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分手的秘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沙发上,后脑枕着软垫,于薇说道:“这家伙疑心很重,总是想些有的没的,而我又是直性子,喜欢有什么说什么,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总是争吵。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语气将就着,不如彼此分开。”

“那孩子呢?”林雨晴皱着眉,说,“孩子是无辜的,你们分开了,那孩子不就没有父亲了吗?你是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真的很难。”

苦涩地勾着唇角,于薇看着天花板,喃喃着说:“不顾有多难,恐怕我都没机会体验了呢。”

林雨晴想了半天,再联想今天于薇的状态,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这种话她实在不忍心说出口,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孩子……”

于薇的眼神忽明忽暗,声音死气沉沉,目光空洞,说:“没有了,以后再也没有孩子了。”

“怎么会这样呢……”

林雨晴紧紧皱着眉,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

原本,她认为于薇是幸福的,有爱她的男人,有一份自己喜欢的事业,还有了可爱的宝宝,完美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慢慢回过神来,于薇自嘲地笑笑,说:“男欢女爱,本来就是这样,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开。现在发现彼此不合适,总比结婚以后再离婚要好。”

可是孩子呢,孩子是怎么没有的?

林雨晴很想仔细问问于薇,可又怕触动于薇的伤心事,只得默默放在心里,找机会再询问了。伸手将于薇的头放在自己腿上,林雨晴像以前一样,帮于薇按摩着头顶,笑容平静,说:“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支持你的。”

林雨晴的笑容,好像拥有神奇的魔法,恬淡平静之下,能抚平人心底的伤痛。

微微闭着眼,于薇嘴角重新扬起笑容,感叹道:“还有有闺蜜好哇,早知道我就早点投奔你了,省得一个人在毛里求斯,天天看海,都快郁闷了。”

手臂一撑,于薇坐起身,看着林雨晴问:“现在来说说你吧,你和萧铭扬怎么回事,刚刚那个很有存在感的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林雨晴神色明灭,双手紧紧握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铭扬他,失踪了。”

“什么,他又失踪了?”于薇皱着眉,说,“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三番两次的失踪,让你担心,他就不知道要小心些吗?”

“这次不一样,铭扬很有可能遇到了危险。”林雨晴紧紧皱着眉,说,“铭扬的爷爷一直想让他放弃国内的一切,包括我,回英国接手家族产业。可是铭扬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爷爷就用了各种手段,想让铭扬低头。现在,他的失踪也和萧家有关系,张凯枫说,铭扬现在就在萧家的某处宅院,只要发现他的踪迹,就能把他揪出来。”

“刚刚那个男人,就是叫张凯枫的?”

林雨晴所有的心思都在想着萧铭扬,听于薇这样问,愣了下,而后点点头。

想到刚刚那个充满压迫感的男人,于薇语气肯定,说:“那个男人,他对你有所企图吧。”

林雨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于薇了解林雨晴,她对萧铭扬是不会变心的,不管身边出现多优秀的人,都不会动摇她的决心。可是现在,于薇从林雨晴的眼里看到了迷茫,这是以前从不会有的情况,难道,她真的对那个男人动心了?

“雨晴,你累了吗?”

林雨晴愣了下,似乎没明白于薇话中的含义。

“和萧铭扬坚持下去,会累吗?”

抬头看着于薇,林雨晴笑着摇摇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在想,我和张凯枫什么关系吧。其实我对他只有感激,并没有其他。张凯枫是很好的人,所以,我不忍心让他守着一份注定没有回报的感情。”

“而且,我从没想过离开铭扬,就算再辛苦,再困难,也只是暂时的,只要挺过困苦,我和他之间就会雨过天晴。我与铭扬经历了那么多困难,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想,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

“嗯,这才才是我认识的林雨晴嘛,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于薇单手撑着下颚,笑看着林雨晴,说,“我相信你和铭扬,一定会幸福的。”

付妮带着孩子们走了一大圈,才去中餐馆买了几份中国菜,又带着啤酒,大包小裹地回到公寓。

刚一进门,几个人就闻到一阵香甜的味道,勾得真真流了口水,小鼻子还使劲儿闻了闻,赞叹道:“真香啊!”

手中带着隔热手套,于薇捧着铁盘走出来,瞧着几个人笑眯眯地说:“宝贝们回来啦,快来尝尝于薇阿姨的手艺,阿姨做了烤坚果哟!”

真真眼巴巴地走到于薇面前,看着秀色可餐的烤坚果,舔着嘴唇。于薇也知道这丫头是什么脾气,随手拿了一粒就放入真真的嘴里。

“好吃吗?”

忙不迭地点着头,真真说:“好香!”

得到表情,于薇很是开心,将铁盘放在桌上,说:“我再去拌一份沙拉,咱们就可以开饭啦!”

大人们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大餐,而孩子们则摆弄着积木,翘首以待着。

这一晚,三个女人都很尽兴,她们还喝了一点酒,天南海北地聊着。只是于薇和林雨晴都很有默契,没有提起孩子的事。

第二天——

于薇还在睡,林雨晴早早就起来,准备送孩子们去幼儿园。

不出意外的,几个人刚一出门,就在门外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

低过头,林雨晴握着孩子们的书包,静静从那个人的身边走过去。

可真真对张凯枫很热情,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因为昨天喝了点酒,林雨晴头有些疼,总了几步,便捂着额头,有些疲惫的样子。

炫儿体贴地牵着林雨晴的手,说:“妈咪,让我和真真自己背着书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