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爱一个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雨晴虽然不太喜欢付妮这样直白的拒绝人的方式,可是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司文真正的死心吧,她不是不知道,司文对自己的心意,可是她的心里面满满装的都是萧铭杨,没有多余的地方再装上另外一个人。

“那我先走了。”

看着司文不舍的眼神,林雨晴真的觉得很抱歉,自己无心伤害他的,可是总是在不经意间伤了别人的心。

司文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都一定还是会被拒绝的。

所以他也只能默默的看着林雨晴离开,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远,一颗心也随着林雨晴走了。

登上了飞机,看着窗外陌生的风景,林雨晴心里面却念想着萧铭杨,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雨晴,别想太多了,我们先回到国内,过几天萧铭杨应该就回来了。”

付妮宽慰一般的对林雨晴说了一句,她看得出来林雨晴似乎还是很担心,“再说了,萧铭杨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情。你啊,还是多想想自己吧,而且真真炫儿在家里整天念叨着你,你不想他们么。”

说到真真和炫儿,林雨晴怎么可能会不想他们呢,那是自己的孩子啊,可是自己真是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下,自己应该要怎么办才好。

东方白从空姐那里要了一点饮料,递到她们两人的面前,“喝一点吧,然后躺下休息一会儿。”

付妮这几天照顾林雨晴,也没有好好休息,现在还是让她多睡一会儿的好。

正好这里是商务舱,几乎没什么人喧哗,这样的时候最适合休息。

林雨晴说了一句谢谢,可是自己现在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雨晴,你最好现在多为自己打算打算,我不想铭杨回来之后,说我们没有照顾好你。”

东方白难得说了这样一句话,林雨晴本来心情还有些沉重,听到他这么说,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你把萧铭杨说成暴君了,他哪里有那么蛮不讲理啊。”

东方白见她反驳,倒是微微勾起了唇角。“你也不想想,他为了你几次跟我差点打起来。”

这话东方白倒是没有说谎,当初萧铭杨的确是做到了那个份上,“东方,以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铭杨只是一时心急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都是朋友,我明白他的心思,不过倒是雨晴你,不要总是忽略自己了。”

林雨晴不是很明白东方白的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东方白看了她一眼,却没多说什么,“没什么,先休息吧。”

飞机上是难得可以休息的时间,东方白一直在医院里面,除了加班之外不会有更好的选择,所以更加不会浪费这么一个时间。

只是身边却一直像是被几双眼睛一直死死盯着,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虽然知道这些人的存在是因为什么,可是并不能因为这样,所以自己就能轻易地放心,林雨晴坐在自己的身边,如果出现什么意外,自己也能保护她,希望她自己能多关注一下才好。

付妮坐在另外一侧,刚好将林雨晴放在中间,这像是形成了一个保护圈,让人无法靠近。

“老爷,现在无法接近林雨晴,怎么办?”

时间逗留的越久,那么他们就越不可能会下手,要是真的让她回到国内,那一切就都完了。

“争取在飞机降落之前将她带回来,如果不能的话,你们就自己考虑下场吧。”

尽管只是文字,可是仍旧是让男人心生惧意,毕竟那人是谁,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果是换做平常,自己早就性命不保了,他透过手机的反光看着另外一边的一行人,这一次,一定要抓住林雨晴,否则倒霉的人就是自己了。

这样想着,他也没有停顿,对身边的人暗示了一下,很快就开始行动。

东方白很累,虽然闭着眼睛并没有陷入沉睡,可是也掩饰不住的倦意,身体已经开始对他说不了,所以不得不先歇息一会儿,不过对身边人的戒备,东方白始终没有放下,听到有了一点动静,果然见东方白睁开了眼睛,他只微微扫了一眼,很快就转移了视线,不过仅仅是这几秒钟,已经足够他看到这其中的变化了。

看来,这群人是打算行动了。

只不过这里是飞机,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真的在飞机上面做些什么,不过看来他们是不打算等了。

东方白翻身起来,坐直了身体,看着身边的林雨晴和付妮,两人似乎都因为困意席卷,睡着了过去,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趁着这个空档,自己也去好好的跟这群人交流一下,也看看是不是用什么方式能够和解。

走到自己知道的男人面前,东方白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坐到了他的对面。

“先生,这里好像不是你的位置。”

东方白坐了过来,却一句话也不是,让男人顿时觉得有些压迫,这个男人究竟是来做什么,他不清楚,只是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等在这儿,看样子,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呢。

“是不是我的位置,我自然清楚,我想知道,这位先生跟踪了我们这么久,是不是该歇歇了。”

突然听到东方白说起这个,男人一时间也有些诧异,或许是没有想过,这个男人竟然会看穿自己,明明掩饰的很好,难道说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在故意装傻么,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我谅你也不敢在飞机上做什么,而且你一旦动手,我的手术刀会比你更快。”

东方白是学医的,虽然在其他方面不能说是专家,可是对于这一点,东方白却很自信,这是自己唯一的长处,当然仅仅是对自己而言,他的手术完美而迅速,所以手术刀平时也是会放在手中的,这个男人如果不怕死,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

男人低头不说话,突然手放向了腰间,却听得自己耳骨传来的声音,像是撕裂一般,他捂着耳朵,不敢置信的看着东方白,可是此时的东方白已经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