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你的味道我不喜欢/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真是自信呢。”

付妮也没有多说什么,知道林雨晴现在状况不佳,所以赶紧送她回去休息才是最好的打算,林雨晴跟在付妮的身后,一直到上了车,眼睛还是在看着公司的大楼,虽然看不到萧铭杨的影子,可是就是想要看看。

“现在好了,她已经安全的送走,你该陪我去一个地方了。”

莉莉丝其实很不想要用这种方式将萧铭杨带回去见爷爷,自己原本想着,以她的魅力,绝对会让这个男人爱上自己到无法自拔,可是接连到今天,也没有看到萧铭杨对自己的出现有任何的表现,难道说自己真的是魅力减掉,对这个男人毫无吸引力么。

不过更重要的事情还是爷爷,自己想要让这个男人回去看看,爷爷现在的状况很不好,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不希望他最后的希望都落空。

“好了,要去哪里你带路。”

萧铭杨透过窗户看着林雨晴离开,这才转过身看着莉莉丝,眼神里的漠然让人觉得可怕,可是莉莉丝对于这种,早已经见怪不怪。

“你对着我的时候,可以是这种表情,但是我希望等会儿看到爷爷的时候,至少可以表现的开心一点。”

终于只剩下自己和萧铭杨相对,其实莉莉丝还是很开心的,能够单独坐在一辆车上,闻着男人身上好闻的香气,这实在是一件妙事。

“小姐,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离我远点,你身上的味道我很不喜欢。”

萧铭杨原本已经忍了很久了,可是这个女人变本加厉一直在靠近自己,萧铭杨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开口说了一句。

谁知道莉莉丝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这是这个月最流行的香水,你不觉得味道很好么?”

只有廉价的女人才会想着用这种方式来将自己武装,然而实际上只不过就是一个物质的女人。

“你还真是传闻一样的冷漠,不过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女人么?”

莉莉丝依旧不放松的靠近萧铭杨,可是某个男人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也不至于自讨没趣,总有一天会让这个男人心甘情愿的陪伴在自己的身边的。

“爷爷现在的身体很不好,我希望等会儿你看到他的时候尽量不要说一些让他不开心的话。”

莉莉丝虽然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不可一世的样子,可是爷爷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他。

萧铭杨嘴角讽刺的笑了,那个用威胁的手段来逼迫母亲的男人,凭什么要求自己怎么对他,真是可笑,萧铭杨从来没有想过,要对这样一个男人有什么恭敬可言,比起这一点,莉莉丝似乎跟他还真的很像,果然是教出来的一个人物。

莉莉丝见萧铭杨不说话,自己反而显得尴尬,看着前面开车的司机正透过后视镜看着她,有些不爽的吼道:“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萧铭杨从来不知道,这半山腰上,竟然还有一栋这样奇妙的别墅,看起来价值不菲,想到男人之前说的话,兴许他的身份的确不低,可是自己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东西放弃自己的尊严,金钱或者是权利,萧铭杨可以依靠自己获得。

“进来吧,虽然这里看着有点恐怖,不过你不觉得很有趣么?”

莉莉丝看萧铭杨在发呆,以为他是害怕了,原本以为什么都不会害怕的男人,竟然会担心这种东西,还真是奇妙呢,不过莉莉丝并不觉得丢脸,因为这个男人,即将成为自己的人,只要他愿意,自己有义务保护自己的男人。

“你想太多了。”

萧铭杨实在是懒得理会面前的女人,她看上去的眼神像是在同情一般,当自己是什么人,竟然会害怕这种东西吗?只是觉得奇怪罢了。

进了别墅的里面,一条路拐了十几处,最终停留在某个房间的门口,“里面就是爷爷的卧室,我希望你现在能调整一下你的表情,因为现在的你,并不好看。”

莉莉丝的态度彻底惹恼了萧铭杨,他蹙眉,冷言道:“如果你不希望看到我这张脸,以后我大可以不必出现在你们面前。”

莉莉丝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重了,赶紧对萧铭杨说道:“我只是想要嘱咐你一句,爷爷并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当年爷爷惯用的手段,莉莉丝不是没有见识过,萧铭杨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要是真的惹恼爷爷,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所以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毕竟这个男人是自己好容易才看上的,千万不能有事才好。

萧铭杨甩开了莉莉丝放在自己身上的手,该死的味道,真让人恶心。

莉莉丝也不介意,只是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声音,才说道:“爷爷,我是莉莉丝,我带着未来的继承人来找你了。”

萧铭杨本打算解释,可是自己想想也没有必要隔着一扇门,毕竟等进去之后,还是有更好的方式面对面的交谈。

开门之后,萧铭杨果然一转眼就看到某个躺在床上的老人,他看上去脸色苍白,比起三天前,现在更多了几分虚弱,甚至还在咳嗽。

“咳咳,你来了。”

萧靳诚就知道萧铭杨一定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不管是用什么手段,但是只要能回来自己的身边,继承萧家的家业,究竟是用的什么,并不重要。

“莉莉丝,扶我起来。”

莉莉丝乖巧的听话,将萧靳诚扶起来,靠在床上,他的表情看起来心情不错,想来因为萧铭杨出现的缘故。

“这位老先生,我想现在我们有些事情要摊开来说一下比较好。”

听到萧铭杨开口,萧靳诚倒是也没有拒绝,就这么静静的等待他接下来的台词。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让我的母亲妥协,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一件事情是,你的家产我没有半点兴趣,至于你身边的这个女人,真是该死的恶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