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我不会碰她/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克愣了下,说:“嘿,凯,我们不是要聊女人,聊足球一整夜吗,怎么现在就要赶我走?”

“那是你的一厢情愿,”张凯枫不留情面地说,“我没有和人分享秘密的习惯,你已经知道的太多,不想被灭口的话,最好立刻消失。”

“真是无情啊,”马克懒洋洋地站起身,蹭到门口。

“其实你可以把我留下,我能帮你分析女人的心里。你知道的,我的实际经验很丰富,什么样子的女人都能帮你拿下,对了,那个小鬼不是还对画画感兴趣吗,我能帮你辅导那孩子,这样你不就又有机会联系她了吗?喂喂,我这么多作用,放弃我是你的损失哦。”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马克已经被推到门外,可他的双手死死抓着门框,还在不死心地游说着。

不过马克的话提醒了张凯枫。他的确挺林雨晴说过,炫儿喜欢画画,只是一直都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如果这家伙能辅导炫儿的话,也的确是件好事。

双眼怀疑地看着马克,张凯枫问:“你确定,你能好好教炫儿?”

骄傲地昂着下颚,马克臭屁地说:“当然,我可是专业的。”

“好吧,就先信你一次。”

一听这话,马克欢呼着钻了进去,双腿再次架在桌子上,得意洋洋地看着张凯枫。

……

将铅笔放在唇上,马克看着炫儿勾勾画画,眼中提溜地转着。

身子向炫儿这边靠了靠,马克问:“小子,怎么只有你妈妈带着你们,你爸爸呢?”

“爸爸有别的事忙,等他忙完了,就会接我们和妈妈回中国的。”炫儿的目光没有离开画布,仔细地勾画着。

瞧炫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马克觉得很可爱,伸手就在他脸蛋上掐了一把,说:“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样子,那么严肃干嘛?来,给哥哥笑一个!”

抬手嫌恶地擦了脸颊,炫儿一本正经地说:“叔叔,你年纪已经不小了,能不能别那么幼稚!”

“幼稚?!我?!”马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孩如此评价,当时脸就被气歪了,怒道,“你毛长全了没就敢说完幼稚!喂,小孩,快点向我道歉,你如果不能让我开心的话,我就不教你画画了!”

小手在画纸上勾勾抹抹,炫儿头也不抬地说:“随便啊,反正我学画也只是为了让妈咪开心而已,你不来的话,我还觉得耳边清净呢。”

“你……”

马克还是第一次让个小屁孩给拿捏住,以他的怪异脾气,当时就会摔凳子走人。可是想到张凯枫,他只能咬牙忍下来,心想一个小孩子么,早晚有机会从他身上讨回便宜的!

深吸口气,马克甩着铅笔,说:“你是小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其实炫儿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看他的落笔和构图,都很不错。只不过马克心里憋着一口气,不愿意表扬他,还总是找麻烦,让炫儿无法专心完成画作。

无奈地停下画笔,炫儿看着马克说:“你今天不是应该给我讲讲图形构造,阴影的画法之类的吗,干嘛总是找我用色方面的错误?那不是下一课才该讲的吗?”

听了这话,马克还是很吃惊的,就用法语嘀咕了句“怪胎。”

“我不是怪胎,充其量只是天才而已。”

身子差点跌到椅子下面,马克问:“你不是没学过法语吗?”

“前几天看了点法国动画片,然后就自学了点。”

双手撸着袖子,马克心想不用点真本事,是降不住这小家伙了。

拿过炫儿手里的笔,马克开始完成下半部的画作,没多一会儿,一副上等的人物油彩画就完成了。

画完之后,马克得意地看着炫儿,那表情好像在说,看我很厉害吧。

炫儿白了马克一眼,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张干净的画纸。

开始的时候,马克还以为这孩子开窍了,要虚心向自己讨教讨教,可当他看着炫儿熟练的笔法,一点一点复制了刚刚自己的那张画,最后一丝不差地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彻底傻了眼。

将自己的画笔仔细收好,炫儿冷冷地说:“你就这么点水平吗?简直是连五岁的孩子都比不上。喂,我说你在国际上得的那些奖,该不会是买回来的吧!”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绣花枕头,虚有其表!”

“你……”

林雨晴和张凯枫等人在客厅喝着茶,彼此谈笑着,气氛还比较融洽。可是突然,小卧室的门被甩开,马克气冲冲地从里面走出来,眼睛里面还喷着活。

走到张凯枫面前,马克喷着粗气,怒道:“张凯枫,你自己去教那小屁孩画画吧,我回去休息了!”

真是,浪费了一天在个小孩子身上,什么消息没套出来,反倒窝了一肚子的火,还是被小孩子给摆了一道,真是郁闷!有这时间去花天酒地好不好!有这么个儿子,他可真替张凯枫感到可怜。

见马克这幅样子,林雨晴便知道肯定和炫儿有关,忙抱歉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炫儿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我先替他向你道歉。”

“不,是我能力有限,教不了他,您的儿子是个天才,我这种庸才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说完,马克便气冲冲地离开。

看马克被气得不轻,林雨晴忙去小卧室,看着收拾着画具的炫儿,皱眉问道:“炫儿,到底发生什么了,马克怎么那么生气?”

炫儿低着头,沉沉地说:“这个人问东问西的,又说爸爸的坏话,我不喜欢他。”

要说马克能做出这些事,张凯枫完全能预料得到,只是没想到他连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还让场面变得如此尴尬。眸色沉了沉,张凯枫抱歉地说道:“马克就是这么离经叛道,我都拿他没办法。可是他人不坏,就是嘴巴臭,炫儿讨厌他也是难免的事。”

话虽如此,可毕竟是自己请人来辅导炫儿的,林雨晴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