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为什么骗我/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过,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吗?为什么他们现在会这么幸福,为什么他们都要结婚了,而我,却像个傻瓜一样,当个奴隶伺候你!”

白伊琳恨透了林雨晴,她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抢走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一切,她颓然的昏倒在厉封爵的怀里,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婚礼当天。

她没再哭闹,可是厉封爵反而更担心她了。

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安眠药和镇定剂,几乎很难让白伊琳睡着,可是这些药物毕竟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很沉重的负担,因此,他干脆每晚都推掉所有的工作,只是为了陪在她的身边,可是显而易见,白伊琳并不喜欢这种方式,或者说,她更讨厌厉封爵在自己身边时候的感觉。

“我想要一件礼服,很漂亮的那种。”

当她昏迷醒来的时候,只说了这一句,便再没有其他。

厉封爵没有多问什么原因,只是吩咐了管家去办,而自己,依然守在她的身边。

厉封爵害怕她会做出什么让他意外的举动,因为白伊琳,很少有这么沉静的时候。

“如果心里面有什么不舒服,就说出来,或者比你现在要好。”

白伊琳沉默着不说话,眼睛一直看着天花板,却毫无焦距。

从逃离出来之后,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她想着要用什么方式从厉封爵身边逃走,可是却在迈出去那一步的时候后悔。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看着他们那么幸福。

她是被诅咒的那个人,永远都无法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眼泪顺着眼角落下,白伊琳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厉封爵看着不忍心,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漆黑一片,她甚至仍旧没有动静。

厉封爵不想要看到白伊琳那样绝望的眼神,那样仿佛是在讽刺他的无能,讽刺他的霸道,他一直想着要用这种方式将白伊琳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却发现,有些时候,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锁不住的,是她的心。

“主子,衣服准备好了。”

一个女仆拿着几件礼服进来,看到厉封爵眼神示意,便将衣服放下,关上门离开。

“礼服已经拿来了,你看看喜欢哪一件。”

厉封爵的声音从来都很冷静,冷静的让人害怕。

可是白伊琳现在却什么都不怕,她已经什么都没了,又怎么会害怕厉封爵,原本就是想要利用他来报复伤害过她的人,只是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将自己赔了彻底。

“你喜欢什么颜色,白色、粉色或者蓝色?”

厉封爵对这些女人的衣服向来不了解,更不想知道女人究竟会喜欢哪一种,不过自己终究还是因为某种方式,愿意为身边这个女人妥协。

“粉色的吧。”

许久没有开口,又因为哭过,所以白伊琳的声音还显得有些沙哑,可是并不意外的从床上起来,慢慢的走向了厉封爵,伸手从他准备好的那些衣服当中,选择了一件粉色的裙子,那是她以往最喜欢的。

从前她是喜欢粉色裙子的小公主,现在看起来,却显得尤其讽刺。

“我想去换了。”

她看着厉封爵,并没有征求的语气,只是在告诉他。

“好。”

厉封爵也并没有拒绝,他知道白伊琳不喜欢他,更知道她几乎是恨透了他,如果不是因为想要利用他,早就已经离开,只是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只有在他的身边,才有可能翻身。

再次看到白伊琳的时候,她化了淡妆站在镜子前面,窗户开了,微冷的寒风仿佛要将她吹走,厉封爵拿了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厉封爵。”

他的手愣住,并不知道白伊琳这个时候喊他的名字是为了什么。

“要叫我先生。”

他为她继续穿好衣服,静静地听她接下来的台词。

“先生,我想去参加一场婚礼。”

萧铭杨从白承轩的手中接过林雨晴的手,看着头纱下的她,虽然模糊,却笑得腼腆,让他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

“萧铭杨先生,你是否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位女人做你的合法妻子,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愿意守护她,陪伴她,直到永远。”

“我愿意。”

神父微微一笑继续看着林雨晴说道:“林雨晴小姐,你是否愿意你身边的这位男人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无论贫穷富贵,无论疾病还是健康,都愿意守护他,陪伴他,直到永远。”

“我愿意。”

“在神的祝福下,在场的所有嘉宾,有人反对这门婚事吗?”

沉默了片刻,神父继续说道:“那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合法的……”

夫妻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某个声音打断。

“我反对。”

白伊琳慢慢的从教堂外面走进来,一步一步的向着里面,向着她最爱的男人靠近。

“我反对这门婚事,我反对一个抢走我幸福的女人夺走了我的全部。”

“我反对,他们的婚礼并不合法。”

“琳儿……”

白夫人从听到白伊琳的声音开始,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现在却发现,这个人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这样激动过。

“你过得还好吗?”

她颤抖着走到她的身边,眼泪迷蒙了双眼,她的女儿,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

白伊琳的眼神却很陌生,很空洞,惨白的唇轻启:“我好不好,你会在乎吗?”

白夫人看着白伊琳,现在的白伊琳好陌生,完全不是当初的那个她,“琳儿,你怎么会这么说,我是你的妈妈啊。”

“你只要有那个女人就够了,而我只是一个替代品,寄托你对她的爱,不是吗?”

白夫人用力的摇头,琳儿怎么会这么想,自己不论是对她还是雨晴,都是一视同仁的,怎么会有任何的偏袒呢,雨晴已经够苦了,为什么琳儿不能体谅。

白伊琳推开白夫人,一步一步的靠近了那彼此般配的两个人,站在距离他们只有一米的距离,她抬头看着萧铭杨,目光中除了依恋,更多的是憎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