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婚礼遇萧铭扬/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绿色的眸子,带着邪魅的光芒,纤长细白的手指遥遥指着前方,问:“Steven,就是那两个女人吗?”

“没错,”Steven攥紧了拳,语气中满是萧杀之气,“这两个贱人,敢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我,这笔账一定要讨回来!”

手掌支着侧脸,bill像是一只蛰伏的豹子,玩世不恭地说:“让两个女人唬住,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呢。”

脸色白了一白,Steven勉强笑道:“这不是想把好东西留给你吗。我知道你对张凯枫感兴趣,有了他的消息,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你。”

“好吧,算你识相。”bill将手中的香槟一口饮尽。

优美的音乐流淌在古堡之中,宾客们似乎忘记了刚刚的插曲,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厅的位置,因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

站在圆柱后面,林雨晴有些疲惫,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她想去找萧铭扬。

“雨晴。”

听到有人唤着自己的名字,林雨晴忙侧身看了过去,发现向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正是失踪多时的白亦然。

“我说你这家伙,还知道回来啊!”见白亦然没事,付妮松了口气,可是语气中充满了责备。

“抱歉,刚刚发生了点事情,现在已经处理好,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白亦然一面说着,一面拽着两个女人手臂,显得唐突又焦急。

“喂,你不打算观礼吗?可是我们想哎,能参加古堡婚礼可是很难得的。而且晴天已经知道你来过了,你不打算再看看她吗?”

白亦然的心痛了下,却还是坚持着说:“随你怎么说,总之,先离开这里。”

一直以来,白亦然都是副贵公子形象,透着从容的清冷感。可现在,额头的发丝因为慌乱而垂了下来,手心微微濡湿,好像很紧张。

白亦然的状态很不对劲儿,林雨晴刚想关心几句,就见身边的付妮呆若木鸡地站在那。

“雨、雨晴……”

这女人,到底看到什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

林雨晴想回头看看,可是白亦然却挡住了她,在耳旁低声说:“雨晴,不要看,一直向前走,不许回头。”

为什么,付妮是这样,白亦然也是这样,他们究竟看到什么了?

林雨晴很想听话,就像白亦然说的那样,头也不回地走出古堡。可是她终究没有逃出命运的捉弄,扭过头,看到身后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真巧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眼睛用力地眨了下,林雨晴这才任命,原来一切都不是梦呢。

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利落地挽起,露出雪白的脖颈。紧身的抹胸长裙,勾勒出性感的弧度。狐媚的眼睛在看到林雨晴的时候,露出嗜血的残忍。

南凌天看了看林雨晴,转身又看向莉莉丝,问:“萧夫人认识这位小姐?”

“当然,”手臂像是水蛇一样缠着萧铭扬,莉莉丝讥笑道,“她可是我们家铭扬的疯狂追求者呢。”

“哈哈,看来萧先生艳福不浅呢。”南凌天看了面色苍白的林雨晴一眼,便转过头,拿着酒杯举向萧铭扬,说,“为了艳福,干杯!”

莉莉丝先举起酒杯,看萧铭扬一动不动,黝黑的眼睛里满是风暴,便说:“铭扬刚刚已经喝了很多酒,不能再喝了,我替他喝了这一杯。”

“萧先生和萧夫人的感情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幸福地依偎在萧铭扬的怀里,莉莉丝媚眼如丝,看向南陵天身边的薇薇安,说:“南先生不也一样,身边尽是红粉知己。”

付妮傻傻地看了半天,才扭头看着林雨晴,说:“难道这就是他不告诉你的原因?”

林雨晴一直都在看着萧铭扬,希望他能甩开莉莉丝,带自己离开这个恶心虚伪的地方。可是自始至终,萧铭扬都像是个陌生人一样,眼神冰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萧铭扬又失忆了?不,他早就决定要来意大利,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安排!

林雨晴越想,心中越冷,她想逃,腿却像灌了铅块似的,动弹不得。

萧夫人,萧夫人……莉莉丝是他的萧夫人,那自己又是什么呢?难道真如莉莉丝所说,只是他身边无足轻重的追求者吗?

白亦然左防右防,还是没能阻止他们两个见面,懊恼的同时,满是怨气地看着萧铭扬,觉得他这样对雨晴,实在太过残忍。伸手握着雨晴冰冷的手,白亦然想带她离开,可是林雨晴的眼一直看向萧铭扬,脆弱又坚韧。

“雨晴……”

“你早就知道了?”

白亦然皱着眉,算是默认了。

林雨晴苦笑了下,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再也缝补不起来了。

“亦然,我们走吧。”

看林雨晴快要晕倒是模样,白亦然心疼不已,点了点头,便扶着她的腰,向古堡的门口走去。

死死盯着两个人相握的手,萧铭扬恨不能立刻分开两个人。他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雨晴,刚刚碰到白亦然的时候,他还想让白亦然带着她离开,等自己处理好这边的事,再找雨晴解释。可事情发展得太快,已经脱离了自己的预想,他真的不想看到雨晴受伤的模样……

“等等,想就这样离开吗?”

前面的路,被人死死挡住,声音也有些熟悉,可是林雨晴已经没有心情去追究到底是谁。

Ada走到林雨晴面前,趾高气昂地看着她,目光中满满的不屑,冷哼道:“哼,原来就是见不得光的情fu,你是怎么有脸出现在这里的?人家正牌夫人在这,你还巴巴地赶过来,真是不知羞耻!真不明白雪莉怎么会结交你这种朋友,真应该让大卫管管她,免得被带坏。要我说呢,你就算穿上华服,也掩盖不了你廉价的本质!”

Ada每说一句话,林雨晴的脸就白一分,看得付妮很心疼。神色凶狠地盯着Ada,付妮真想扒光这个女人的头发,看她还嚣张个什么劲儿。

“你嘴巴放干净点,什么情fu,我们雨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