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是我太冲动/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件事情没有的商量,如果你还想继续坐稳这个位置,最好听我们一句,不要将其他人搅合进来,因为我们看不惯。”

其实说白了,他们每个人都想要将这些产业全部据为己有,现在突然间说是要给萧铭杨,不管是谁都不会乐意的,更不要说是这群跟在萧靳诚身边三十几年的人了。

“我想,能不能成为萧家的继承者,应该是凭实力说话,而不是纸上谈兵,既然你们说我没有资格,那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有什么资格呢?”

突然听闻的出言不逊,让他们将目光全部都放在门外走进来的男人的身上,一米八几的个头,看上去身材魁梧,更重要的是,男人身上难得的自信心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让人不容小觑,果然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这股子傲气,可是光有傲气是不行的,更重要的还是要靠本事,连本事都没有说这些空话,也就只有这些年轻人才会做这种事情了。

“你是什么人,该不会就是阿诚说的萧铭杨吧,倒是有几分像是他当年的风范,可是光像是没有用的,更重要的还是要有能力,连点能力都没有的话,只能是幻想,什么都做不成。”

一个年长的老头开口,眼中的不屑看起来很明显,他就是看不惯萧靳诚什么事情都在自己身上考虑,完全都没有想到过跟着他这么多年的兄弟,出生入死,哪个不是他们,现在倒是好了,有了个所谓的萧家的血脉,就要将他们所有的功劳抹杀,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呵,我想你们是不是太老了,所以忘记了一句话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

那几位股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看着萧靳诚的眼神有些凶狠,“阿诚,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好孙子,还真他妈是个孙子!”

被人骂了要是没有反应的话,那萧铭杨还真就是个缩头乌龟,那人骂了一句之后,却没想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老人已经不复年轻时候的光景,这个时候如果不是仗着自己的身份,早就已经被人打死了,可是偏偏没有任何人敢,除了萧铭杨,这个男人是第一个,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的人,也一时间让他受了惊吓,怎么说,他也很久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多少有些后怕。

“我想你是长辈,应该对你恭敬一些。”

萧铭杨放开了他,甚至替他整理好了领带,表情上面现实的是一个男人的骄傲,没有人敢这样无视萧铭杨,更不容任何人来侮辱他的身份。

本来这个所谓的萧家家业,萧铭杨半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兴趣没有是归兴趣,关于这种人格上的侮辱,却不能就这样轻易的丢下。

“铭杨,够了。”

萧靳诚的声音有些不悦,萧铭杨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比谁都要清楚,可是正因为如此,才不想他太过分,毕竟这个时候还是要依靠这些人背后的势力,才能让萧家不断的成长,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忍让的道理,不是因为萧靳诚没有血性,只是觉得血性这种事情,不是针对这种口舌之争,所谓男子汉大丈夫,虽然要顶天立地,可是也要能屈能伸,否则怎么能成大业。

“抱歉,是我太冲动了。”

扫了一眼这坐在四周几位老人,看上去年纪也都跟萧靳诚差不多,可是明显身体要比他好狠多,怪不得说话都这样中气十足。

“哼,年轻人就是这一点我不喜欢,现在的年轻人都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以为自己真的是无所不能,等把你丢出去真刀真枪的时候,该哭着要跑回来了。”

另一个男人再度开口,这一番话倒是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完全不把萧铭杨放在眼里。

萧靳诚觉得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萧铭杨毕竟是自己的血脉,真是不能让这群老家伙将他贬低的一无是处,只是还没有等萧靳诚开口,萧铭杨却率先站了出来,“你们说的话的确有道理,要是换做真刀真枪,我是没有那个本事能杀出一条血路。”

看着这群老家伙趾高气扬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着有些倒胃口,不过萧铭杨却面色如常,“如果现在要成功还要考真刀真枪的话,还不如去摆地摊呢,你说是不是,好歹只需要防着城管就行,对了,你们或许不知道所谓城管都是什么人吧。”

一直呆在英国,自然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意思,可是看萧铭杨的表情,想着都不会是个什么好词语,真是萧靳诚的血脉,果然萧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吸血鬼,从来都不会有一个好人。

萧靳诚听到萧铭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难免会觉得想笑,萧铭杨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学会这么接地气了,原本还以为这孩子从小也没有经受什么苦难,这一次倒是将他为难了,没想到他却轻而易举的化解,并且让这群人看上去表情不是很好。

“对了,弯腰告诉你们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后我们萧家不会再碰那些东西了,我想你们听的懂我的意思吧。”

萧铭杨的这番话说出口,就连萧靳诚都有些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有想到萧铭杨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阿诚,我倒是没有想到,你现在都已经想要跟我们分道扬镳了,既然如此,以后你想做什么就自己做去吧,我们这群人还真就是舔刀口过日子的人,让我们安安分分的当个正经商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一番话开口,果真是让萧靳诚都觉得头痛。

“铭杨,你知不知道你说了些什么!”

想要拦住这群人,可是最终的结果是,谁都没有拦下,所以没有办法,萧靳诚也只能在他们离开之后,颇有些不悦的开口。

这件事情是让自己始料未及的,因为萧铭杨从来没有跟自己提前商量过这件事情,今天带他过来,也是为了让萧铭杨对这些人能有一个提前的认识,至少不要等到之后想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发现谁都找不到,可是现在萧铭杨却将这些人全部都气走了,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