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我生爸爸的气/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听假的。”

他倒是想知道这小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你了爸爸。”

炫儿甜腻腻的开口说了这样一句,简直是将萧铭杨的心都要化了。

可是很快,炫儿却话锋一转,“可是我生爸爸的气,这才是真话。”

炫儿嘟着嘴,很不满的靠近林雨晴的怀里,就连林雨晴也有些意外,炫儿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明明不像是那么不懂事的孩子,还是说,这是他开玩笑的一种方式呢。

林雨晴一时哑然,因为自己知道萧铭杨在英国有多辛苦,所以在听到炫儿说这句话的时候,难免会觉得有些替萧铭杨叫屈。

“炫儿,不可以这么对爸爸说话的。”

萧铭杨却笑了笑,毫不在意的将炫儿抱在了怀里,“没事,我倒是想知道,炫儿为什么说要生气呢,是因为爸爸没有给炫儿买礼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炫儿撇撇嘴,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着实让身为大人的萧铭杨也觉得,自己是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这个小家伙,看见他还这样一副表情,真是让萧铭杨操碎了心。

“哎呀,算了,炫儿估计也是因为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所以生气,只要你多陪陪他就好了。”

孩子嘛,总是喜欢有父亲在身边的感觉,这一点菲菲也是。

“好,炫儿别生气了,是爸爸的不对,以后一定会好好陪陪你的。”

炫儿哼了一声,不爽的说道:“我才不是因为没陪我生气的,是妈咪,妈咪总是哭,一定是爸爸欺负了妈咪,妈咪才会哭的。”

突然当着林雨晴的面儿说出这种话,就连林雨晴一时间也忍不住红了脸。

“炫儿胡说什么,妈咪什么时候有哭。”

看着萧铭杨注视着自己的目光,林雨晴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那个时候以为萧铭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所以自己才会伤心的,谁知道会被炫儿这个鬼灵精发现。

“雨晴,抱歉,以后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萧铭杨知道林雨晴有多爱他,就像他也很爱林雨晴一样,伸手将林雨晴拉近了自己,两个人近在咫尺的距离,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脸红心跳。

“喂喂喂,你们两个稍微考虑一下还有孩子在场好么,就算是没孩子,好歹我也在啊,不要用秀恩爱的方式来闪瞎我的双眼啊。”

付妮真是服了萧铭杨,每一次总是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一副很爱林雨晴的样子,虽然说事实是这样没错,可是也不要表现成这个样子。

听到付妮的话,林雨晴的脸上更红了,“妮妮。”

她略带嗔怪的语气,在男人听来却着实一种引诱,如果不是有人在场,真想要将她拥进怀里。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这个了,对了萧铭杨,我忘了一件事情来的。”

付妮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说道:“小白现在还没有回来,你知道他在哪里么?”

萧铭杨摇了摇头,自己回来就是为了林雨晴,所以并不知道东方白的事情,“他去了哪里,你不知道吗?”

付妮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天雨晴突然被人带走了,小白说要去找人帮忙找雨晴,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林雨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好,原来又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吗?

“铭杨,那现在怎么办,你可不可以将东方找回来?”

看着身旁焦急的小女人,之前也是东方白帮了自己一把,林雨晴才能回来,他的心里面是感激的,所以该是要帮的,“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去处理,别担心。”

“雨晴,你跟着付妮在这里,我去找找看。”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可是认识的人却还在。

“萧总裁,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看着一身精瘦皮包骨的男人,实在是想象不出他每次出手都是几百万。

“我要你帮我查查这个人的消息,看看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萧铭杨将东方白的照片放在桌面上,那男人挑了挑眉,将照片又推了回来,“不知道萧总裁想要什么呢?”

“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安全。”

“如果只是这一点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萧总裁,这位先生现在很好,不过也不是太好。”

听到这一句话,萧铭杨心中一紧,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不过萧总裁也不用太担心,因为现在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一句话,让萧铭杨火冒三丈,这个男人凭什么能这样冷静的说出这一句话,“什么叫做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难道真要等出了事情才去解决吗?!”

衣襟被人狠狠的拽着,那人明显有些透不过气来,赶紧求饶道:“萧总裁,你先放开,我不是那个意思。”

萧铭杨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所以下手有点狠,可是这个家伙绝技不能说出这种话。

男人整理了衣服,这才一副正经的样子看着萧铭杨,“这位先生目前是厉家的私人医生,怎么说呢,似乎是因为他救了一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现在并没有完全恢复,厉家的少主让他一直等到女人恢复的那一天,萧总裁真的没有必要那么紧张,毕竟现在这种状况,并不是很糟糕不是吗?”

如果真到了糟糕的时候,那可就一切都晚了。

“这是你的酬劳。”

本来还想着要这个男人再调查一番,可是没有想到他全都知道,既然已经得到他想要的,萧铭杨自然也不会亏待。

“不用了萧总裁,这次当是还你一个人情。”

男人将支票还给了萧铭杨,“上一次拿了太多,让我有点过意不去,这一次本来就只是举手之劳,也没必要让萧总裁破费。”

萧铭杨倒是不知道男人居然还有这样一面,原本以为只为了钱才会办事,现在看来,却不全然都是这样,。

“这笔钱你拿着,我从不欠人情。”

尽管男人已经说的很明显,可是萧铭杨却更不需要他的施舍,知道东方白在哪里,这已经算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只要知道他在哪里,那么自己也势必能够找到东方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