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未婚夫的身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她没和我说,我也没问。我只知道,她是回来订做婚纱的。”

挫败地抚着额头,林雨晴自顾自地分析道:“那附近比较有名的婚纱店,也只有珍爱了。明天我们去那里看看,能否找到晴天的消息。她是个单纯的好姑娘,千万不能被坏人给骗了。”

“你怎么就确定她很单纯?”

萧铭扬一直观察着白亦然的反应,缓缓开口,却说了句让林雨晴不开心的话。

“当然是感觉了,那种单纯阳光的感觉,可不是有心计的人能伪装出来的。”

“能和黑手党家族扯上关系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萧铭扬揽着林雨晴的肩膀,分析道,“你们对这个叫晴天的,到底了解多少?”

“这个……”好像除了名字,还真是一无所知。

林雨晴抬头看着白亦然,发现对方一副呆呆的模样,似乎在沉思什么。

无奈地坐在萧铭扬身边,林雨晴端着臂膀,有些任命地说:“好吧,我的确不是很了解她,可晴天不过是个小姑娘,能有什么本事吸引到黑手党家族的公子?”

“能将自己的踪迹隐藏得干干净净,这就是最大的本事。”萧铭扬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白亦然,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我猜,如果不是这个女孩主动现身,恐怕你们到现在也不会有她的消息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林雨晴知道,萧铭扬说的话很有道。可在紧要关头,这家伙偏偏喝起了甜汤,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没办法,林雨晴只得主动出击,问:“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能找到晴天?”

“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去珍爱婚纱店,他们那里肯定会有客人资料,不就能找到了吗。”

这个狡猾的家伙,说了和没说一样!

身穿雪白的婚纱,晴天缓缓走到镜前。

“亲爱的,这件婚纱真是太适合你了,在结婚当天,你肯定是最美的新娘!”店长一面帮晴天铺平裙摆,一面笑容可掬地奉承着。

虽然是谄媚的话语,不过镜中的少女真的很美,裙身上的水晶折射出点点光芒,衬托着晴天,宛如落入尘世的精灵。

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晴天发现里面的少女没有一点喜色,仿佛即将结婚的人不是她一样。她本来就对这场婚姻没有一点期待,嫁给谁不是一样呢?如果,结婚当日站在身边的人是白亦然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是现在这幅样子了。

用力晃了晃头,晴天命令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个男人。

“怎么了亲爱的,是对哪里不满意吗?”见晴天变了脸色,店长惴惴不安地问。

“没有,”晴天转身走进更衣室,吩咐道,“我很喜欢这件婚纱,明天让人将婚纱送到伯爵公馆。”

“好的。”店长轻轻松了口气,转身就要向身边的助手交代接下来的工作。

“客人,这里是svip区域,您不是本店会员,不可进到这里的!”

看着莫名闯入的女人,店长变了脸色,快步走了过去,问:“苏珊,怎么回事?”

“那个,我已经告诉这位客人,不可以进来的,可是……”

“没关系,这个人我认识,”刚从更衣室走出的晴天,正好瞧见一身运动装的林雨晴被两个人夹击,径直走到她身边,问,“你找我?”

看到晴天之后,林雨晴这才长出了口气。

本来,她也不确定在里面的人是不是晴天,如果找错了人,那可就丢脸了。还好还好,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向身边的人抱歉地笑笑,林雨晴看着晴天,说:“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我们可以谈谈。”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去哪里?”

林雨晴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愣了下,才说道:“就去旁边的咖啡店坐坐吧。”

品尚咖啡店

搅动着面前的咖啡,林雨晴歪头看着对面的晴天,笑了下,说:“你们两个还真像呢。”

“嗯?”晴天抬头茫然地看着林雨晴,似乎没想到两个人之间的开场白会是这句。

“我说你和亦然,两个人,都那么固执。”

晴天撇了撇唇,似乎很不认同这样的说法,“我才不像那个家伙似的呢,不解风情,又很粗鲁,根本就是块大木头。”

“可是那块木头很想你,整天魂不守舍的,都已经生病了。”

忙抬头看着林雨晴,晴天的眼中写满了担忧,“他病了吗?”

“对啊,相思病嘛。”

双手支在下颚,林雨晴好笑地看着晴天,而发现自己被戏弄,晴天撅着红唇,有些愤愤。

“既然你心里还有他,干嘛要答应别人的求婚呢?”

低头看着自己的冰摩卡,晴天低声说:“谁心理还有那个家伙,我早就忘掉他了。”

“如果真的忘了,你干嘛要回来?有名的婚纱店很多,可是你偏偏回到这里,其实,你还是很想再看亦然一面的,对不对?”

“我……这只是……巧合罢了。”一下被说中心事,晴天显得有些慌乱。

“你说的话,连炫儿都不会信呢,”抿了口咖啡,林雨晴发现事情没有预想的那么糟糕,或许,自己能够让晴天回心转意呢。

“你是个好姑娘,不应该把婚姻当做赌注。人生中能遇到心爱的人,是件很幸运的事,而能携手走过一生,更是幸福的事。你现在手上正握着幸福,你应该抓紧呀。”

晴天自嘲地笑了下,说:“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想到萧铭扬的话,林雨晴慢慢收敛了笑容,问,“难道,你知道大卫的身份?”

“当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还一起捉弄过孤儿院的院长,被打得三天下不来床呢。”

“孤儿院?”

长勺随意搅动着摩卡上的冰激凌,晴天似乎并不忌讳这个话题,说:“是啊,我和大卫都是被收养的孩子。”

“抱歉,我不知道这件事,唐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