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神秘家族/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夫人怎么会不了解萧靳诚,这个男人当年的手段就够毒辣,更不要说现在了,当初如果不是萧铭杨的父亲自己逃走,或者现在也一定要被这个男人给毁掉。

“我想要让铭杨继承我的家业,你也知道,现在唯一萧家的血脉也就只有铭杨。”

萧靳诚年轻的时候,并不在乎这种事情,可是直到年纪渐渐变大的时候,才会觉得力不从心,当年收养莉莉丝的时候,心里面想着也是能有个人为自己养老送终,既然有了孙子,自然也想要亲自过来看看,这样优秀的萧家血脉,究竟如何。

“你别想要打铭杨的主意,我不会让你动他的!”

萧夫人很是激动,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可怕,不是自己不知道,但是萧铭杨已经是自己的全部,而现在,铭杨的身边也有了一个家庭,不可能让这个男人伤害他们。

“真是够无情,难怪当年我的儿子会离开你。”

萧靳诚仿佛是在讽刺一般,看着萧夫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心里面的感受却更加明朗,“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人,但是至少我知道心疼我自己的儿子,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萧夫人当年为了萧铭杨也是吃了不少苦,可是现在已经苦尽甘来,他拥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现在如果萧靳诚想要破坏的话,自己是绝对不容许的。

“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天真,你以为单凭你能阻止得了我么?”

萧靳诚冷笑出声,“我告诉你,铭杨和我之间的血缘关系,是不可分割的,等到我让他认了我这个爷爷之后,他一定会和我一起回去欧洲。”

这也是萧靳诚为什么还亲自跑过来中国一趟,因为自己要的,不仅仅是个孙女婿,更重要的是,认回自己的孙儿。

萧夫人大概也没有想到,过了那么多年,这个男人竟然会再次的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当中,要是真的让这个男人再次破坏了她的生活,那么以后绝对会是无间炼狱。

萧靳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二十几年前自己就已经见识过了,即使现在已经七十岁,可是仍旧看得出他手段已经狠辣。

“萧先生,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容许的,即使是用我的性命来交换。”

萧夫人如此决绝的态度,根本没有让萧靳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铭杨只是要继承我偌大的家产,这些东西原本就是萧家的子孙应该继承的,你何必这么不懂得变通。”

要是换做别人,早就已经想要认回他了吧,只是自己的这个儿媳妇,似乎比二十几年前更不讨喜。

萧夫人没有说话,因为跟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的道理可以遵循。

“打个电话给铭杨,告诉他家里有重要的客人想要见他。”

萧靳诚这句话不是商量,而是在命令的语气,长久以来居于高位,让萧靳诚不管是对谁,都是主宰的地位。

萧夫人原本还想说个不字,可是萧靳诚却笑了,“你不介意我将他绑回来的话,大可以不打电话。”

萧夫人恨恨的咬牙,这个男人简直是在威胁自己,可是除了妥协,萧夫人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铭杨,你回来一趟吧,我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

萧夫人的声音很平静,完全没有任何的波动,坐在沙发上的萧靳诚正襟危坐,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萧夫人只看了他一眼,“现在就回来。”

萧铭杨本来接到萧夫人的电话就觉得有点奇怪,而且她的语气跟平常很不一样,正在整理文件的林雨晴见萧铭杨和打过电话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打来的电话?”

“是妈打来的电话,让我赶紧回去一趟。”

林雨晴知道萧夫人的脾气,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会主动打电话给萧铭杨的,“那你先回去吧。”

萧铭杨看着林雨晴,“你不一起吗?”

林雨晴微笑着摇摇头,“我还是上班时间呢,再说了妈只是叫你一个人回去,并没说还有我啊,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你打电话给我好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萧铭杨听到林雨晴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好,你先在这里等我。”

穿上了外套,萧铭杨吻了林雨晴的额头,说了一句回见就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林雨晴一个人整理着繁琐的文件,最近萧铭杨似乎转了性子,知道给自己安排一些工作了,虽然不是那么多,但是起码不再将她当做洋娃娃来看待。

萧铭杨回到家的时候,还没来得急喊一声,就看到沙发上的另外一个男人,或者说是一个老人。

“妈,你找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萧夫人见萧铭杨回来,原本凝重的表情也放松了不少,她看着萧铭杨的眼神有些复杂,“过来坐吧,今天有点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萧靳诚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的孙儿,这么多年没见,长得高高大大,倒是很像当年他的父亲,萧家的基因从来都不会差,这一点他有自信,只是萧夫人这个女人太多事,似乎还是要早点处理的好。

“这位是?”

萧铭杨礼貌性的示意了一番,然后坐在萧夫人的身边,看着萧靳诚问了一句。

“他是……”

萧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萧铭扬解释,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萧铭扬跟萧家的人没有任何关联,只是这个人不一样,他是萧靳诚,一个比死神还要可怕的男人。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萧靳诚。”

萧铭扬看着面前的男人自我介绍,不觉有些意外,“和我是一个姓,该不会是本家吧。”

萧铭扬这句话不过是开玩笑,因为以面前这个男人的年龄,绝对不是自己那个逃走多年的父亲,或许是以前的旧友吧,萧铭扬心想。

“萧家的子孙,果然好眼力。”

萧靳诚摘下了帽子放在一边,很是认真的看着萧铭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陪我一起回欧洲,继承我的家业,毕竟你才是萧家的正统血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