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一口一个妹夫/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家伙,就知道不会那么好心,现在看来果然没有说错,根本就是在故意挑衅,要不是知道这是林雨晴初次进入这个家门,他一定会狠狠的给他一拳头,让他知道,对他的无礼,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白亦然很明显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倒了一杯水,他坐在沙发上面,看着旁边站着的萧铭杨,像是一个主人一般的说道:“坐。”

萧铭杨冷着一张脸,可是凭什么要看着这个家伙坐着,自己反而站着,所以他很自然的坐在沙发上。

白亦然看着他这么别扭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真是一个傲娇的男人,不过因为林雨晴喜欢,他也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妹夫。

“萧铭杨,我有件事情必须要跟你解释清楚。”

萧铭杨没有说话,白亦然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喜欢过雨晴,而且现在依然还没有放下。”

他用的是没有放下这个词的时候,自己的心里面也在警示自己,不能再有什么越轨的举动了。

可是萧铭杨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又变得有些火大,这让白亦然接下来的对话有些困难,“你这个人,脾气怎么这么暴躁,你听我说完再考虑要不要对我动手。”

萧铭杨原本就要怒气暴走,可是听到白亦然这句话,还是想着要忍一下,看看这个男人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的确还没有放下雨晴,毕竟那是我最爱的人,假如今天她选择的是我,那么你是不是也不能忘记。”

这句话倒是说中了重点,可是萧铭杨很不喜欢这种比如。“雨晴只会喜欢我一个人,不会看上你这种白斩鸡的。”

白亦然也不生气,淡淡道:“对,她喜欢的是你,所以我必须要学着放下,之前我也以为只要努力她就会在我的身边,可是事实证明我错了,爱一个人没有错,可是如果我爱的那人不爱我,那我只能放手让她快乐。”

白亦然说到这里,气氛有些诡异,萧铭杨从来不知道白亦然的心里面,想的是这些事情,或许自己真的从来没有好好的审视和白亦然之间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误会了他和林雨晴之间。

“可是萧铭杨,你知道不知道,就算是想要忘记那种感觉,我也是需要时间的,看着她对你温柔的微笑,我的心也还是会滴血,我努力让自己忘记,努力告诉自己,我只是她的哥哥,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像是之前那么冲动,可我也需要再多一点时间来平复我心中的伤痕,我并不想要介于你们之间。很显然,我也不能。”

林雨晴是一个专情的人,比起他来,她的专情让人敬佩,不管是经历了多少挫折,始终爱的人,也只有萧铭杨一个人而已,可是萧铭杨却从来不懂得这一点,或者每个恋爱的人,总以为自己才是付出的那一方,可是却恰恰忽略了,那个付出最多的人,其实是对方。

白亦然羡慕萧铭杨,一直都是,所以到了现在,对他的羡慕更是多过了嫉妒,他没有萧铭杨那么好的运气,所以只能让自己当一个默默守护她的人,这样就好。

萧铭杨沉默了许久,第一次能够和白亦然坐下来谈话,尽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和谐,可是现在的他心情却平复了下来,的确,自己实在是太过多心了,为什么明明知道雨晴一直都是自己的女人,还是不肯放心呢,或许就是自己所为的自尊心作祟吧,只希望林雨晴看见他一个人就好,可是现实哪里会像是想象中那样美好。

“萧铭杨,我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说了这么多,好渴。”

说着,白亦然端起了杯子,喝起了白开水、

萧铭杨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还真是一个人才,居然能在这个时候喝水,也真是不一般,不过想着他不是那样的一个人,自己心里面也到底心安了许多,之前的确是误会了不少次,他对林雨晴的别有用心自己是见过的,加上上一次,他依然忘不了,白亦然跟他之间的交易,尽管最后这个交易是以自己这里为终止的,可是自己的心里面始终不能放下。

“白亦然,有没有那么一秒钟,你在想着要将雨晴夺回去?”

莫名的,萧铭杨说了这么一句话,白亦然原本在喝水,听到他这一句话的时候,差点被水呛着,“咳咳,我说萧铭杨,你这是在讲冷笑话吗?我告诉你,一点也不搞笑。”

萧铭杨冷着一张脸,“我看你这家伙图谋不轨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说的真心话。”

白亦然挑眉,“我要是说谎,你还能怎么着,我不想否认,我的确有过那样的心思,不过那是在雨晴出事之前,我一直以为只有我才是真心对她的那个人,可是在她出事之后,一直陪伴在她身侧不离不弃的人是你,我自问我不会比你差,可是雨晴她需要的人就是你,而你也确实做到了,那种肖想也就结束了。”

有时候幻想不过是一时,等到天亮的时候,自己也该清醒了,他庆幸自己能够早点醒过来,不会在那一场梦里悔恨不已。

“哼,就知道你这家伙没安好心,上一次找真真和炫儿的时候,你那是什么心态,居然还想要威胁我,说说,是不是故意的。”

萧铭杨还真是一点点小事都不肯放过呢,一旦涉及到林雨晴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可是这一点,白亦然却也做出了解释,“我喜欢真真和炫儿,他们两人就是我生命当中的天使,如果不是他们,我也许到现在也不会清醒,正因为知道他们是你的孩子,我更要和他们打好关系,否则,怎么能让你这个妹夫改观呢。”

这白亦然,一口一个妹夫,分明就是在占他的便宜,萧铭杨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冷冷道:“真真和炫儿只会有一个爸爸,就只是我,而你,就安心做他们的舅舅吧,至于其他的,不要妄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