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这辈子都不可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萧铭杨这样子,萧靳诚却突然间笑了,许久,这笑声变得有些阴森,甚至是可怕,林雨晴拽着萧铭杨的衣角,明明这个老人刚才还狠温柔的样子,怎么才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铭杨,我也只对你说这一次,只有这一次,跟我回去英国,继承萧家的产业。”

萧铭杨看着萧靳诚,“那我也再说一次,办不到!”

莉莉丝不禁要为萧铭杨捏把冷汗,还从来没有人敢当着萧靳诚的面儿拂逆他的意思,这已经是她见过的第二次了,万一这个男人要是死了,自己到时候该找谁?

“爷爷,我想他只是还没有想好,”莉莉丝感受到了萧靳诚的怒气,以往这个时候,外面的保镖就要随时候命,可是这一回,莉莉丝想要依靠自己来保护这个男人,至少不能在自己还没有得到的时候就这样消失,“你说对吧,萧铭杨。”

莉莉丝竟然会为自己说话,萧铭杨觉得很是讶异,不过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是这辈子都不可能。”

“那你最好守着你的好妻子,因为我保证,拒绝我一定会要你痛不欲生。”

抱着林雨晴的手,萧铭杨不觉有些僵硬,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自己一点头绪也没有,但愿他也只是威胁,仅此而已。

萧家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软弱的主儿,所以即使萧靳诚的身体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也依然不改当年的作风,只是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那个本事亲自动手。

“萧铭杨,不要挑战爷爷的权威。”

莉莉丝这一次正经的生气了,因为惹恼爷爷的下场,没有人愿意看见。

上一个得罪爷爷的人,现在怎样了,或许还在福尔马林的气味当中,挣扎求生吧。

不管萧靳诚是不是自己的亲人,萧铭杨觉得,目前更重要的事情是要将这个男人的底细查清楚,否则什么时候发生意外也说不准。

“雨晴,我们走。”

萧铭杨抱着林雨晴,就要离开。

可是萧靳诚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他们,门口的守卫死守在门口,根本不肯让开,萧铭杨就算是再厉害,也对付不了几个身材魁梧的非洲男人。

“留下来陪我吃顿饭,等吃完这顿饭,我就放你们离开。”

这很像是一种威胁,可是萧铭杨知道,这不仅仅是威胁,靠在怀里的人儿微微颤抖,萧铭杨抱紧了她,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先顺从男人的心意,或许才能找到更合适的时机离开。

“莉莉丝,去吩咐厨房准备晚宴,今天我要替我萧家的子孙好好的接风洗尘。”

萧靳诚正准备起来,可是身体却没有一点力气,才刚站起来没有两分钟,整个人又瘫软的坐在椅子上面。

“好的,爷爷。”

莉莉丝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铭杨,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搞不好这个男人会连性命都丢掉,想到之前的种种,莉莉丝还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可是萧靳诚并没有再吩咐什么,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血腥的鸿门宴,等到上菜完了之后,萧靳诚坐上了自己的位置,当然,是轮椅推过来之后。

“今天是我们萧家第一次的团圆饭,我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享受过了,希望这一次你们能好好吃一顿。开心一点,别因为我而紧张。”

萧铭杨不知道萧靳诚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似乎除了吃饭也没有别的出路。

真是该死,早知道应该带一些人过来的,因为太紧张林雨晴,所以萧铭杨甚至忘记了要提早做些准备。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莉莉丝坐在对面,林雨晴坐在萧铭杨的身边,她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开口,因为自己不知道现在说这些话到底合适不合适。

“咳咳咳咳……”

原本安静的餐桌上,随着萧靳诚的咳嗽声变得有些急促,莉莉丝很紧张的将刀叉放在一边,赶紧过来看萧靳诚的情况,“爷爷,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又在痛了。”

萧铭杨看着无动于衷,反倒是林雨晴,虽然有些讨厌这个老爷子的作风,可是他毕竟已经是个老人,现在这种情况一定很不好受。

“我去倒杯水。”

林雨晴从餐桌旁起身,倒了一杯水过来,然后凑近了萧靳诚,原本还是有些戒备的莉莉丝,看到萧靳诚也并未在意,也就接过了那一杯水,可是看着林雨晴的脸色仍然不善,“你给我走开!”

本来想要帮忙的林雨晴,悻悻地坐回了萧铭杨的身边,萧铭杨有些心疼自己的媳妇儿,明明是帮他们,现在却被人这样说,简直是不能忍。

“这种老头,让他死了别管。”

莉莉丝被触到逆鳞,“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

还真是可笑,自己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女人的喜欢来庇佑自己,何况萧铭杨并不觉得被这样的女人喜欢上他会是什么好事情。

“铭杨,别说了。”

缓和了好久,萧靳诚才终于面色恢复了一些,他微微笑着说道:“抱歉,绕过你们看到我这样丢脸的一面,说到底我也就是个糟老头子了,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萧铭杨没有说话,既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只是那样坐着。

萧靳诚叹了一口气,“铭杨,我知道你还在恨你的父亲,可是当初我也不知道他还留下了萧家的血脉,如果知道的话,我不会放任你们母子两个不管的。”

林雨晴听着也不觉动容,的确,有些事情根本都是迫不得已,就像自己当初也是被逼无奈才会被送人,而萧靳诚,只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子孙而已,其实萧铭杨太敏感了。

“铭杨,其实你应该体谅爷爷。”

萧铭杨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雨晴,不过大概也猜到了林雨晴这种心肠很软的,一定会被这个老男人的鬼话蒙骗,二十几年过去了,到现在才来相认,是不是太可笑了一点,更何况,依照萧靳诚的能力,没道理连自己的儿子生了孩子都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