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和乐融融/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付妮手上的鲤鱼,真真和炫儿不由欢呼起来,

坐在柔软的垫子上,林雨晴微微眯起眼,看着孩子们玩的不亦乐乎,心底有种说不出惬意。

慢慢的,林雨晴靠在小矮桌上睡着了。阳光从树叶缝隙照射下来,落在林雨晴的脸颊上,让她的睡颜显得流光溢彩。

将一条披肩围在林雨晴的肩头,张凯枫满是爱意地看着她,眼神能将人融化。

他也只有在林雨晴看不见的时候,才能肆无忌惮地流露出爱意。他怕吓着这个小女人,总是将情感压抑起来。现在她沉入梦乡,张凯枫终于能够释放自己的感情,深深凝视着林雨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忙,只有马克无聊地四处看着,怎么想,自己都好像是多余的那个。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马克拿出炫儿的画夹,站在一旁,随意涂鸦着。

在这一刻,时间好像停止,每个人都享受着快乐,忘记烦恼。

只是如画般的风景下,有一个人却无暇欣赏,她看着这里的每个人,死死握紧了拳。

不知何时,林雨晴幽幽转醒,发现自己睡着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炫儿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妈咪呢。”

伸手搅动着玻璃罐子里的鱼儿,炫儿说:“妈咪很累,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啊。”

孩子们都没睡着,自己却昏睡那么久,林雨晴还是觉得很脸红,起身说:“孩子们都饿了吧,妈咪给你们准备午饭。”

“不必了,”真真举着一根棒棒糖说,“马克叔叔已经在准备了,咱们马上就能吃饭喽。”

马克?

向旁边看过去,林雨晴正好瞧见马克在垫子上整理食物,左边还架着炭火架,上面铺着腌制好的牛肉。

到底是玩艺术的,即便在做着琐碎的事,可举手投机间,还是有一种典雅的艺术范儿。只是本该拿着画笔的手指,现在熟练地翻着牛肉,这让林雨晴觉得很别扭。

“马克是来教炫儿画画的,去做这些不好吧。”

“没关系,反正那家伙闲得很,找点事情做也好。”

夹着牛肉的手僵了僵,马克心里恨恨,暗想什么叫做我很闲?人家有时间去和美女约会好不好,跑到这里给人做苦力,还没一句好听的话,真是吃力不讨好!

用力摔着牛肉,马克在心里不断腹诽,觉得自己交友不慎,让张凯枫如此奚落。

“牛肉不能这样烤,会糊掉的。”

小小的人站在马克旁边,伸手拿过夹子,像模像样地翻转着。

向旁边退了几步,马克总算可以休息下,端着臂膀睨着炫儿,说:“你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来帮忙?”

“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牛肉很贵,浪费不好。而且我们都饿了,如果你烤不好的话,我们就没的吃。”

这个臭小子!

看着炫儿一副嫌弃的样子,马克真想抱起他狠狠揍一顿。可是有张凯枫在,自己也只能想想罢了。

气哼哼地坐在草地上,马克打开罐啤酒就全部灌了下去。

瞧马克回来,张凯枫便问:“怎么回来了,牛肉都烤完了?”

“哼,有那位天才少年在,哪里还需要我来插手!”

瞧马克一副吃瘪的样子,付妮在旁吃吃地笑着,说:“还真是奇怪了,你一个大人怎么总会被炫儿吃的死死的?而且炫儿对别人都是很好脾气,唯独对你,总是针尖对麦芒似的,真是搞不明白你们两个。”

马克撇了撇嘴,说:“其实我一直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只有五岁,你们看他哪里像那么大孩子啊?我记得自己这么大的时候,还因为背不下琴谱而被父亲打,你们看看那小子,能被什么难倒?”

“炫儿也想像个普通孩子一样,在家庭关爱中无忧地长大。”林雨晴突然开口,带着几分怅然说,“只是他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尝遍世间冷暖,见识了太多冷酷无情,才会在小小年纪便成熟的像个大人。这是我的失责,没能保护好炫儿。”

“雨晴……”付妮抚着她的肩膀,说,“你已经把炫儿培养得很好了,真的。而且他还有我们这么多叔叔阿姨疼他,不会让他享受的关少一分的。”

“没错,雨晴,你已经做的很好,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真真和炫儿能有你这样的妈咪,已经很幸运了。”

“是啊妈咪,真真很爱你,哥哥也一样。”

看着周围的人都在劝导着林雨晴,马克也不由自主地说:“如果炫儿那小子都算教育失败的话,那我们干脆别活了。”

红着眼眶点点头,林雨晴说:“嗯,我也很庆幸能成为炫儿和真真的妈咪,有他们陪着我,再苦的日子也会熬过去的。”

“妈咪,可以开饭喽!”

炫儿优雅得如同一个小王子,回身看着林雨晴,轻轻勾动着嘴角。

那一刻,林雨晴好像看到了萧铭扬,心中晦涩难忍。

铭扬,你到底在哪里?我和孩子们都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虽然心底南郭,但是当林雨晴再次抬头的时候,还是像往常一样,笑容温婉,说:“好啦,大家快去尝尝炫儿的手艺吧。”

吃过午饭,付妮陪着孩子们做游戏,马克似乎对炫儿有了改观,也跟着一起疯起来。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林雨晴看着孩子们欢闹的画面,竟然又睡着了。当她再次醒来时,正好瞧见张凯枫意味不明的眼神。

困顿地揉着自己的眼,林雨晴抱歉地笑笑,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很困的样子,好像睡不够。”

张凯枫神色一凝,心底的钝痛弥漫开来。

东方白已经给雨晴检查过,说她脑中的淤血已经形成血块,压迫到脑神经。

本来,像她这种情况进行一次手术就可以,可偏偏雨晴之前头部受过重创,如果进行手术的话会有加大风险,甚至会永远都醒不过来。

现在只能用物理方法促进血块吸收,减缓脑神经的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