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酒后吐真言/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第一次见面,怎么也得喝点,你说对不对?”

“啊,喝点?”马克愣了下,问,“喝什么啊?”

“当然是喝就了,”于薇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中国人喜欢以酒会友,你既然来了,不喝些酒就是对你的不敬。来来来,关系铁不铁,全在酒里面了!”

马克迷迷糊糊地被于薇按在椅子上,满脑袋的问号,心想以前怎么没听凯说过中国人还有这种礼节呢。

林雨晴是知道于薇的酒量的,怕她又酒后乱性,就将她拽到一边,低声说:“于薇,你要干嘛啊?别胡闹了!”

“开心嘛,当然要喝酒助兴了。”于薇向林雨晴使了个眼色,而后转身看着马克,挑衅地说,“喂,既然你想和我们做朋友,这点面子总还是要给的吧。如果你不喝,就是觉得自己酒量不行,还不如一个女人!”

“开什么玩笑,喝酒我可是很在行的。”马克像是被侮辱了一样,梗着脖子为自己辩解着。

听了这话,于薇甩了个指响,回身就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拉菲,熟练地启瓶,为自己和马克斟酒,而后举杯说:“来,为我们的相识,干一杯。”

马克举起酒杯,神态优雅,可还没把杯子放在唇边,就看于薇仰头把杯里的酒喝个干净,不由有些傻眼。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喝红酒的,这和牛饮有什么区别?

可于薇正看着自己呢,如果退缩的话,岂不被个女人比下去了?

咬了咬牙,马克也一饮而尽,只是心里还为这红酒惋惜,不能仔细品鉴了。

接着,于薇一杯又一杯地喝,马克为了面子,一直作陪,没一会儿的功夫,一瓶红酒就见了底。

“这些度数低的酒喝起来就是不过瘾。雨晴,去把那瓶二锅头拿来,咱们接着喝。”

还喝?

马克头已经晕了,心想这女人怎么这么能喝,她的胃是铁做的吗?可自己已经上了贼船,就只能一路走到黑了,现在服输,肯定会被笑话的。

没办法,马克只得再端起一杯白酒,仰头就喝了下去。

只是这次,马克忽略了白酒的威力,刚一杯进肚,转身就跑到厕所里狂吐。

马克感觉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借着天旋地转,头痛欲裂。最后,马克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歪,就坐在了洗手间的门口。

抬手擦了擦嘴角,于薇冷哼了一声,看着坐在地面上摇头晃脑的马克,说:“就这么点酒量,也好意思和我拼酒!”

林雨晴递给于薇一杯水,问:“于薇,你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就因为喝酒,于薇可没少出丑,自己还总是照顾酒醉的她。可是现在,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喝酒就像是喝水一样,看得自己担心死了。

接过水漱了漱口,于薇安抚地看着林雨晴,说:“人总是会变得,况且只是喝酒而已,喝得习惯了,自然就练出酒量了。”

不知为何,林雨晴听了于薇的话,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借酒消愁。虽然她的语气很淡然,可是这个过程一定很残忍。于薇一定有过一段很不开心的时光,喝了很多酒,才会练就现在的酒量吧。

想到这,林雨晴很心疼,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其实也很希望找个肩膀依靠,只是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才会今天的彻悟和潇洒。

于薇倒没有林雨晴那般多愁善感,她伸手拍了拍马克的脸颊,问:“还喝不喝了?”

“喝,今天一定要喝的不醉不归!”

见马克一副迷糊的样子,于薇就知道他已经喝到头了,再喝下去就会昏睡过去,那自己也别想问出什么了。

勾起红唇,于薇半是诱哄地问:“谁让你来做炫儿的老师的,是张凯枫吗?”

“不是,那个胆小的家伙,只会在心里想,不会主动出击,是我看不下去了,才决定帮他一把。”

听了这话,林雨晴脸色有些不自在,回身便让付妮带着两个看热闹的孩子回了房间。

“那我在问你,既然张凯枫都已经不缠着雨晴了,你干嘛还总是来找我们雨晴的麻烦?是不是张凯枫给过你暗示,让你来的?”

“哎呀都说不是了,你这女人脑子有问题吧!”

马克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就站起身,红着眼睛死死瞪着于薇,满嘴的酒气,说,“如果那个傻瓜肯用点手段的话,也不会被情伤得那么深了!是我看不过去,才来打听打听,看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一定要弄成现在这幅样子。”

晃悠着站起身,马克说:“那家伙表面上看着心狠,可实际上是很重情重义的,一旦认准的人,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我都劝过他啦,林雨晴是有老公的人,人家过的幸福不幸福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可他偏偏就忘不了她,把自己弄得那么痛苦,谁会心疼他?”

马克还在说着什么,林雨晴听的心里有些难过,转过身,空洞的眼神落在窗边的一盆白色水仙花上。

见马克开始说些有的没的,于薇便将他扔到沙发上,任由他自己在喋喋不休,而后转身看着林雨晴,说:“看来那个张凯枫对你很认真。”

认真吗?可为什么呢,她明明没给过他机会,也明确拒绝过他,这个人怎么就不会知难而退呢?

林雨晴叹息了一声,说:“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等着铭扬回来,怎么就那么难呢?”

“谁让你魅力难挡,让男人见到你,就着迷不已。”于薇戏谑了一句,便伸手在马克身上找出一部手机,从里面找出个号码就拨了过去。

“喂,是张凯枫先生吗?你的朋友马克喝醉了,在雨晴这里,麻烦你来将他接走。”

很明显,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好像在酝酿着暴风骤雨,好一会儿,才说了个“好”字。

挂断电话,于薇扬了扬眉,说:“我猜,等马克醒来之后,肯定还有的头疼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