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受宠若惊/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张凯枫出现在林雨晴的门外时,她还很吃惊,说:“你从哪过来的,真快。”

“哦,我在附近办点事,顺便过来的。”

到现在,张凯枫也没告诉过雨晴,自己就住在她的隔壁。平时他都会故意拖延时间来掩盖这个事实,可是今天他实在等不及了,小跑着就赶了过来。

起身泡了一杯茶,林雨晴将其放在张凯枫面前,而后又为自己也泡了一杯。

看着那杯碧螺春,张凯枫关切地说道:“饮茶会刺激神经,还是喝点果汁吧。厨房昨天还有几颗苹果,我去帮你榨一杯。”

说着,张凯枫就起身要去厨房。

“不必了,”林雨晴打断了他,微微侧过头,说,“我有事和你说,你先坐下。”

真真和炫儿去了幼儿园,付妮陪着东方去了,现在家里只有林雨晴和张凯枫两个人。林雨晴严肃的态度,让张凯枫突然紧张起来,加之房内没有别人,他连缓解气氛的机会都没有。

正当张凯枫忐忑不安的时候,林雨晴突然拿出一个盒子,递到张凯枫的面前说:“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你尝尝。”

林雨晴和善的态度,让张凯枫受宠若惊。可她眼底冷漠的波光,又让张凯枫觉得遍体生寒。

抬手拿起一块点心,张凯枫根本就没尝出什么滋味,抬眼看向林雨晴,好像在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

真没想到,他张凯枫也会有任人屠宰的一日,且还是心甘情愿,这算不算因果循环呢?

“不要再惩罚Ada了。”

张凯枫还在沉思着身,林雨晴突然开口,让他一愣,抬头看着林雨晴,发现她正低着头,看不清眼底的神情。

“你今天让我来,就是说这件事?”

“不然呢?”

林雨晴毫不迟疑的回答,让张凯枫语塞,心底突然产生一种不安感。

双手握着温暖的茶杯,林雨晴并没有饮啜,只是那样握着,说:“我对她已经没有恨,而且她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何必再纠缠?”

“如果这样做能让你开心,我可以放过Ada。”

张凯枫不想再让那个不相干的女人,破坏自己和林雨晴之间的感情,所以她如何要求,自己就会如何做。

“还有,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吧。”

刚刚放松的心情,一下沉入谷底,张凯枫抬头死死盯着林雨晴,好像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刚刚说什么?”

深深呼吸了下,林雨晴知道自己这样说肯定会伤了他的心,可是再这样纠缠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倒不如现在就切断联系,以后不再有牵扯。

“我说,我们不要再联……”

砰——

林雨晴的话还没说完,张凯枫握拳就狠狠打在墙面上,鲜血顺着指缝流下,可他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

眼睛被那抹红刺痛,林雨晴咬着唇,别过头去,好像没看到什么一般,冷漠地说:“你这是何必?根本也改变不了什么!”

张凯枫像是不认识林雨晴一眼,用力瞪着她,不想放过她每一个神情变化。可是林雨晴却不再看向自己,好像一眼都是多余的。

“林雨晴,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冷酷的话?”

“冷酷吗?”

林雨晴笑笑,说:“我们什么关系,我要对你热情得像是春天?张凯枫,从开始的时候我就告诉你,我们之间没可能,死缠烂打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放手,还能落得一个潇洒。”

“潇洒?难道我不想吗??从我第一天认识你开始,我就注定了会一败涂地!”

靠在墙壁上,张凯枫的心很痛。可是林雨晴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扭着头望向窗外,神情冷漠。

收回目光,张凯枫握紧了拳,问:“如果是因为Ada那件事,我向你道歉,是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我甚至可以将她的家族产业悉数返回,只要你能原谅我,我就……”

“根本不是那回事,”林雨晴打断了张凯枫的话,说,“我们之间有太多不同,又彼此固执,想说服对方真的很难。我想,以后这样的事还会有很多,我肯定会看不惯你的作风,而你嫌弃我的软弱。与其如此,倒不如……做个陌生人。”

陌生人?这个女人还真是心狠啊!

张凯枫自嘲地笑笑,问:“连朋友都不能做吗?”

“如果只是单纯的朋友,或许可以。可是你心里怎么想的,我知道,你自己也知道,何必自欺欺人呢?倒不如放手,给彼此一个清净。”

重新坐回椅子上,张凯枫双手拽着自己的头发,显得很痛苦,自言自语地说:“我已经什么都不要求,只希望里在你身边,连这都不可以吗?”

看着张凯枫如此痛苦,林雨晴觉得自己真是很残忍,好几次都想伸出手安慰他,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抿着唇,林雨晴说:“你别这样,这根本不是你的作风。你是张凯枫啊,怎么会为了谁这样卑躬屈膝?你是一个时代的统领者,不该软弱的。”

“是啊,我也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张凯枫揉了揉脸颊,抬头,疲惫地看向林雨晴,眼底的晦暗让人感受到无言的绝望,“我之前的纠缠,让你感到困惑,抱歉了。既然你不希望我再出现,那么,我便如了你的愿。”

见张凯枫起身要走,林雨晴问:“你的手……”

“你已经让我遍体鳞伤,还会在乎这一点点皮肉伤吗?”

其实,张凯枫就是用言语在激林雨晴,希望能让她的善良挽留自己。可是林雨晴却低着头,掩盖住所有的神色。

她是不是庆幸,一个大麻烦终于离开了?林雨晴,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就一点点感动都没有吗?甚至让我留在你身边,都那么难以接受?

两个人,就那样沉默地站着,一个目光灼灼,另一个不愿面对。

似乎这次,林雨晴是认真的。

一想到这,张凯枫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之前,不管经历多么凶险、困苦的日子,他都能支撑着走下去。可现在,仅仅因为一个小女人的话,就让他心如死灰,还真是可笑的对比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