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和白伊琳做交换/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这一次救活她了,我要怎么样,”萧铭杨的声音很是低沉,像是在质问,又好像是在陈述,“如果救活她了,我要跟雨晴分开么?”

白夫人沉默不语,这件事情自己也没有想过,可是但凡是白伊琳醒了,那么自然应该是和萧铭杨在一起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你说啊,是不是你觉得我和雨晴之间的感情,能和白伊琳做等价交换。”

萧铭杨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不可能的,这一辈子我不会再放开雨晴的手,你告诉我,她在哪里,我要带她离开。”

白夫人看着萧铭杨决绝的样子,他怎么可以那么残忍,明明知道白伊琳喜欢的人是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说放开。

“雨晴她爱你,可是琳儿更爱你,你怎么不懂呢,她可以为你丢掉自己的性命!”

“那我也告诉你一句,如果离开雨晴,我也不会独活。”

萧铭杨的态度如此坚决,就算是白夫人再怎么施压,也是不可能逼迫他妥协的,她干脆慢慢的转身,她想离开,她想要去找林生,或者林生会有办法,她不是会催眠么,林生可以让萧铭杨变成只爱白伊琳的样子,那样的话,白伊琳就可以活下去了。

“你先别走,告诉我,雨晴在哪里?”

萧铭杨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林雨晴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离开,白夫人已经被催眠入骨,她的心里面已经开始听从林生的召唤,眼睛开始放空,一直一直的向前。

萧铭杨跟在后面,直到她停在某个房间的前面,推开门,然后萧铭杨看到了某一张熟悉且陌生的脸,那不过只有一面之缘的林生,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唯独是她的身份成迷,萧铭杨自始至终都被人蒙在鼓里。

“你来了。”

林生看到萧铭杨的时候,仿佛已经确定了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她甚至还没有站起身,就这样看着门口的男人,“进来吧。”

萧铭杨没有拒绝,进了房间看到面前这个女人的时候,眉头紧蹙,他甚至是在怀疑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自己以前得罪过的人,或者是自己曾经伤害过的女人。

“你不用猜测了,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林生像是看出了萧铭杨的想法,嘴角微微上扬,指着一个椅子说道:“坐吧,我有事情跟你说一下。”

萧铭杨没有拒绝,倒不是因为他对面前的女人有什么好感,只是觉得如果不能照着林生的话做,自己就根本不知道林雨晴在哪儿。

“白夫人跟你说的话,你没有忘记吧。”

只是在刚才那一刻开始的,心想着还是因为白伊琳的事情。

那个女人一直以来就在从中作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过他们么,萧铭杨心想。

“你不用怀疑了,白伊琳现在还没有那个本事清醒,她现在很不好,每天依靠营养液才能维持生命特征,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林生将自己的目的终于说出口,果然见萧铭杨不屑的开口:“你觉得我凭什么要答应你的条件。”

林生却笑了,看着萧铭杨的眼神多了几分钦佩,“你能让自己心爱的妻子陷入危险吗?”

萧铭杨差点要动手,可是林生却在哪之前开口说了一句:“你不要太激动,她现在很好,但是我也想萧先生你帮我一个忙。”

“如果是要和白伊琳在一起,抱歉我做不到。”

林生听到萧铭杨的话却笑了,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怎么就会觉得自己是让他跟白伊琳在一起呢。

“你想太多了,就算是你肯,我想我的弟弟也不会愿意。”

萧铭杨看着林生,严重藏着不小的疑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根本不是为了让她和白伊琳在一起才会将他引过来的吗?

林生像是看出了萧铭杨的疑惑,淡淡道:“原本只是想看看,所谓萧总裁是否真的人如其名,现在想想是我太多疑了,你的妻子很好,只是现在还不能让你见她。”

萧铭杨皱眉,“为什么?”

林生看了身边的白夫人一眼,“你难道还不明白么,我是个医生,我并不高尚,我想要救我的弟弟。”

萧铭杨就不明白了,想要救他的弟弟,与自己有什么相干,怎么偏偏安排到他身上了。

“你打的主意未免也太不自觉了,难道你以为我会乖乖就范么。”

林生不语,半晌才站起身来,萧铭杨自然跟了上去,这不是自己没有警觉性,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跟着这里的主人绝对不会错。

走到另外一处房间,萧铭杨透过监控摄像头看到了林雨晴的身影,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面,看起来好不开心。

“她在哪里?”

萧铭杨只想现在就带着林雨晴离开,可是林生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他们两个。

“我说了,我想要救我的弟弟,只要你肯帮我一个忙,我就还你一个完整无损的妻子。”

林生虽然混迹游离在黑道边缘,可是那种方式自己的确不屑于使用,但是利用某个人的弱点来为自己谋得利益,这一点,还是有在自己的弟弟身上学到的,她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弟弟为了一个女人堕落到那种地步。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萧铭杨甚至已经开始在嘶吼,这个莫名的女人,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可是很快,萧铭杨就知道林生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他们来到了厉家的主宅,在这里,萧铭杨看到了许久没有看到过的那张脸孔,白伊琳,此刻她苍白着脸色躺在床上,甚至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这样脆弱的白伊琳,虽然不能让萧铭杨动容,但是也不能让他真正狠下心来放下,他毕竟曾经当做妹妹一样宠溺的女人,如今像是没有生命体一样的活在这里,一定会很痛苦。

想到婚礼场上,或许是自己真的让她误会了,才会让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这一次,自己却决计不能再重蹈覆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