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他想做什么?/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做什么?”

被人用枪指着脑袋,这不是第一回,可是从她成功杀人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亲,这一次是自己太大意了,所以才会让萧铭杨有可趁之机,扣动扳机的声音,让莉莉丝的心不觉颤动,“你要是敢对我下手,就等着爷爷收拾你吧。”

这个时候用别人来威胁的,果然也只有女人,不管外表有多么强悍,在生命面前,却显得卑微。

“我并没有兴趣做一个杀人犯。”

萧铭杨的手却开始用力,被压制住的莉莉丝眉眼皱在一起,这个男人究竟想做什么?

“只是如果你还想继续用这种方式威胁我的话,我不保证接下来我会做出让你我都后悔的事情。”

这不过是一场交易,莉莉丝在心里面安慰自己,比起和萧铭杨结婚,自己更重要的是这一条命,当初在贫民窟的生活,差点死掉,是爷爷救了她回来,现在的她倍感珍惜拥有的这一切,绝对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放下。

“好,我答应你。”

当然,只是暂时而已,她和萧靳诚学的最多的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要是现在命都没了,还谈什么要让萧铭杨回到自己的身边,这一切不过就只会成为空话,再不会有其他。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

萧铭杨自然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莉莉丝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怕,这种浅显的坦白,不会让萧铭杨真正的相信。

“我发誓,这一切都是肺腑之言。”

中国人的台词里面,总是会那种暧昧分明的词语,以后想要反驳的时候,轻而易举。

“我不想伤害你。”

这是萧铭杨的真心话,虽然自己一直都不很喜欢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毕竟她也照顾了萧靳诚这么长时间,如果自己离开,或许只有这个女人是真心真意对着他的。

莉莉丝没有说话,可是却觉得讽刺的不行,如果萧铭杨真的不打算对自己怎样,那么现在这样算什么呢,这是一种情趣,还是说就只是一种威胁的手段。

“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喜欢杀人。”

他是一个正经的商人,杀人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做过,但是他不能肯定自己就不会做到,比如说这个时候,只要扣动扳机,面前这个女人必死无疑。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强迫你,你还想怎样?!”

莉莉丝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哭了出来,到底是个女人,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竟然会被男人用这种方式来胁迫自己,“我的清白毁在了你的手里面,你现在竟然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这种话,你不觉得很无耻么?!”

萧铭杨不会因为某人的激将法而动手,的确,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对待自己喜欢的人,绝对不会放手,但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也不会强求,因为他就是不喜欢。

“我最后再说一遍,如果你下次再敢拿这种事情来威胁我,我保证,这颗子弹迟早会穿过你的大脑!”

一句话,平淡的像是湖水一样,可是莉莉丝却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其中的波澜,这个男人真是可怕。

她原本以为也只有萧靳诚才会如此,萧家的男人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好人,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嗜血只是还没有被开发出来而已,如果一开始就是跟在萧靳诚身边,或许早已经成了一方霸主。

萧铭杨松开了莉莉丝,当然手中的枪也还给了她。

只是当他刚刚交出去的那一秒钟,莉莉丝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攻下萧铭杨,直抵他的心脏。

“居然敢用这种方式来威胁我,你或者是不知道我究竟是谁?!”

萧铭杨好像丝毫没有觉得意外,或许这就是他意料当中的事情,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像是表面那样好欺负,刚才所说的那一切,不过就是缓兵之计,不过莉莉丝到底是不敢真的对萧铭杨下手,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并不是自己可以擅自下手的那种人。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不开枪的话,我就走了。”

萧铭杨一个转身,脚下的步数就像是对莉莉丝进行了极大的嘲讽,她看着男人一点点的离开房间的大门,心下一个激动,果不其然扣动了扳机。

没有任何的声响,莉莉丝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回转过身,看着莉莉丝,眼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我说过给你一个机会,你开枪了,不过现在我还是要走。”

莉莉丝觉得不可置信,这个人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为什么自己的手枪竟然无法扣动扳机。

“知道为什么你没有杀了我吗?”

莉莉丝开始庆幸这把枪出了问题,否则的话,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因为子弹在我这里。”

萧铭杨亮出了手中的五发子弹,一颗都没有剩下,所以莉莉丝开枪的时候,实际上里面根本没有子弹,自然他想要离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手枪是很古老的样式,或者你可以换成最新款,能够消音,即使是杀人,也不会引起注意,这种枪声一点响起来,绝对会拉动警报器的。”

莉莉丝从来都不知道,萧铭杨对这种事情也格外了解,原本只是以为这个男人有着冷峻的外貌,成功的事业,现在就连自己也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敏锐观察力,几乎是在几分钟之内,就已经完全将这把枪变成了一个废物,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难怪萧靳诚无论如何也要萧铭杨继承萧家,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足够资本能够统领萧家。

“喂,你去哪里?”

看到萧铭杨离开的背影,莉莉丝忍不住问了一句。

萧铭杨甚至没有回头,淡淡道:“我去哪里,似乎用不着跟你报备。”

说罢,萧铭杨已经远远的离开,或许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萧铭杨这样的男人,最终会成为自己的梦魇,她以为,只有自己猜是真正能够配得上萧铭杨的女人,那个林雨晴不过就是一个长着一张好看脸的废物而已,在萧家,也只有她才有这样的资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