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不想去幼儿园/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炫儿的话,付妮既羡慕又嫉妒,说:“你们家的宝贝真是太贴心了,如果菲儿能有炫儿一般优秀,我做梦都会笑醒啦。”

如果付妮知道,炫儿的成熟是用什么换来的,她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在旁苦笑了下,林雨晴便拿过幼儿园的资料,给两个宝贝讲解着各家的特色和优势。

炫儿有一下没一下地听着,觉得这些地方和中国的幼儿园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的课外活动会多一些,而且,不用再学无聊的英文歌了。

而真真却越来越感兴趣,胖手指点在其中一张宣传单上,问:“妈咪,这里会举办小公主节呢!妈咪,你觉得真真能参加吗?”

“当然能啦,我们真真就是小公主嘛。”

听了两个孩子的话,林雨晴在这张宣传单上做了个记号,之后便要打电话过去咨询一下。

就在这时,门铃响起,付妮出去开门。

“你怎么知道雨晴刚起来?你是有心电感应呢,还是监视着我们啊?”看着门外的张凯枫,付妮戏谑地说。

或许是因为有雨晴在,付妮才敢开张凯枫的玩笑,而且这家伙也从不会发怒,这也让付妮愈发大胆起来。

似乎已经习惯了付妮的不正经,张凯枫也懒得理她,便问:“雨晴在吗?”

“当然。”说着,付妮让开位置,让张凯枫走近屋内。

听到张凯枫的声音,孩子们都跑了出来,左右围着他,一副开心的样子。

一边抱起一个,张凯枫走到林雨晴身边坐下,正好瞧见她手里的宣传单,笑问:“选中这家幼儿园了?”

“嗯。”林雨晴与张凯枫之间,总是保持着淡淡的疏离感,不管对方多热情体贴,她总是像块不能被捂暖的冰块,冷冷清清。

不过张凯枫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林雨晴,取过她手中的单子看了下,便笑着说:“这肯定是真真选出来的吧。”

听言,真真满面崇拜,抱着他粗壮的手臂蹦跳着,问:“凯枫叔叔你好厉害,但是你是怎么知道是真真选的呢?”

伸手指着上面的卡通公主形象,张凯枫笑着说:“我们真真最喜欢公主了,当然要选这家有公主节的幼儿园啦。”

“凯枫叔叔真聪明!”真真毫不客气地抱住张凯枫,凑过自己的红唇就在他的脸颊上香了下。

瞧着大人孩子都玩成了一团,林雨晴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叮铃——

门铃再次响起。

因为付妮在厨房为孩子们准备水果,所以这次是林雨晴去开的门。

刚一打开门,林雨晴就看一头金色短发的大男孩,向自己笑得灿烂。

“嗨,美女你好,我是凯的朋友,我叫马克。”

听到马克的声音,张凯枫神色一沉,起身就走到门边,神色不郁地说:“你跟踪我?”

“拜托,谁能跟得上你啊,”马克很夸张地说,“我是从这里路过,看到你的车子,才进来看看的。”

“现在你已经看完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看张凯枫异样的神色,马克就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马克换下笑容,苦着脸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朋友,怎么着也应该让我进去喝杯水吧。”

伸手便将企图溜进房内的马克给拦住,张凯枫警告道:“如果你很渴的话,我可以给你家里那位打个电话,我想他很乐意亲自给你送杯水来!”

听到张凯枫语气里的恐吓,马克忙可怜兮兮地看着林雨晴,说:“真是太可惜了,本来我是想在您可爱的家里面小小休息下,可是某些人并不欢迎我,没办法,我只能先走了。再见,美丽的小姐。不过在我离开之前,可否用杯子帮我装一点点的水?我到了吃药的时间,不能拖的呢。”

说着,马克也不知道从哪弄出个药瓶来,显得很虚弱的样子。

林雨晴自然能看出马克的谎言,但是她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便说:“既然你想喝水,就进来吧。”

“雨晴……”

“这里是我家,可以由我做主,不是吗?”

说完,林雨晴便转身走了进去。

马克向张凯枫露出得逞的笑容,而后者真想挥拳头砸向那张可恶的笑脸。

付妮正端着水果盘从厨房走出来,看着一个陌生的帅哥走过来,不由赞道:“哇,这是哪里来的model,真英俊!”

“付妮,”林雨晴不得不在旁边好心地提醒着,“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男瞧,小心你家东方吃醋哦!”

将水果盘放下,付妮一本正经地说:“我只是很单纯地欣赏,又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什么。”

说完,付妮向马克大方地伸出手,说:“你好,我叫付妮。”

付妮的眼中有欣赏,却没有着迷和执着,这种爽朗的感觉让马克觉得很舒服,握着付妮的手就转了下,对着她的手背就要亲吻。

可一个晃神的功夫,大掌里的手就抽了回去,再抬头看着付妮,对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说:“亲手背还是算了,我想我老公可能会介意哦。”

“抱歉。”马克也不是执着的人,见对方反对,便不再坚持。

将水放在桌子上,真真和炫儿便好奇地看着马克。

感受到探究的目光,马克向两位小朋友招了招手,笑道:“嗨,我是马克,你们好!”

谨慎地向马克点了点头,炫儿说:“你好。”

真真没有炫儿那么拘谨,她瞪圆了眼睛看着马克,说:“你长的好像洋娃娃哦。”

单手撑着下颚,马克满是兴味地问:“哦,哪个洋娃娃呢?”

“芭比娃娃的男朋友。”

“小美女,你嘴巴还真甜!”伸手划着真真的小鼻子,马克很得意。

见这人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张凯枫不由失了耐性,催促道:“水你已经喝过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哎,你还真是无情,对自己的朋友可不可以宽容一点,好歹也再让我休息一下嘛。”马克翘着二郎腿,双手摊在沙发上,一副慵懒得意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