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痛哭/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他有很心疼这个小女人,要照顾真真和炫儿,还要护理病号,他真怕林雨晴会吃不消。

抬手擦着脸颊,林雨晴起身就走回了病房,并不打算理会那个男人。

张凯枫实在是深情,只要对望上那双眼睛,就会让人不自知地感觉到紧张。

轻轻推开门,林雨晴不想再和张凯枫纠缠,便溜回病房。

病床上的白亦然还在沉睡,看着他,林雨晴的心情不由变得很沉重。

希望在知道晴天的消息时,白亦然能坚强一点。

第二天。

大夫说,白亦然大概会在今天醒过来,林雨晴便带着软糯的粥来看望他。

可是推开病房的门,本该躺在床上的人不见了踪影,林雨晴心中一惊,放下保温盒便叫来了护士。

“你好,请问住在这里的病人呢?”

“抱歉,我不太清楚。”

护士说完,就面无表情地离开,林雨晴还想在问些什么,人家就已经走开了。

真是,这人什么态度!

林雨晴心急,抱怨了一句就去了ICU病房。

本来,她是去那里找张凯枫的,没想到,林雨晴在ICU病房外看到了一个穿着病服的男人。

“亦然?”

白亦然的手臂还打着吊带,面色平静。听到林雨晴的声音,回身看着她。

快走几步到白亦然身边,林雨晴紧张地看着着白亦然,说:“亦然,你别担心,张凯枫找了最好的大夫,一定会治好晴天的。”

调转目光,白亦然深深注视着里面沉睡的女人,问:“那个货车司机是故意的,对吗?”

林雨晴一愣,问:“谁和你说这些的,张凯枫吗?”

“不,我猜的。”手指隔着玻璃,白亦然一点一点描绘着晴天的模样,说,“货车司机根本没理由撞上我们的车,唯一的可能,就是受人指使,想要我们的性命。”

微微垂下眼睫,林雨晴觉得白亦然实在太冷静,冷静得让她感到担忧。

抬头看着白亦然的身影,林雨晴说:“张凯枫正在调查,相信不久就能查出真相了。”

“其实不查我也清楚,肯定是南陵天。”白亦然语气幽幽,说。

林雨晴担心白亦然做傻事,忙说:“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你现在需要静养,不要考虑别的。”

“我的伤能养好,可是晴天呢?”心痛的感觉一点点蚕食着白亦然的心,让他疼得难以呼吸,“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晴天根本不会伤那么重!我真是没用,竟然让心爱的女人为了我受伤!”

白亦然说着,抬起没受伤的手,就狠狠砸在墙壁上。

“亦然!”林雨晴忙握着他的手臂,紧张地说,“你别这样,就算你伤害自己,也于事无补啊。晴天舍身保护你,可不是让你做傻事的!”

眼底尽是血丝,白亦然深深地注视着晴天,真希望躺在那里的人自己。

“回去吧,你也需要休息,”林雨晴扶着白亦然,劝道,“晴天已经倒下了,你没有软弱的资格,如果你也倒下了,谁来保护她?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听我的话,好好休息。”

白亦然点了点头,喃喃着:“是啊,我不能倒下,我还要保护晴天,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要在她身边的。”

见白亦然不再坚持,林雨晴顺势带他离开。

只是在回病房的路上,林雨晴心中腹诽着,张凯枫那家伙去哪了?

与此同时

刚进办公室,南陵天看着坐在自己位子上的人,皱紧了眉,喝斥道:“请你离开这里,你并不是这里的主人!”

“现在不是,将来也总会是的。”

脚尖一点,张凯枫便旋转过身子,手中拿着一支钢笔,嘲讽地看着南陵天。

有胆子闯进自己的办公室,还不让别人发现,也只有自己的好儿子了。

眼神暗了暗,南陵天伸手便要按下电话,让人将保安叫上来。

可是张凯枫的动作更快,按住南陵天的手,身子靠近他,语气危险的像只豹子,眯着眼,低声说:“怎么,觉得自己老了,已经不是我的对手,需要找人来帮忙了?”

神似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张凯枫,南陵天怒道:“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我猜,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站直了身子,南陵天整理着自己的西装,说:“我很忙,没时间猜你们的小心思。”

摆弄着手中的钢笔,张凯枫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说:“果然是上了年纪,记性都不好了。让我来提醒你吧,晴天出了车祸,到现在还醒过来。”

“晴天受伤了吗?”南陵天扬了扬眉,说,“怎么会这样,伤在哪里了?”

“哼,你装腔作势的样子还真让人恶心呢。”张凯枫满面嘲讽,冷笑着说,“你让薇薇安做的那些事,我已经调查出来,南陵天,你还真够狠的!晴天也没碍着你什么,不过是没嫁给大卫而已,你就要杀了她?!”

面色沉下了,南陵天怒道:“我到底是你父亲,注意你的态度!”

“父亲?”张凯枫冷哼了一声,说,“你也配!我们这些孩子在你眼中,和货品别无二致,如果不能给你带来利益,你就会好不怜惜地丢弃。只是我没想到,晴天跟在你身边那么多年,甚至肯为你牺牲性命,你也下得去手!”

南陵天的眼底酝酿着暴风骤雨,恶狠狠地盯着张凯枫,说:“不管我做什么,我都是你的父亲,这点你无法抹杀!贬低我,也就是在贬低你自己!”

缓缓站直了身体,张凯枫弯着嘴角,邪佞而狂妄。

“的确,只要我还活着,就必须要承认这点。可这是我一生的耻辱,我真为有你这样的父亲而羞愧!南陵天,我警告你,你在晴天身上所加注的痛苦,我会一一讨要回来的!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任由你摆弄,如果你再敢打我们的主意,我就让你一无所有!”

胸口不断地起伏,南陵天紧抿着唇,眼神凶狠,说:“想打垮我?你还嫩了点!如果不是凭借你母亲的爵位,你以为你有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你和你的母亲一样,都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好像对人掏心掏肺,实际上只会为自己打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