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帮我找回他/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深呼吸了下,张凯枫想将这种陌生的情绪压下去,语气不由转冷,说:“帮助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林雨晴一愣,似乎没想到张凯枫会这么实际,自嘲地笑了下,说:“的确,我身上没什么能让你看上眼的东西。”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硬,张凯枫有些后悔,调整下情绪,脸上重新挂上笑容,说:

“那就陪我吃饭吧,期限一个月,怎么样?”

“这是什么条件。”林雨晴以为张凯枫在说笑,扯着嘴角笑了下。

可是张凯枫的神色狠认真,认真到林雨晴慢慢笑不出来了。看着张凯枫,林雨晴问,“想和你一起吃饭的女人很多,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看上去比较可口,能引起我的食欲。”

充满歧义的话,林雨晴故意没有多想,只是笑笑,说:“很划算的交易,成交。”

……

半个月之后,林雨晴的身体恢复了大半,不需要继续住院,可以出院疗养。

得知这个消息,林雨晴便迫不及待地离开医院,她受够了这里消毒水的味道和单调的病服。

因为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林雨晴没办法乘坐飞机,只能暂时呆在意大利,付妮就为她找了处公寓,虽然不大,但却很温馨。

东方白要忙医院的事,只能赶在周末飞来与付妮团聚,所以平时的时候,公寓里只有付妮和林雨晴两个人。

从花市买了捧百合回来,付妮找了个花瓶,又剪了花枝,仔细地插了进去。

“你今天兴致不错。”

林雨晴煮了壶茶,坐在旁边一面喝,一面看着付妮难得的诗情画意。

口中哼着歌,付妮说:“都说意大利的女人懂得享受生活,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尝试尝试,省得东方总说我不懂情调。”

抿唇笑了下,林雨晴放下杯子,走到付妮身旁随手摆弄着花枝,说:“东方还敢说你不懂情调?那你没修理修理他?”

“怎么叫修理呢,顶多和他据理力争罢了。东方能够提出他的意见,那我也可以用我的方式来对付他。”神色一狠,付妮手中的一朵百合就被捏了下来,看得付妮心疼不已。

侧身的功夫,付妮发现窗子没关,脸色一变,伸手将窗户关合起来,又训斥道,“林雨晴,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吹风,你快离窗户远一点。”

身子向后退了几步,林雨晴无奈地看着付妮,说:“我没有那么娇气,现在已经没事了。”

“可东方说你有事,听你的还是听大夫的?”

瞧付妮不容拒绝的态度,林雨晴也只剩唉声叹气的份儿了。

哎,有个朋友做大夫也未必是件好事,想偷个懒都不行。

将窗户关合好,付妮正好瞧见林雨晴浅笑的侧脸,那么恬淡,让她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如果是以前,萧铭扬失踪了那么久,林雨晴肯定会担心不已,茶不思饭不想的。

可现在她却像没事人一样,除了偶尔会发呆,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如此反常,让付妮觉得这个女人在偷偷酝酿着什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喂,怎么看着我发呆了?”

怔愣片刻,付妮便垂下头,用纸巾擦拭着手上的花粉,说:“没什么。对了,你到底考虑好没有,要不要将两个小家伙接到意大利来啊?”

林雨晴的伤不知什么时候会好,真真和炫儿又很想妈妈,所以付妮提议,将两个孩子接到意大利。

林雨晴也很想两个孩子,可是想到这里的局势,便摇头说道:“算了,这里太危险,我怕会连累到他们两个。”

“可是留在国内就不危险了吗?”

东方白告诉付妮,最近有陌生人在白家附近,似乎在监视两个孩子。

林雨晴要养伤,不能再让这些消息扰乱她的心神,所以付妮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

“我认为,与其让孩子们孤孤单单地呆在国内,倒不如接到意大利,有我和张凯枫照顾着,反倒会安全些。”

最近付妮总是提起张凯枫,这让林雨晴不由感觉诧异,问:“你不是让我离那家伙远一点吗,怎么你对他的态度,倒先转变了?”

“这不都是为了你的小宝贝吗,你说我做了多大的牺牲啊!”

在最近的接触中,付妮发现这个男人很不错,有担当,有智谋,除了讲笑话冷了点,没什么大毛病。

当然,如果付妮亲眼见识过这个男人的手段,就不会这么说了。

“呃,我来的不是时候吧。”

门外传来一阵娇俏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身看去。

“晴天?”

手中拿着水果篮子,晴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明媚活泼,眼神灵动,和婚礼那日的死气沉沉,大相径庭。

向林雨晴笑笑,晴天走了进来,说:“你受伤那么久,我都没抽出空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你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林雨晴将晴天迎进来,并亲自为她倒了杯茶。

手中捧着杯子轻轻抿了口,茶香弥留在唇齿间,沁人心脾。

“我和大卫的婚礼取消了,父亲很生气,为了处理这件事,才耽搁了很久。”仰头看着林雨晴,晴天赞道,“这茶可真好喝。”

“是吗,你喜欢就好,”又为晴天蓄满一杯茶水,林雨晴说,“那你和亦然怎么样了?那家伙住在酒店里,整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根本见不到人,也不清楚你们两个现在到底如何。”

深深叹息了一声,晴天无奈地说:“我父亲都快恨死亦然了,怎么都不同意我和他的事。不过我并不担心,如果父亲逼得紧了,我就和亦然离开意大利,再也不回来了。只是如此一来,最对不住的就是大卫。”

拍了拍晴天的肩膀,林雨晴笑着安慰道:“感情的事,本来就不能勉强,你现在离开大卫,也省得他以后痛苦。早些结束,他也可以找寻属于自己的幸福,你说是吗?”

林雨晴的声音柔柔的,就像根羽毛落在心间,轻轻软软,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