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出现意外/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仔细想了下,林雨晴便释然了。想来,那些人是应该是张凯枫派来的吧。林雨晴很想告诉张凯枫,让他放下自己,可现在连他人都见不到,根本无从开口。

与林雨晴告别之后,白亦然便和晴天去了机场,打算乘坐今晚的飞机回中国。

看着白亦然的车子慢慢离开,真真从窗户边跑过来,扑在林雨晴的怀里,说:“妈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白叔叔呢?”

伸手环着真真胖胖的身体,林雨晴点着她的鼻子,说:“不是才和白叔叔分开吗,怎么就想人家啦?”

“真真只是希望多些人陪着妈咪嘛,”真真仰起头,很认真地说,“妈咪不开心,连笑容都是苦苦的,真真不希望妈咪这样。”

林雨晴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不希望影响到孩子们。没想到真真那么敏感,还是感受到自己的不快乐。

用手帕擦着真真的手掌,林雨晴俯下身,看着自己的女儿,说:“虽然妈咪很累,可是妈咪有你和炫儿啊,看到你们,多苦妈咪都不怕。真真不必担心妈咪,妈咪是大人,会想办法让自己快乐的,知道吗?”

似乎有些没太听懂,真真懵懂地点点头。

拥着小小的身体,林雨晴无声地叹了一声,心想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用责任让两个孩子快乐的成长,不能让自己的烦恼影响了孩子们。

心中如此想着,林雨晴便决定去买些鲜花回来,装饰房间,也能换个心情。

哄两个孩子睡觉之后,林雨晴便决定去找于薇,两个人一起与买花。

于薇是个闲不住的,来意大利没多久,就嚷嚷着闲不下去,要找点事情做。这女人出去跑了几天,回来便说她找到一份兼职,做金融顾问,只需要在工作日的上午做几个小时就可以。

看于薇慢慢忙碌起来,林雨晴觉得她现在的状态也不错,有了新朋友和新事业,心情也开朗不少。

斜挎着包包,林雨晴去了于薇的公司,在楼下给她打了个电话,约了下时间。

没一刻钟的功夫,于薇便匆匆赶来,见到林雨晴就大吐苦水,“我说你这女人,就不知道预约下时间吗,我还有两个客户没谈,就下来陪你了。”

“啊,那你快回去工作吧,我可以在附近的咖啡店等你的。”

林雨晴有些不好意思,忙推着于薇,让她快点回去。

“算啦,工作哪有陪闺蜜重要啊,”于薇搂着林雨晴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客户已经交给同事搞定了,我们就安安心心地逛街吧。”

无奈地笑了下,林雨晴说:“你呀,原来跟个工作狂似的,现在反倒一点都不上心了。”

“我又不缺钱,只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干嘛让自己那么累啊。”

瞧这女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林雨晴真替她的老板感到无奈。

花店里——

看着琳琅满目的鲜花,林雨晴挑花了眼,左看右看,不知道该买什么花。

于薇握着一支百合,问:“怎么看你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想买什么?”

“是啊,品种太多了,反倒不知道该如何选。”林雨晴有些苦恼,单手支着下颚,微微皱着眉。

目光随便落在花朵上,于薇指着前面的花枝,建议道:“我看那边的蔷薇花就不错,颜色挺鲜艳的。”

“蔷薇啊……有刺,我怕会扎到真真的手。”

“那马蹄莲呢,大方素雅,很适合养在客厅里。”

“炫儿不喜欢那个味道,觉得很臭。”

“实在不行,那就百合好了,好看又好闻,孩子们肯定喜欢。”说着,于薇举起手中的百合花,向林雨晴建议着。

可林雨晴还是不满意,说:“上个礼拜才买过百合,如果再买这花,孩子们也会腻。”

这个女人,真是太难伺候了!

自己的建议全被否决,于薇不由气恼,干脆站在一旁,看着这女人自己苦恼好了。

黝黑的目光流连在花朵之上,林雨晴叹气,心想自己还真是个选择恐惧症患者啊。

不行不行,可不能在这方面浪费那么多时间!

林雨晴一狠心,买了一捧郁金香,黄色、粉色都有,煞是好看。

叮铃铃——

刚付过钱,包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惊得林雨晴一跳,而后拿起电话,发现上面的号码很熟悉。

是张凯枫……这家伙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犹豫了下,林雨晴还是借起电话,“喂”了一声。

“快来医院一趟,白亦然和晴天出车祸了!”

林雨晴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缓了半晌才问:“你刚刚,说什么?谁出车祸了?”

“白亦然,晴天!”

啪——

手中的花束掉了地面上,林雨晴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明明刚刚还在一起吃饭的人,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出了危险?他们才刚刚开始幸福之路,上天为什么对他们那么残忍?

于薇见林雨晴神态不对,忙关切地问:“怎么了?”

僵硬地扭过头,林雨晴眼睛泛红,说:“亦然和晴天出事了!”

……

安静的病房内,美丽的少女静静躺在床上,原本年轻漂亮的脸庞,变得毫无血色,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伸手捂着嘴唇,付妮红了眼眶,说:“晴天那么爱漂亮,看到额头上缠着纱布,肯定要不开心的。”

于薇虽然才刚刚认识这个女孩子,但是她很喜欢爽朗的晴天,听付妮这样说,沉重地叹息了一声。

两个小小的孩子站在窗旁,瞪圆了眼睛,似乎还不能理解躺在ICU病房的意义。

真真仰头看着林雨晴,问:“妈咪,晴天阿姨什么时候醒过来啊?”

“应该快了。”林雨晴不忍心和孩子们说出残酷的事实,因为很有可能,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再也醒不过来了。

真真点了点头,说:“是这样啊,那白叔叔呢,他也还在睡,什么时候能醒来呢?”

相比晴天的伤势,白亦然则幸运一些,只受了点皮肉伤。只是当他醒来时,看到晴天这幅模样,恐怕会受不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