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白伊琳和萧铭杨的婚礼/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忍住了眼泪,林雨晴将所有的话语表达完整,然后交给了男人,似乎不是很满意,不过却也没有逼迫林雨晴再录一遍。

“虽然看上去有点欠妥,不过足够一个找你找疯了的男人,萧铭杨应该不会注意到当中的瑕疵。”

所谓瑕疵,或许就是指的是林雨晴微红的眼眶,尽管没有流出眼泪,如果细看的话,一定会看到林雨晴有多绝望。

“这个我先收下了,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或许还要林小姐再录一点东西,只是那个时候,就不是一个人对着DV,我会让别人亲自为林小姐拍一部完美的纪录片,包括男人的记录。”

这是多么明显的讽刺,林雨晴不会不知道,可是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来让这一切结束。

男人走了,尽管没有一句告辞的话,可是林雨晴就是知道,这个男人已经离开了。

又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终于再次迎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林小姐,恭喜你可以离开了。”

这样的话要是换做这个男人还没有出现之前,或许林雨晴还会觉得很开心,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只知道这句话的隐含的意思是,他欺骗过萧铭杨了,所以才会有这样愉快的态度吧。

“我妈她现在在哪里?”

林雨晴此时已经不关心自己是不是能离开,更重要的还是白夫人的安危,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她很好,白小姐已经醒了。”

林雨晴莫名的听到白小姐,是白伊琳吗?

可是她不是已经……

或者只是自己的错觉,当时那种状况下,谁也无法断定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她突然的出现,难道这一切又是她玩的某种手段么。

林雨晴甩了甩脑袋,不知道自己究竟做的是对还是错,可是一切都已经走到这一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头。

“白夫人最近心情很好,说是等林小姐出来,一家人出去郊外散散心,回来的时候,就为萧铭杨和白小姐举行婚礼。”男人说完这句话,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林小姐觉得这样如何呢,或者你有更好的想法?”

林雨晴毫无情绪的开口:“我只想现在去看看我母亲是否真如你所说,如果你欺骗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有的只是自己孤身一人而已,一旦离开这里,她能选择的逃脱方式,就会更容易一点。

林雨晴消失了两天,整整两天,像是上一次真真和炫儿那一次一样,一点线索都无法找到,萧铭杨将整座城市翻了个遍,依旧是没有找到林雨晴的任何踪迹,她在家里而已,怎么会突然失踪,在林雨晴消失的第二天,萧铭杨收到了一个陌生的邮件,打开之后,是一部录好的短片,因为担心会和林雨晴相关,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打开了,果然画面当中,那个熟悉的面貌,熟悉的声音,一切都告诉了他一件事情。

林雨晴要和他分手,一个已经结婚的夫妻,居然谈什么分手。

萧铭杨果然暴跳如雷,几乎将电脑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摔碎,并且放出狠话,今后再也不想见到林雨晴!

可是这也不过是在别人眼中的萧铭杨,回到家之后,萧铭杨仔细的再翻看了一遍那段视频,他仔细的注视着林雨晴的一举一动,果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林雨晴是那种很不擅长说谎的人,每一次说谎,都会不自觉的眼睛向左看,因为紧张,双手也会不自觉的握紧。

果然是受了什么胁迫才会说出这段话么,萧铭杨心想。

只是现在敌暗我明,萧铭杨不知道这背后主使人是谁,可是最终的目的,或许不是林雨晴,而是自己,那么既然针对的是他自己,他有必要演好这一段戏。

这件事情,萧铭杨未曾伸张,因为他担心万一有一个人不相信,那么满盘皆输,不知道林雨晴现在的处境,他也只能配合演一出戏。

凌晨三点钟,萧铭杨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

上面只写了一个地址,再无其他,本就没有睡意的萧铭杨,一刻也睡不下去,他早早安排了真真和炫儿回去萧家,由萧夫人亲自照料,而自己,这一回一定要将背后的黑手揪出来,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要将林雨晴救回来。

萧铭杨开车来到信息上所在的坐标位置,那是一栋很古老的建筑,虽然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的,可是看那雕梁画栋的功夫,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住进去的。

才站到门口,大门就已经自动打开。

萧铭杨沉着的步伐向前,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难道还会有什么好怕的么。

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像是没有点灯,萧铭杨慢慢的靠近这栋房子,直到脚步才刚刚迈进去那栋房子,眼前顿时被一片光亮所侵袭。

在萧铭杨还没有适应的情况下,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萧总裁,欢迎驾临寒舍。”

等到习惯了这里的灯光,萧铭杨才看清了面前的男人,略显得普通的面孔毫无任何的特征,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这样的人,在他的记忆当中,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又或者出现了,但是因为太普通所以自己根本没有认出来。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萧铭杨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你把林雨晴藏在哪儿?”

男人听到萧铭杨的问话,也是愣了一秒钟,不是已经恨透了林雨晴了吗,怎么现在居然又在担心那个女人,萧铭杨的态度还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萧总裁不是应该讨厌她了吗?她可是第一个将你抛弃的女人。”

果然,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在背后从中作梗么。

萧铭杨冷笑一声,“我萧铭杨的女人,就算是背叛我的女人,也该是有我来惩罚,轮不到你这样的跳梁小丑。”

男人的脸色微变,尽管很快,可是萧铭杨还是捕捉到了,以为他还真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只是一句话就足够他颜色尽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