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炫儿对峙凯/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落在病床上,炫儿一本正经地说:“炫儿阿姨,我妈妈在睡觉,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哦哦。”付妮只顾着开心,根本没发现自己和炫儿的身份像调转了似的,她反倒像个听话的孩子,服从着大人的命令。

蹲下身看着真真和炫儿,付妮握着他们的手,问:“我的宝贝,你们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有坏人绑架了你们?”

“没有人绑架我们,是我带着真真偷跑走了。”炫儿说,“我看那些大块头很像坏人,妈咪又没说过不会亲自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靠自己去找妈咪住的地方为好。”

“那你是怎么找到妈咪的公寓的?”

炫儿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自然是拿地址问路人,妈咪之前在电话里提过的。”

这个炫儿,能像个小孩子一点吗,这种情况下不哭不闹,还能冷静地分析,连自己这个大人都未必能做到啊。

伸手抚着炫儿的头顶,晴天回忆着刚刚看到的画面,说:“我回公寓取雨晴的衣物,正好瞧见两个孩子坐在那里等着,旁边还放着小小的行李箱,真真还在哭鼻子,想这一路上肯定很不容易。”

真真拿掉口中的棒棒糖,仰头甜甜地说:“只要想着能见到妈咪,就一点都不辛苦。”

俯身在真真肉呼呼的脸颊上香了一口,付妮自责地说:“这事都怪我,如果是我去接你们的话,就不会因为戒备而逃跑了。”

“付妮阿姨要照顾妈咪,我们可以自己来的。”

瞧炫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晴天感慨道:“雨晴真是教子有方,这两个孩子太懂事了。”

如果自己和亦然以后也能有如此听话懂事的孩子,就好了。

想到这,晴天的脸颊突然红了红。

牵着两个孩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付妮轻声说:“你们千万不要将走丢的事告诉你们妈咪,不然她会担心的,知道吗?”

炫儿很听话地点点头,想着林雨晴昏睡的画面,小小的人儿皱紧了眉,担忧地问:“付妮阿姨,晴天阿姨说妈咪住院了,我妈咪怎么了?”

“呃,她啊,在意大利吃了太多好吃的,吃坏了肚子,大夫让她好好睡觉,休息一下就好了。”

付妮的语气很夸张,且自己认为很有说服力,可炫儿还是一副“你在骗小孩子”的眼神,无声地看着付妮。

这孩子也太精明了,和他说话比和大人说话都要累。

没办法,付妮只得叹息了一声,如实说道:“你们妈咪生病了,要大夫确诊之后,才能知道有多严重。”

“呜呜,我不要妈咪生病,真真要妈咪。”看付妮严肃的神情,真真突然大哭起来,连最爱的棒棒糖都不要了。

“真真别哭,妈咪一定会没事的。而且还有东方叔叔,你忘了,东方叔叔的医术很厉害,有他在,妈咪肯定会没事的。”

真真哽咽着擦擦脸颊,似乎在强忍着哭泣,点点头,说:“嗯,真真相信哥哥,妈咪肯定会没事的。”

看着两个小孩子在互相安慰,晴天和付妮彼此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一抹心疼的神色。

第二天——

张凯枫带着早饭,早早就来到了医院,却在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时愣了一下。

“你是谁?”

听到身后有道稚嫩的声音响起,张凯枫回身看了过去,正好瞧见一个才到自己腰部位置的小不点,满面戒备地看着自己。

看来,他就应该是雨晴的儿子吧。可是这孩子真是像极了萧铭扬,那眉眼,那神情,简直就是萧铭扬的缩小版。

有这个孩子在,恐怕林雨晴一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个男人吧。

炫儿似乎在张凯枫的眼中看懂了什么,冷冷地打量一番之后,走到床边坐了上去,挡住林雨晴,说道:“妈咪还没有醒,你先离开好了,我会在妈咪醒来以后说有人来探望过。”

张凯枫没想到这个小不点见到自己之后一点都不慌乱,还颇为冷静地替自己安排去留,不由对他侧目。

走到床旁,张凯枫替林雨晴掖了掖被角,炫儿沉默地盯着他,眼神沉稳而戒备,就像是一只保护母亲的小兽。

张凯枫突然笑了下,伸手揉乱了炫儿的头发,说:“我不会害你妈妈的,不用这样看着我。”

将头扭到一边,炫儿似乎很反感这样的触碰。

慢条斯理地整理好头发,炫儿说:“你们都说会对我妈咪好,可结果呢?只会让妈咪伤心而已。妈咪有我这个儿子照顾她就够了,根本不需要你们。”

如此故作成熟的语气,让张凯枫开始对炫儿产生兴趣,双手环胸,看着他说道:“可是有些事情,你一个小孩子做不到。就像你妈咪晕倒了,你能抱起她吗?”

“我还要爸爸,爸爸会照顾妈咪的。”

眼神暗了暗,张凯枫很想告诉他,你的爸爸失踪了,甚至有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可转念一想,自己竟然在和一个小孩子置气,不由觉得荒唐,摇头失笑。

“喂,你怎么还不走?”

抬头看着冷言冷语的炫儿,张凯枫觉得自己还挺喜欢这个倔强的小不点,说:“可是你爸爸现在不在,难道你要看着你妈咪难受,却没人照顾吗?”

炫儿咬着嘴唇,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挣扎一番之后,便沉默下来,似乎默认了张凯枫的话。

嘴边带着一抹笑意,张凯枫离开病房,炫儿以为自己触怒了那个男人,忙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过了一会儿,张凯枫带着两杯热果汁回来,站在门口,向门外的方向侧了侧头。

犹豫了下,炫儿还是跳下床,跟着张凯枫走到走廊的休息区。

接过果汁,炫儿小声说了句“谢谢”。

一大一小的人,谁也不再说话,都在专心地喝着手中的热果汁。

“叔叔,你知道我爸爸去哪了吗?”

似乎感受到张凯枫的善意,炫儿放松了戒备,问着心底的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