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孤傲和狂狷/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南陵天的离开,房间内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付妮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雨晴,你刚才真是酷毙了,有胆子用那种语气和南陵天说话。这男人看着很温和,可是眼睛一瞪过来,我连大气都不敢喘呢。这是萧铭扬之外,我能感受到的,气场最强的男人了。”

“有吗,”林雨晴淡淡一笑,说,“刚刚只顾着讲道理,我都没有留意到那些。”

化妆师为雪莉补着妆,她从镜子里看着林雨晴,态度不明地说:“父亲很少会对人妥协,你对他来说,很特别。”

“那依你看,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雪莉微微侧过里脸颊,化妆师扫着浅粉色的腮红,说:“目前来说,应该是好事吧。”

踱步到窗旁,付妮用手扇着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里好闷哦,雨晴,我想出去透透气。”

林雨晴想,反正在这里等着也没什么用,倒不如和付妮出去走走,换一下心情,免得太过压抑,便点了点头,而后回身看着雪莉,说:“我们就在附近转转,如果有消息的话,请告诉我们。”

“好。”

刚从房间出来,付妮就露出了八卦本色,缠着林雨晴追问雪莉和南陵天之间的关系。

林雨晴无奈地看着付妮,说:“这是别人的隐私,你就不要问了好不好。”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付妮得意地笑笑,开始施展她的推理能力,“南陵天是晴天的养父,也没有血缘关系,日日相处下来,难免不会日久生情。南陵天那模样,成熟有魅力,十足的酷雅大叔范儿,的确能吸引小女孩。白亦然能打败如此强大的对手,攻陷晴天的芳心,实力也是不容小觑呀。”

这个付妮,怎么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呢?

林雨晴有些疲惫地看着她,无奈地说:“你不是要透气吗,怎么还这么多话。这么有精力的话,就去写侦探小说好了,我看你很有天赋。”

没理会林雨晴的戏谑,付妮还想再说什么,却看到前面角落里,有两个人在争吵。

“雨晴,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别打扰了人家。”

林雨晴也发现了情况,点点头,便打算和付妮转身离开。

可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刚刚还在争吵中的女人突然晕倒在地,站在她对面的人愣了下,却想有上前搭扶的意思,而是企图离开。男人扭过头,正好发现了林雨晴和付妮,神态一怔,眼中就多了一抹杀机。

这个人很年轻,脸上还有一处刀疤,从眉骨划到右脸,显得异常狰狞。但是他的眼睛很明亮,透着孤傲和狂狷。

下意识地将林雨晴护在身后,付妮皱眉看着对方,心中盘算着,让雨晴跑到人多的地方,需要多久。

不过男子并没有动手,而是恶狠狠地瞪了付妮一眼,似乎不想再纠缠下去。他后退两步,身子犹如一头猎豹,快速消失在角落。

男子离开之后,林雨晴忙提起裙角向前跑过去,俯身在晕倒的女士旁边,焦急地唤道:

“夫人,您没事吧!”

伸手轻轻拍着女人的脸颊,林雨晴发现她身体冰冷,如果不是鼻端还有温热的气息,她真会胡思乱想起来。

慢慢的,女人睁开了双眼,扭过头,发现是两名陌生的女子在自己身旁,脆弱的神情尽退,转而戒备地问:“你们刚刚都看到什么了?”

林雨晴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呆了下,便开口说:“我……”

“刚刚我们过来的时候,您就已经晕倒了。”还没等林雨晴说完,付妮抢先说了出来,面上还带着一丝担忧,说,“您现在好一些了吗,需要为您叫医生来吗?”

眼中的精光慢慢散去,女人又换上一副慈爱的模样,摆手说道:“哦,不必了,我这是老毛病,休息一下就可以,还是不要惊动别人为好。姑娘们,麻烦你们扶我到那边坐一下吧。”

林雨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扶起徐馥芬。从侧面看着这位贵妇人,林雨晴发现她的神态模样,倒与南陵天有几分相像。

坐在窗口旁,徐馥芬恢复了优雅的神态,双手叠放在膝上,眼神平和淡然,像是位脾气温和的长者,让人从心底敬佩。

“你们是哪家的千金,我好像从没看过你们。”

“哦,我们是……雪莉的朋友,专门从国外赶来参加她的婚礼。”

因为有了刚刚的经验,林雨晴不再喊“晴天”这个名字。

徐馥芬上下打量着两个人,满面赞叹之色,说:“是吗,不过看你们仪态优雅,应该也是名门闺秀吧。雪莉能有你们这样的好友,真是她的福气。”

付妮受到夸奖,险些得意地大笑,还好林雨晴在旁边掐了她一下,便收敛了心神,得体地笑了下,说道:“哪里,能和雪莉做朋友,也是我们的荣幸呢。夫人您现在好一点了吗,确定不需要叫大夫来?”

徐馥芬轻轻摇头,带着几分歉然地看着两个人,缓缓开口,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刚刚把你们吓到了吧,扰了你们的兴致,真是抱歉了。哦,对了,我刚刚正和一位友人一起聊天,你们过来的时候,有看到他吗?”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吗?”付妮狐疑地看着林雨晴,又转过头说,“可是我们只看到您一个人在呢。您的朋友应该先离开了吧,不然看您晕倒,肯定会找人来的。”

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付妮,徐馥芬笑笑,说:“看来是我糊涂了,他应该已经离开了,抱歉。”

还真是个多疑的家伙啊。

付妮无声地看着林雨晴,以眼神传递着信息。

过了不久,南陵天匆匆走到五层,正好瞧见坐在窗边的徐馥芬,扬了扬眉,便向这边走了过来,在徐馥芬面前站定,问:“母亲,您怎么在这里?”

母亲!?

付妮又仔细看了看徐馥芬的眉眼,发现她和南陵天还真是蛮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