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你说,我都相信/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九知道自己惹了萧铭杨不开心,所以也并不敢再多说什么,原本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赎罪,可是看到萧铭杨这个表情,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或许闭嘴才是最好的选择。

“铭杨,干嘛那么认真,他也只是……”

林雨晴看着阿九额头上的伤口,看样子也不是很久之前,一个病号在外面呆了那么久,怎么着萧铭杨也不该是这种态度对他。

“他也只是什么,”萧铭杨不悦的皱眉,“擅自的私闯民宅,不知道是犯法的么,还是你觉得,国内的法律对你来说根本没用。”

“抱歉,少爷,我不是故意的,阿九知道错了。”

阿九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要进来为少爷准备了早餐,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如此的出人意料。

“抱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你真当我这么好欺负么。”

其实阿九不想这么说,因为萧铭杨明显就很难欺负,可是自己在这个时候,要是真说了这样的话,难保萧铭杨不会生气,所以当下阿九的第一反应就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乖乖的站在这里等着挨骂。

也许是看到阿九这个样子,也实在是没有了兴致,萧铭杨这才变了脸色对林雨晴说道:“昨天也没见你吃东西,先吃点早餐再说吧。”

林雨晴看着温柔的萧铭杨,只点了点头,其实萧铭杨真的是很好,只不过对别的男人,就有点……过分了,虽然是自己的丈夫,可是在某些事情上林雨晴还是觉得萧铭杨做的有些过分。

“铭杨,其实你没有必要那么凶的。”

林雨晴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对萧铭杨说道。

因为知道萧铭杨不开心,阿九也不敢留在这里,只能到门外候着,只是没有想到里面还是就他今天早上的问题进行争论。

“雨晴,你总是太善良,要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闯进了家里,这只是第一次,万一要是我不在的话,你要怎么办呢,你也要为他求情么。”

林雨晴哑然,因为萧铭杨的这种假设根本没有成立啊,也没有什么陌生的男人闯进来,而且阿九似乎是萧铭杨的下属,应该是不会伤害自己的才对。

“好了,快点吃吧,吃完我们去将真真和炫儿接回来,顺便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林雨晴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接真真和炫儿自己明白,可是萧铭杨所说的其他的事情又是什么呢,林雨晴有点不太明白。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萧铭杨喝了一杯咖啡,只吃了一片面包就已经饱了,倒不是因为他胃口很小,只是他不经常吃早餐,这个时候一般都不会很有食欲。

“恩,好。”

林雨晴如此乖巧的样子,反倒是让萧铭杨觉得很意外,要是换做平时,她一定会追问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就不好奇吗?”

萧铭杨看到林雨晴确确实实没有问他的意思,反而觉得有些怪怪的。

“好奇,很好奇,可是你不是说等会儿会知道么。”

这样天真呆萌的林雨晴,真的是让萧铭杨觉得很意外,这个小笨蛋,怎么能这样天真呢,就要将自己萌化了呢。

“我说什么你都相信么?”

“恩。”

林雨晴对于这一点不容置疑,重重的点点头,像是在确定什么事情一样。

“那上次我跟你说分手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是全部都相信了。”

林雨晴沉默着不说话,上一次因为在医院里面听到萧铭杨说了那番话,整个世界都要崩塌,她深爱着萧铭杨,所以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真的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抱歉,雨晴,我从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萧铭杨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愧疚,因为他真的很不想要看到林雨晴难过的样子,可是最后这样的作为却是因为他而起,他不是一个很好的丈夫,没有真正的让林雨晴成为一个幸福的妻子。

“铭杨,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怪你的。”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心软,萧铭杨就不会去英国,也就更不会发生后来这种种的事情,可是因为林雨晴明白这其中的苦处,所以更是让萧铭杨觉得不安,明明是这样纯洁善良的林雨晴,却因为自己一而再的遭罪。

“以后不会了,雨晴,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了。”

萧铭杨其实很想要给她一个完完全全的承诺,可是现在萧靳诚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处理,他心里面难免还是有些担心,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彻底处理的话,今后也一定会发生什么问题,为了这件事情,萧铭杨觉得自己是时候要告诉林雨晴一些事情了。

“雨晴,吃好了么,我带你去个地方。”

林雨晴点点头,她擦了擦嘴角,萧铭杨便伸手拉着她,只是还没有等他们两个人出门,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怎么,你们两位这是打算要去哪里呢?”

这声音,让林雨晴不自觉后退,这是司空绝的声音,根本像是恶魔一样降临在她的世界一样,现在居然还不想要放过自己吗,只是林雨晴却不想要他伤害萧铭杨,因为这是自己的事情,她不想要连累到任何人。

“司先生,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你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有夫之妇吧。”

林雨晴的这番话,在司空绝听来,这就是在拒绝他的要求。

“林雨晴,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从来不是为了征求你的意见,更何况,成为我们司家的媳妇有什么不好,只要你想,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为你拿来,只要你想。”

林雨晴听到这番话却笑了,这个人还真是很可笑呢,谁说过一定会喜欢所谓的东西,就算是大把的金钱放在自己的面前,也不会动心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拜金女,金钱虽然在生活中很必要,但是却从来不是最重要的。

“让你失望了,司先生,我并不想要你给的这分殊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