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我不许你出事/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为萧家的掌权者,最必要的一点就是谁都不能相信,然而萧靳诚却在自己最后的时光当中,选择相信萧铭杨,当然最后的结果也并不是很好,唯一有点差别的就是,萧铭杨并不是冲着萧家的继承权,他只是为了能够重新回国,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雨晴,雨晴……”

他的声音很微弱,只隐约能听到几个字,“等我……回来……”

萧铭杨就算是做梦也都不会忘记,自己曾经答应林雨晴的事情,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掉一切,他会重新回到林雨晴的身边,只为了能让她好好的,开心的生活。

只是现如今的萧铭杨,连清醒都做不到,更不要谈其他。

“还真是个情种。”

就连joe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这个男人的确是很喜欢那个女人,不然也不至于到了这个时候仍然说这些,这就是从心里都忘不掉。

头上的伤痕或许一辈子都去不掉,可是对萧铭杨来说,心却不会忘记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

joe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如果萧铭杨还是不能苏醒的话,看来也只有那个女人才是唯一能让他醒过来的法宝。

莉莉丝站在门外,其实并没有走远,所以在听到萧铭杨的声音的时候,心里面除了痛苦之外,没有第二种感受,这样锥心的疼痛,从来没有感觉过,可是却在遇见萧铭杨之后,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刻骨铭心,可是那个男人心里面想的根本不是自己。

“大小姐,您不进去吗?”

莉莉丝狠狠的瞪了下人一眼,她的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可是作为下人却又没有那样的资格问,所以只能低着头,将东西送了进去。

“等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瓶罐里面的,还有旁边的白纱布,莉莉丝颇为奇怪。

“是joe医生要的,说是要给少爷擦擦身子。”

莉莉丝看了一眼里面,本来步子都已经跨进去半步,可是最终没有进去。

“你送进去吧,等会儿回来汇报。”

莉莉丝不想要呆在这里听萧铭杨一直在喊别人的名字了,她觉得心里面很不舒服,想要进去,却又不敢,这样一点也不像是熟悉的那个莉莉丝,就连她自己也发现了。

莉莉丝一直呆在外面,一直到joe离开,才终于进了房间里面,萧铭杨现在已经睡了,至少已经不再一直念着某一个人的名字,还有在这个时候,莉莉丝才觉得,萧铭杨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为什么你的心里面永远只有那个灾星,她都已经把你害成这样子了,要不是我,你就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莉莉丝只觉得自己很悲哀,跟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说这些话,有什么作用呢,反正他什么都不会听到,也什么都听不进去。

床上的萧铭杨依旧没有清醒过来,只有莉莉丝在一边看着默默流泪,为什么这个男人就能这么狠心,他所有的温柔全部都给了林雨晴,却连一点点的多余都不肯分给她。

“萧铭杨,你最好给我记着,要是不想林雨晴出事的话,你最好也给我醒过来,不然我就要那个女人陪你一起下地狱!”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含着泪水,不是因为想要威胁萧铭杨,只是心想着如果不是这样的方式的话,萧铭杨恐怕这一辈子都不愿意苏醒过来吧。

……

与此同时的另外一边,司文和林雨晴之间的关系保持着平稳的发展,倒不是说林雨晴真能接受这个男人,只是在孩子的安危面前,林雨晴却不能那样大意的说出一句我们不合适,又或者,她的心里只有萧铭杨。

不过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司文倒是很能配合林雨晴,不管做什么,都按照她的喜好来,并且最近跟炫儿的关系,怎么说,有种互相争斗的感觉,可是林雨晴心里面难免会觉得害怕,毕竟这个男人之前还用那样的方式威胁自己,林雨晴并不想要再发生上次的意外。

“妈咪,今天要玩海盗船,你怕不怕?”

上一次因为真真害怕摩天轮的缘故,所以这一回干脆又多来了一回游乐场,想着上次没有满足炫儿的要求,这一次也不可以再这样让他失望了。

“恩,有炫儿在,妈咪不怕。”

炫儿开心的笑了,其实炫儿鲜少会这么开心,可是他也毕竟只是个孩子,对于这些游乐设施天生就有一种追逐,这一回总算是能真正坐一回海盗船,所以心里面别提多开心了。

“妈咪,真真好害怕。”

就连坐摩天轮的真真也会害怕,当然对这种海盗船自然也是敬谢不敏,炫儿想了一想,本来也想开口说不坐好了,可是自己真的很想要玩一次,不想要就这么回去。

“真真如果害怕的话,就抱紧妈咪好了,真真也知道,上一次哥哥有让真真坐摩天轮,这一次,也该陪哥哥坐一回海盗船了。”

林雨晴对两个孩子同样都很爱护,可是因为真真更单纯一些,所以基本上的关注点总是会在真真身上,可是炫儿也是一样,因为炫儿也很宠着真真,以至于真真都很少会体谅到炫儿的小心愿。

“那真真就坐一次哦。”

真真怕死了这样的娱乐,可是想到妈咪说的话,又不敢让炫儿太难过,所以才勉为其难的坐上了海盗船,一家三口在海盗船上等着开始。

开始和结束之间的时间,真真整个人都闭着眼睛一直是在尖叫,可是一旁的炫儿却很开心,这两种差别还真是让人觉得很微妙的感觉。

炫儿喜欢冒险,真真喜欢洋娃娃一般的童话,可是两个人之间总是会有一种割扯不断的血缘关系,虽然真真还小,也总是只想着自己,可是每次只要一说到炫儿的话,还是一定会体谅一番的,毕竟炫儿是自己的哥哥,总是会保护自己。

从海盗船上下来,炫儿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开心,“妈咪妈咪,刚才好刺激啊,水都溅了我一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