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凶手是谁/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众人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付妮说:“东方正在来的路上,有他在,或许能够救晴天。”

希望如此吧。

林雨晴觉得好累,晴天和亦然都是善良的人,为什么要遭遇这样的劫难?

靠在墙壁上,林雨晴半垂着眸,喃喃道:“他们马上就要回中国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呢?哎!”

“这根本就不是意外。”

刚为晴天联络好脑科专家,张凯枫站在几人的身后,神色难辨。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于薇皱着眉,看着张凯枫,说,“不是意外,难道是有人故意设计的?”

隔着玻璃,张凯枫看着晴天,眼底涌现一股狠意,说:“我调查过,那个肇事货车司机的银行账户里,突然多了一笔巨款,汇款人,是薇薇安。”

薇薇安……

林雨晴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仔细想了下,突然瞪圆了眼睛,看着张凯枫,不敢置信地说:“你的意思是……”

“没错,肯定是南陵天下的毒手!”

林雨晴实在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她摇了摇头,说:“虎毒不食子,他不会伤害晴天的。”

晴天曾经那么喜欢他,甚至可以为他付出生命,那个男人怎么会那么冷酷,想要晴天死呢?不会的,不会的!

张凯枫实在不想用这些肮脏的事吓到林雨晴,可现在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恐怕每个人心里都会揣测,倒不如一次说个清楚。

“你们太不了解南陵天了,那个男人表面上威严争气,实际上就是个衣冠禽兽!晴天不听他的安排,一定要和白亦然离开意大利,南陵天肯定很生气,想给晴天一个教训,让她知难而退。”

当林雨晴听到“衣冠禽兽”这四个字的时候,心跳停了下,暗想着,能让一个男人如此评价自己的父亲,看来南陵天的品性的确不怎么样。

“可南陵天想教训晴天的话,意思下就可以,为什么下那么重的手?”于薇想不明白,问。

“因为南陵天想要白亦然的命,是晴天在关键时刻护住了白亦然,才会身受重伤。”张凯枫神色阴狠,说,“他是不允许不可控的因素存在,所以才要除掉白亦然。”

别说是白亦然,当年张凯枫抢了南陵天的财产和地位,他也丝毫不顾忌血缘的关系,多次派人刺杀。所以,当张凯枫听到白亦然受伤的消息时,一点都不吃惊。

只是晴天意外受伤,这恐怕是南陵天没想到的吧。

看张凯枫肃然的神情,林雨晴心想,这个男人也是很关心晴天的。

虽然张凯枫很凶,晴天总是很怕他的样子,但是张凯枫还是很关心这个妹妹的,现在有人敢把她伤成这样,即便凶手是他的父亲,他也绝不会手软。

“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已经请了护理人员照顾他们,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回身看着林雨晴几人,张凯枫不容拒绝地安排着。

恋恋不舍地看了晴天一眼,林雨晴又转过头,说:“我还是留下照顾亦然好了,他是我哥哥,我怕他知道晴天的消息,会接受不住打击。”

张凯枫嘴唇动了下,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

于薇和付妮带着两个孩子回去,林雨晴则走到白亦然的病房,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苍白的脸庞,轻轻叹了口气。

钱和权,真的那么重要吗?让那么都人为之发狂,甚至连人命都可以不在乎,还真是疯狂啊。

突然,角落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林雨晴走过去,发现那只损坏的手机是白亦然的,没想到经过那么惨重的车祸,这手机竟然还没坏。

林雨晴怕声音吵到白亦然,便拿着电话去了走廊。

“喂,亦然啊,你下飞机了没,怎么没看到你呢?”

听到白夫人的声音,林雨晴鼻子一红,握着电话差点哭出声来。

“妈,是我。”

听到林雨晴的声音,白夫人一愣,问:“雨晴?你和亦然一起回来了?”

忙握着话筒,林雨晴深呼吸了下,才说:“没啊,亦然误了飞机,还没回去呢。”

“这孩子,怎么还能误了飞机呢,”白夫人看着身边的老公,眼中有着失落,说,“我们还想看看未来儿媳妇呢。”

咬着唇,林雨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说:“是这样的,亦然的女朋友家里突然有点事,亦然和她去处理一下。他走的匆忙,手机落在我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白夫人笑了下,说,“没事就好,我还以为亦然出了什么事呢。雨晴啊,你怎么样?亦然说你和铭扬在那边度假,都这么久了,也该回来了吧。年轻人不能总是享乐,而忽视了事业啊。”

紧紧抓着话筒,林雨晴笑着说:“我知道啦,可是铭扬说他好久没陪孩子们一起玩玩,之前总是在忙工作,想趁着这次机会,带孩子们好好在欧洲玩一玩。”

“那你们要什么时候回来啊?”

“嗯……快了,最多也就一个月吧。”林雨晴含糊不清地说着。

虽然还有一个月,但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有个时间范围了,不用每天都傻等着,白夫人便已经知足了。

又和林雨晴聊了几句有的没的,白夫人就挂断了电话。而在挂电话那一瞬间,林雨晴靠在墙壁上,不受控制地大哭起来。

人来人往的走廊,人们看到一个精致如娃娃般的东方女人,神色痛苦地蹲在地面上,痛哭流涕,让人不由替她心疼。只是在医院里,每天都上演生生死死,所以林雨晴的痛哭,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不知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双黑色的皮鞋,皮鞋的主人蹲在林雨晴面前,递给她一块手帕。

扭过头,林雨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哭泣的模样,擦了擦脸颊,倔强地说:“我没哭,用不着手帕。”

“如果没哭,干嘛不敢抬头看着我?”

说话的,正是张凯枫。

刚刚他听到林雨晴要留下的时候,他便知道两个人相处的机会又多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