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寸步难行/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爷,你也该清楚,一直做这个并不安全,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走正经生意呢。”

萧铭杨看上去有些苦口婆心的在劝阻,可是心里面却在盘算着自己的主意,因为这个男人是真正的老狐狸,除非是将他身边所有的左右手全部斩断,否则自己根本无法真正的从这里脱身。

就算是没有萧靳诚也会有那群老家伙在自己身边看着,这样的话一辈子都回不去国内,所以萧铭杨的选择就是在萧靳诚相信自己之后,然后狠狠的给他重重的一击。

“什么正经生意,我一直以来做的就是这种事情,你很嫌弃是么?”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爷爷,做这种事情总是会有危险,我不想萧家以后一直生活在这种状况下。”

萧靳诚为了萧家拼搏了几十年,现在到头来竟然被萧铭杨这一下子消磨的干净,说实话,心里面多少是有些不爽的,可是萧铭杨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初自己也是想要好好的成为个正经商人,可是最后的结果是一边是美国,一边是意大利,夹在当中除了黑吃黑,没有更好的办法打了,所以自己才会做到今天为止,只是现在他也老了,如果真是想要萧家继续发展下去,或许萧铭杨说的方法的确可行。

“哎,我也是老了,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也是不懂,只是铭杨,你这一次得罪了他们,今后想要在英国发展,简直是寸步难行。”

萧靳诚可是赔上了自己的这张老脸才给了萧铭杨这个机会,可是现在却全都没有了,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愿意给萧铭杨一个机会,如果不肯的话,之后萧靳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铭杨,我也实在是搞不懂你这个孩子,怎么就不能学着爷爷呢,爷爷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萧铭杨蹲下身子,坐在轮椅上的萧靳诚,看上去神色十分不悦,虽然说萧铭杨已经解释了,可是理解归理解,但是始终萧家的发展对萧靳诚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萧铭杨当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才知道投其所好,“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用正经的生意,来让萧家彻彻底底的大换血。”

当然这一次的大换血,一定也会让萧靳诚知道,到底什么人才是真正的有才者,萧铭杨的能力,萧靳诚早就已经见识过了,他能力超群,并且行事果断,所以自己才会想着要当继承人的培养,既然他这样想,必定有他的道理,至于自己,也已经老了,很多事情其实也做不来主。

“铭杨,我虽然不想多说什么,可是你要知道一点就是,千万不能走错路,一步错那就是步步错。”

萧靳诚所谓的不要走错路,是要萧铭杨防着那些小人,因为一旦被这些小人盯上,那么以后萧铭杨的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

“我知道的爷爷。”

看着萧靳诚,萧铭杨的心里面还在盘算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是最好,因为这个男人的确很聪明,老狐狸狡猾着呢,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现,可是难保不会真的被发现。

“铭杨,我累了,你推我回去房间休息。”

萧铭杨点了点头,将萧靳诚推回了房间,可是并没有任何停留的,萧铭杨与此同时却做了另外一件事情,他从萧铭杨的房间出来,顺手将头顶的监控直接安上,这是一个隐形的监控,能够看到萧靳诚的一举一动,那是之前萧靳诚在他的房间安装上的,可是现在被自己替代成了另外一种可控的录像。

只要能让萧靳诚放下戒备,之后的事情怎么发展,都一定会是在自己的预料当中。

结束了这些,萧铭杨整个人都感觉有些头痛,尽管在国内的时候,自己基本上也处于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当中,可是至少会放松,而且因为身边还有林雨晴在,不管是多累多忙都会觉得自己很开心,可是在这里,萧铭杨完全感觉自己就是生活在地狱里面,完全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

“少爷,您要不要吃饭?!”

男人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门口的时候,萧铭杨颇有些不爽的将烟灰缸扔出去,这段时间自己无聊的时候打发用的,不过倒是并不上瘾,很难想象会有人对这种东西恋恋不忘。

“好的,我明白了少爷。”

男人赶紧落荒而逃,本来就是想借着问话的功夫来看看萧铭杨现在的状况,看看他是在做什么,可是最后的结果是,自己的脑袋被烟灰缸砸中了,他能感觉到某种液体从脑门上落下来,这种痛感怎么形容,虽然不是很痛,可是他被砸的有点头晕。

萧铭杨躺在沙发上,手机突然传来的震动让他有些意外,他打开手机,看到上面的一条讯息,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起来了。

他的手机本来信号屏蔽,因为自己联系了在英国的朋友,所以才能在别人不发现的情况下继续使用。

短信是东方白发过来的,至于内容,自然是和林雨晴相关,萧铭杨不知道明明已经回去了国内,可是萧靳诚竟然还不打算放过,看来自己估计的没错,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有所谓的信誉。

没有回信息,萧铭杨直接将这条短信销毁,不然被人发现就糟糕了,可是现在他自己都已经失去了自由,更不要说还要回去救林雨晴,但是林雨晴是他的命,自己的命谁会不在乎呢。

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先逃出去,至少要看到林雨晴平安无事才好。

收到信息的萧铭杨,一天都不在状态,甚至是被人提醒了好几次,都还没有记得要将今天的方案提炼出来。

“少爷,老爷让我来问一下……”

男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又看到某个不明物体飞了过来,他本能性的躲过去,最后发现掉在地上,不过是个纸团。

“滚!”

萧铭杨的声音不大,可是压低了的魄力更是让男人整个人都觉得紧张,萧铭杨看起来比萧靳诚更加可怕,甚至让人觉得这个男人会是一个比萧靳诚更厉害的存在,现在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服从谁的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