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喜欢挑逗你/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以为林雨晴已经睡着了,可是他又怎么会想到,林雨晴竟然还为自己准备了宵夜。

“本来想给你熬汤暖暖身子的,可是太晚了,我怕时间不够。”

林雨晴红着脸,尤其是看到萧铭杨一直看着自己的时候,更加害羞的不敢抬头。

“笨蛋。”

萧铭杨的声音里面带着些许笑意,他真是捡到宝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妻子,会关心自己,可是却又有些忐忑会打扰到自己,所以都不敢大声。

林雨晴咬了咬唇,听到萧铭杨喊自己笨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事了,只是没想到脚下悬空,整个人被带进了萧铭杨的怀里,“你怎么就喜欢挑逗我呢?”

“我哪有?!”

林雨晴嘟着嘴,自己明明只是关心他而已,怎么到了萧铭杨这里,怎么又成了挑逗他了。

“还说不是,大半夜的跑到我面前,难道不是为了勾引我么?”

萧铭杨尽是戏谑之意,他当然知道林雨晴是因为担心自己,可是萧铭杨还是忍不住调戏一番,看着林雨晴害羞的样子,自己总有着莫名的快感。

车子停在半山别墅的不远处,从车上下来的一个年轻男人,正一步一步的靠近。

“爷爷,这几天他们两个人形影不离,看着真让人不舒服。”

看着萧靳诚站在窗户的前面,莉莉丝很不爽的说道,虽然自己并不在乎男人会有多少个女人,只要心里面有自己就好了,可是现在萧铭杨不是自己的男人,并且还想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一辈子,真是可笑,莉莉丝想要得到的东西,什么时候没有过。

“行了,这种事情不是重点,只要你想要的,我哪一次没有让你心满意足。”

萧靳诚有些不悦的开口,看着慢慢靠近的那个人,心里面更是不爽莉莉丝现在的举动,因为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要是现在因为莉莉丝功败垂成,那可就糟了。

“莉莉丝,去开门。”

萧靳诚突然开口,莉莉丝才注意到监控当中越来越靠近的男人,等到越发靠近的时候,男人突然抬头看了一眼监控器,真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不过那眼中的戾气,莉莉丝却并不喜欢。

“萧靳诚在哪儿?”

莉莉丝才刚刚开门,就听到来人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点名要找萧靳诚,这反倒是引起了莉莉丝的兴趣,还从来没有人敢直呼萧靳诚的名字,这个男人既然知道他是谁,也自然该知道他的身份,这样正大光明的喊出来,真的不怕死吗?

“他就在里面,不过我得先问清楚一件事情,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男人冷冷的勾唇,“跟你这种喽啰,我没必要解释。”

当目光正视着男人的眼神,这才瞧得出,原来这不是别人,正是厉封爵。

可是今天他会过来,完全是为了某一个人,听到萧靳诚回来的消息,原本厉封爵并不在乎,但是手下打听到了一个线索,萧靳诚的身边有一位医术卓绝的医生,对于临床医学以及心理学都是世界级的顶尖水准,原本厉封爵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可是偏偏白伊琳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状况,林生说她的脑袋里面出现了血块压迫神经,如果要做手术的话,势必需要联合另外一个跟她同等水平的医生做配合,这样才能保证效果,而避免中途会出现意外。

然而此时,能够跟林生一较高下的,或许除了萧靳诚身边的这个人,再无其他。

“你,算你有种。”

莉莉丝原本想要了这个人的脑袋,可是却发现对方比自己更快的拿出了手枪,直接抵上了自己的脑袋,莉莉丝虽然凶狠,可是自己的姓名现在握在别人的手中,这完全是两种概念,要是自己还不知道示弱的话,那就真的会成为枪下亡魂,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开始准备扣动扳机。

“说,萧靳诚在哪儿?”

半山别墅其实很少会有人知道,除了刻意邀请萧铭杨之外,这个消息甚至是萧靳诚亲自放出去的,因为他现在很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在天朝,也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够有资格真正的帮助自己达到他的愿望。

“手段这么狠,不愧是厉家的少主,不过你不觉得这样对待一个女人,其实很不合适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厉封爵下意识的将莉莉丝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用威胁的方式正对着面前的男人,即使是他现在坐着轮椅,可是这个男人当初的传说,可不仅仅是传说,稍一不留神,或许就会真的成为一个冤魂,虽然他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还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断送性命。

“真是个不乖的孩子呢。”

萧靳诚微微上扬着唇角,“原本我打算让joe去看看,或许能帮上什么忙,可是你一来就对我的孙女下手,这样的手段,我可并不喜欢呢。”

听到萧靳诚说到joe,厉封爵原本还很用力的手,渐渐松懈了力气,看着莉莉丝从自己的怀中挣脱,其实按照厉封爵的本事,是根本不会让她逃脱的,可是自己现在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所以不得不放开她,这是一种示弱的表现,至少对于厉封爵是,亲自放掉自己手中的猎物,这就是一种示弱。

“你说说看你的条件,我不相信名震北欧的萧家掌门人,会这么轻易的帮我的忙。”

比起萧铭杨来,厉封爵或许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强者,因为这个男人手中沾满了鲜血,要说换做是年轻时候的自己,或许还不及他的一半,可是自己必经也混迹了很多年,对付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自己当然知道,什么样的办法才会让他最听话。

“我当然有要求,不过不是现在,等到我有问题的时候自然会找你。”

萧靳诚不肯从正面说清楚,反而是用别的理由来敷衍,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小子,还是一个情种,不管怎么样,一定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死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即使是自己要他亲手了结生命,或许都能办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