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酒醉一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苦涩地勾着嘴角,张凯枫再次看了眼林雨晴,转身沉默地离开。

听到关门的声音,林雨晴抬头看去,瞳孔慢慢紧锁。

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接受一个人的心,真的比伤害一个人的情难吗?铭扬,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可为了你,为了张凯枫他自己,我不得不这么做。

从派对上回来,马克口中哼着歌,拿着私自配来的钥匙就打开了门。

往日的这个时候,张凯枫肯定去幼儿园接两个孩子,所以马克才会这样肆无忌惮地溜进去,打算一会儿给他一个大惊喜。

可今天刚一进去,马克就闻到一阵呛人的酒味,不由皱着眉说:“怎么回事,家里进贼了?”

话音落下,马克就踢到一个空的酒瓶,还险些将他绊倒。

口中咒骂了一声,马克随手按下开关,就见一团黑影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马克戒备地走过去,伸手将那人扯拽过来,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凯枫。

自从马克认识张凯枫以来,他从没见这家伙喝醉过。张凯枫喜欢保持清醒,不管什么样的饭局,就算表面上醉得不省人事,他都会留有几分清醒。可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叫了好几声他都没反应?

该不会是酒精中毒了吧?

马克刚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张凯枫悠悠转醒,眼神凶狠地盯着马克。

“嗨老兄,别这么看我,我是马克,可不是小偷!”

瞧他那可怕的样子,马克忙提醒着他,生怕这家伙迷糊起来,把自己做掉。

身上的警惕感慢慢消失,张凯枫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嗯……我是闻到你屋子里有酒味,怕你自己一个人喝没意思,来陪陪你。”

这话似乎很让张凯枫满意,回身不知从哪里弄出瓶威士忌,扔到马克怀里,说:“既然来陪酒,那就把这瓶都喝了!”

“不是吧,你是认真的?”马克苦着脸看着怀里的威士忌,说,“把这都喝下去,我可以直接睡上三天。”

“没用的家伙!”张凯枫抱怨了句,说,“我都已经喝了五瓶,还是这么清醒,根本就没醉的感觉。我说,这东西该不会兑水了吧?”

“五瓶?”马克像是在看一个疯子,说,“你要不要命了,喝那么多!快别喝了!”

说着,马克作势就要将酒瓶抢过来。

可是张凯枫却躲避开,自顾自地喝着,说:“我张凯枫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还能喝酒喝死?我不信,今天要试试看。”

瞧张凯枫反常的样子,马克很头疼,张口问:“你今天到底受什么刺激了,是不是和林雨晴有关系?”

一听到这个名字,张凯枫眼睛发红,像是一头受伤的野狼,抬手就将手里的瓶子狠狠扔到墙上,怒道:“别和提那个女人!她就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还真和她有关系啊。

马克叹了口气,暗想也只有那个女人,才能让冷酷无情的张凯枫,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

“说说吧,你和她之间到底怎么了,吵架了?”

狠狠灌下一口酒,张凯枫说:“如果是吵架的话,那还有和好的可能。可是她更狠,直接就让我别联系她!呵,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教训一个想害她的女人吗?就为了那种贱女人,她就不想再见到我?林雨晴,你还真是够狠!”

让张凯枫借酒消愁的事,在马克听来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嘟囔了句,说:“那不还是吵架了嘛。我说你也太认真了吧,女人的话从来都是听听就算了,你干嘛那么认真,难道还真的不再联系?你能舍得吗?如果你能狠心做到的话,也不会吃这么多苦,守在她身边这么久却什么都不敢做了。”

是啊,自己舍得吗?那个女人已经在心底深深扎下了根,想要忘记她,何其难啊……

“不然要怎么办呢?”张凯枫颓废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显得力不从心。他从没有过这种无力感,看着马克问,“我连在她身边默默守候的资格都没有了,还能做什么呢?”

本来,他以为自己毫无所求,林雨晴就会默许自己的存在,可没想到,原来连这都是一种奢望啊。

马克从没见过张凯枫这么痛苦的模样,虽然很想戏谑几句,但还是关心地说:“老兄,你不是很聪明嘛,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了呢?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喜欢口是心非的。她说不想再见你,不过就是气话罢了,和你怄气而已,如果你当真的话,你就输了。”

“不,雨晴不是那种人,她……”

“你是猪脑子吗?”马克发现,张凯枫固执起来的时候真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不由提高了声掉说,语气不容拒绝,说,“林雨晴再怎么与众不同,她也是女人啊,是女人就都要哄的。她生气了,叫你走你就走,那你活该在这里喝闷酒!”

虽然马克的语气不太好,可是张凯枫听出里面的期望,忙睁着迷蒙的眼,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抬手搭在张凯枫的肩膀上,马克神秘兮兮地说:“女人生气的时候呢,什么狠话都会说,但她们只是想要发泄,却从没仔细想过她们到底说了什么。这个时候,你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地听着,千万别顶嘴,待人家发完脾气,你再好言相劝。态度认真点,肯定会求得原谅。”

“真是这样吗?”

“当然了!”马克一副情感专家的样子,说,“哎,本来很简单的事,却被你弄得这么严肃,也怪让女方下不来台的。你现在听我的话,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再想想如何能哄得林雨晴回心转意。和女人之间的对抗,就是斗智斗勇,如果你认输的话,那可真是太蠢了。”

似乎觉得马克的话很有道理,张凯枫将酒瓶扔到一边,手肘拄着沙发就要站起身。

伸手扶起张凯枫,马克本想让他去洗个澡。可是没先搞到那家伙屁股一挪,竟然找个舒服的姿势,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瞧这家伙睡得那么沉,马克不由摇了摇头,找了条毯子帮他盖了上去。

还说自己不会喝醉呢,这不也昏死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