自己就算是真有什么想法也是没什么用的,他干脆上了车,对着方向盘出气。

白亦然怎么会不了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可是却也不肯多说什么,只等到车子开动之后,才和林雨晴慢悠悠的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林雨晴虽然不觉得这些有趣,可是基于礼貌也和白亦然搭话,这样的自然状态在萧铭杨看来却有些反感,该死的家伙,故意当着自己的面,做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故意挑战他的底线。

不过白亦然倒是也不看他,对林雨晴说了半天关于摄影的事情,说着自己和某些大牌明星还有新人演员之间的趣事,倒是也让林雨晴渐渐来了兴致,聊得很是开心。

“我说,现在是红灯,你们能不能等会儿再聊。”

萧铭杨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机会,看着两个人相谈甚欢,自己的心情更是不爽,刚好这个时候又遇上了红灯,恼羞成怒的对着后面的白亦然低吼了一句。

林雨晴有些奇怪,知道萧铭杨看起来不太高兴,可是还是开口问了一句:“我们聊天并不影响你啊,红灯几十秒,就算是我们不说话也是照常有的。”

萧铭杨真想将林雨晴现在就拉回自己的身边,让她好好认清自己究竟是谁的人,可是谁知道白亦然却在这个时候不适时的开口:“对了,我给雨晴准备的白百合,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呢?”

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会留下,白亦然才故意点出来,就是为了让他出糗。

听到这话,原本就是很不爽的萧铭杨终于开口:“我就是扔掉了,那种东西你觉得谁会喜欢!”

林雨晴刚才还没有注意,虽然自己并不喜欢白百合,可是那毕竟是白亦然的心意,他怎么能说丢就丢呢。

“萧铭杨,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私自将那束花丢掉呢,那是亦然送我的,你不能这样。”

亦然亦然,叫的还真亲热。

萧铭杨怒气冲冲的吼道:“你丢给我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你觉得我会留下别的男人送给你的东西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