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好想好想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铭杨着实无奈,这两个孩子,对林雨晴的依恋程度,一点都不逊于他,难怪说孩子是母亲身上的一块肉,离得她远了,就会思念,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萧铭杨不知道,林雨晴究竟在躲着他什么,难道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吗?又或者是因为真真和炫儿呢。

而此时,林雨晴已经在司机的护送下回了白家,才一进门,就听到各种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她皱了皱眉,脚步有些着急的往里面走。

看到白夫人拿着东西到处砸,心里面多少有些痛苦,因为这一切,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样子,可是却偏偏变成了这样,自己也不想的。

“妈,你在做什么?”

走到白夫人的身边,林雨晴将她手中的瓷器拿了下来,那是白承轩最喜欢的一个花瓶,可是现在地上的一片狼藉也告诉了她,就在离开的那段时间,这个家里面都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

“琳儿,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妈妈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白夫人摸着林雨晴的脸,微笑着说道:“妈妈好担心你会出事情,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

林雨晴有些意外的看着白夫人,“妈,我是雨晴啊。”

她不知道白夫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将自己当做是白伊琳,可是明明两个人不是那么相似。

“雨晴?”

白夫人皱了皱眉,摇着脑袋,拼命的拍打自己,“不是的不是的,你是琳儿,你是琳儿,琳儿你是在怪妈妈是不是,是不是在怪我没有帮你,是我太自私了,以为欠了雨晴太多,所以忽略了你,是我不对,是我不该要你献血,可是,要是你不那么做,你的姐姐就会死的。”

白夫人的目光变得空洞,眼泪也慢慢的划了下来。“琳儿,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如果真的生气,你杀我啊,不要伤害你自己,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情,妈妈心里面好痛啊。”

林雨晴看到白夫人这样,心里面有说不出的心痛,自己原本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偏偏,一切都已成定局,如果白伊琳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白夫人还能好么

“妈,您别这样,我是雨晴,我知道你担心伊琳,可是也不要这样伤害自己,要是伊琳知道了,一定也不会开心的。”

白夫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坐在地上哭泣,“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不该为了你姐姐就牺牲了你,可是琳儿,妈妈心里面一直是有你的啊。”

这一人的独角戏,林雨晴根本没有任何参演的必要,因为白夫人根本听不进去林雨晴的声音,她只是一味的陷入自己的无限伤痛当中。

林雨晴沉默着在一旁,只是守着白夫人不要伤害自己就好,这样的伤痛,或许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平复,可是她相信,只要能够好好的陪在她的身边,总会好的。

“雨晴……”

就在林雨晴觉得白夫人不会认识自己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白夫人的声音。

她看着白夫人,眼中有说不出的激动,总算是恢复了神智了。

“妈,是我,你怎么样,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请医生。”

白夫人摇了摇头,“我很好,雨晴,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好不好。”

林雨晴看她的表情认真,不像是失神的样子,也就点了点头,“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听到这话,白夫人嘴角终于上扬了弧度,她淡淡道:“雨晴,把萧铭杨让给你妹妹吧,琳儿很喜欢他呢,说不准看到萧铭杨,她就会回家了,以后也不会跟我们生气,你说好不好?”

握着白夫人的手的林雨晴,听到白夫人的这一句话的时候,双手变得有些发冷。

“妈,铭杨他不是玩具,不是说给就能给的。”

她和萧铭杨之间经历的一切,早已经告诉了彼此,这一辈子都要不离不弃在一起,可是现在白夫人却说出这种话,实在是让她无法接受,她不可能将萧铭杨交出去,就像是当初萧铭杨在迫于家庭的压力之下,仍旧愿意一直等待她。

“玩具?”

白夫人听到这话却笑了,“那个男人对你来说很重要吗?如果你想要男人,我可以给你找更多的优秀的男人,不要和你的妹妹抢好不好?”

白夫人的语气有些恳切,可是停在林雨晴的耳朵里面却不是那么舒服,她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对不起白伊琳的,如果萧铭杨真的爱过白伊琳,那么她可以当做是一个路人,默默的淡出他们的视线,可是萧铭杨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喜欢过白伊琳,从一开始,自己就只是喜欢上了,一个爱上自己,而自己也爱他的男人。

“爱情里面从来没有争抢,更何况,铭杨从来没有喜欢过伊琳,就算是勉强让他们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的。”

白夫人听到林雨晴的这话,眼神立刻变得冰冷。

“什么叫做勉强在一起不会有幸福,爱情是可以慢慢培养出来的,只要你肯让给琳儿,就一定会让他爱上琳儿,琳儿是那么可爱的女孩,萧铭杨怎么会不喜欢她!”

“妈,这种事情根本不是培养的了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铭杨和我,一直都是相爱的,如果换做是今天他和另外一个男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因为我爱他。”

林雨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压力,而去放弃萧铭杨,正如一开始所说,她的全部都已经给了萧铭杨,他也是一样,两个相爱的人,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都不会为了任何世俗的压力分开。

之前自己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相爱只是一场错误,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逃开,后来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有多么愚蠢,因为陌生的人,陌生的指责,就放弃了和他在一起,现在不论是换做谁,也不可能分开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