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自取其辱/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司文走远了,付妮才走到林雨晴身边,狐疑地说:“奇怪,这家伙转性了?”

“或许,是长大了吧。”林雨晴轻轻呼了口气,她发现自己在司文面前还是有些紧张,也许是之前的经历很不愉快,让她还是不能介怀。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她和司文,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走出机场,几人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付妮将车窗打开,冷风吹拂进来,让她惬意地闭上眼。

“嗯,还是回国的感觉好呀。”

见付妮一副懒猫的样子,林雨晴笑道:“如果你还热,开空调就好了。”

“不要,现在的感觉很好。”付妮将吹乱的发丝拢在耳后,问,“对了,你们家萧铭扬身体怎么样了?突然失踪,又突然回来,还真不让人省心。”

想到昨晚那个男人要了一次又一次,林雨晴脸色有些发红,觉得那种状态下,身体应该算不错吧。

“喂,我问你萧铭扬的身体,你脸红什么啊,是不是也热着了?”

东方白有些受不了付妮的大大咧咧,轻轻咳嗽了声,说:“出国之前,我查过铭扬的身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怎么是瞎操心呢,我这叫做关心”付妮不满地纠正着。

东方白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转而看向林雨晴,问:“英国那边有消息了吗?”

听言,林雨晴摇了摇头。

“真是奇怪啊,萧铭扬放了那女人鸽子,就这么回来了,那边竟然一点声响都没有?怎么想,那个红毛女人和萧老头都不是省油的灯,不应该就这么放过他的。”

付妮对莉莉丝没什么好印象,语气也很不友好。

不过付妮所说的,也是林雨晴担心的。伸手抚弄下头发,林雨晴带了几分担忧,说:“铭扬提过,爷爷正昏迷住院,萧家的老部下各自争斗,暂时无暇理会他的离开。而且这种丑闻,本来也不会弄得满城皆知,莉莉丝会找个借口,替铭扬搪塞过去的。”

“老头子快挂了?”付妮突然拍掌笑道,“那还真是件好事。”

“付妮!”

东方白皱着眉头,出声警告着。

向东方白做了个鬼脸,付妮满不在乎地说:“有什么嘛,那人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害了雨晴多少次?难道只许他害人,不许我骂人了?”

“可孩子还在这呢。”

转身拍了拍东方菲的小脸蛋,付妮笑嘻嘻地说:“我现在就在给宝贝上课呀。菲儿,这个世上可不都是好人,如果有人敢欺负你,就一定想办法报复回去,知道吗?”

东方菲正喝着可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付妮,你再教下去,孩子迟早会被你带坏的。”

“东方白,请注意你的措辞,这不叫带坏,而是社会体验!我可不希望我的女儿是个傻乎乎的老好人。”

好笑地看着两个人唇枪舌剑,林雨晴暗想,他们这样也是很幸福呢。

……

徐知凡站在门口,敲了敲门,笑道:“已经到了午休时间,总裁先生就算热爱工作,也该休息下,去吃午饭吧。”

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萧铭扬看着自己的合作伙伴,扯出一丝笑容,“我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可你的秘书说你根本就没出过办公室。”

“是雨晴提前准备的便当。”萧铭扬带着几分炫耀的语气,说,“味道很不错。”

听到林雨晴的名字,徐知凡还是有些恍惚。不过他将情绪的波动深深掩藏起来,从容笑道:“吃过就好,我先回去工作了。”

徐知凡自以为掩藏了所有情绪,萧铭扬却还是察觉到他的失落。

看来,以后还是让雨晴少来公司,免得让有些人徒增希望。

将钢笔放在桌面上,萧铭扬眯起了眼。

“总裁,有位女士找您。”

秘书站在门口,见萧铭扬在闭目养神,本不想打扰。可是想到待客室里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秘书还是硬着头皮请示着。

萧铭扬并没有睁开眼,靠在真皮靠椅上说:“如果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就打发走。”

这个……她只是个小小的秘书,怎么判断那女人与总裁之间是什么关系?

见秘书还杵在原地,萧铭扬不悦地皱起眉,斥道:“怎么,听不懂我的话吗!”

“不是的,只是外面那位女士说……她要见你,立刻。如果您不出现的话,就会……就会拆了咱们公司。”

秘书说完,就拍着自己的胸口,庆幸自己总算将这话说出口。

目光慢慢转冷,萧铭扬起身走出办公室,语气中带着几分萧杀。

“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要拆我的公司。”

不过,当萧铭扬看到那头刺眼的红发时,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萧铭扬双手插在口袋里,坐在莉莉丝对面,冷声说:“看来那些老家伙还是没难倒你,竟然还有时间跑来找我。”

性感的长发简单地束起,莉莉丝未施粉黛的脸上有些苍白。再次看到萧铭扬,她的眼中燃起一簇火焰,但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爷爷醒过来了,他想见你。”

眉头扬了扬,萧铭扬冷声说:“我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不会掌管萧家的生意,爷爷应该趁着还有一口气在,帮你铺平路,而不是三番两次地来找我的麻烦。”

“萧铭扬,你怎么能这么说爷爷!”

“不然呢?”萧铭扬近乎残忍地看着莉莉丝,说,“我不会再心软,被你们利用了!”

胸口因为气愤而不断起伏,划出诱人的弧度。不过莉莉丝没有心情勾引眼前的男人,她走到萧铭扬面前,语气愤恨。

“如果不是爷爷,你现在恐怕被整个家族追杀,哪还有机会在这里说风凉话!萧铭扬,做人要知恩图报!”

眉头微微蹙起,“你这话什么意思?”

从皮夹里拿出几张照片,扔到桌面上,莉莉丝质问着:“你明知道雷家族是我们的死对头,为什么还要私下和他们接触?爷爷身体孱弱,醒来之后也没怎么休息,想尽各种办法压下此事,不然你早就接到萧家的诛杀令,犹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