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他总算回来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是谁派你来的!”

凶手听到这个问题,冷笑了一声,说:“你还没资格问我身后的人!既然你想管闲事,今天就让你管个够本!”

话音刚落下,凶手就拿出手枪,也不管是否会惊动其他人,准备要了这人的性命。

可扳机还没按下,凶手就无声地躺在了地上,睁着眼,满是怨怼地看着房价内又出现的第二个人,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晕了过去。

“主子,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他?”

“留着他的性命,我还要问出是谁要雨晴的性命。”

“是这样啊,那早知道我就不下那么重的手,把他交给主子了。”

“算了,反正我也能猜得出,是谁想要雨晴的性命。”

说到这,男人眼神变冷,就像一座冰山,让人不寒而栗。

静静地走到林雨晴身边,男人俯身,像是守护珍宝一样,将她轻轻抱起,嘴唇在她的耳边轻轻磨蹭了下。

微痒的感觉让林雨晴睁开了眼,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露出甜甜的笑容,喃喃着:“铭扬,你总算回来了?”

男人皱着眉,看林雨晴一副花痴的样子,不由抱怨道:“什么时候了,还犯迷糊!”

身子向男人的怀里钻了钻,林雨晴乖巧得像是只小猫,说:“如果还能看到你的话,我宁愿一直迷糊下去。”

身子僵硬着,男人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可是当他再次低头的时候,林雨晴已经又睡过去,人事不知了。

无奈地摇摇头,男人心想她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还真是心大。

心思微动,男人就忍不住想要印上那张红唇,尽情蹂躏。

“主子,外面来人了,咱们快走吧!”

虽然他很不想打扰主人的好事,可是现在并不是发情的时机。

男人被打断了好事,似乎心情不太好,瞪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这才依依不舍地将林雨晴放下,满眼爱意。

……

张凯枫追上白亦然之后,便将他拽到医院的花园里,两个男人对着站了半天,谁也没说话。

最后,还是白亦然先沉不住气,瞪着张凯枫吼道:“今天如果是林雨晴被人陷害,住进了医院,你会任凭那个人不受惩罚,逍遥法外吗?”

“雨晴那么关心你,你怎么能诅咒她?”

白亦然愣了下,没想到这个男人开口会说这句话。而这句话也很有利,直接就让白亦然哑口无言。

有些愧疚地低下头,白亦然歉然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个男人,虽然表面看着阴沉狠辣,但他心思细腻,不莽撞,又很有智慧。果然,能掌控黑白两道的男人,到底不是寻常人。

见白亦然冷静下来,张凯枫幽幽开口,说:“而且你说的话有漏洞。首先,就算我很气愤,在我没弄清对方是什么样的实力之前,我是不会贸然下手的,这不是有勇气,而是蠢笨的行为。”

“其次,你现在受了伤,不管你找谁,都会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打在地上,这样根本就是自取其辱,而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最后,暂时让敌人逍遥,未必就是放任不管,有时候麻痹对方,才会给敌人更猛烈的打击。”

一连串的话,让白亦然很愧疚。他只顾着自己冲动,却没考虑过后果。的确,冲动解决不了任何事,他需要冷静下来,才能想出办法,帮助晴天走出困境。

深深呼吸了下,白亦然说:“抱歉,是我冲动,给大家造成困扰。”

“现在想明白还不算晚。”张凯枫说,“你放心,晴天是我妹妹,有胆子对她下手,就必须承担相应的代价!”

见张凯枫目光凶狠,似乎真的很愤怒,白亦然不由说道:“晴天她很怕你。”

张凯枫愣了下,似乎没想到白亦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

双手扶着栏杆,张凯枫看着花园里的缤纷,说:“对晴天,我感到很抱歉,在她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里,让她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产生了一辈子的阴影。”

看张凯枫的模样,白亦然大概猜到晴天看到了什么。

垂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白亦然说:“虽然晴天很怕你,但是我知道,你在她心里的地位很重要。畏惧而尊敬,这应该就是她对你的感觉。我曾经听晴天说过,你在她小的时候,对她很好,经常带着她一起玩。可是后来,她不再和你亲近,我想,应该是因为她看到你杀过人吧。”

张凯枫并没有否认,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了,仰头看着天空,神态幽幽,说:“想想,那个时候的晴天还是个孩子,看着曾经与她那么亲密的哥哥,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换了是谁,都难以接受。”

“我理解晴天,所以我没有强迫她接受我。”张凯枫继续说,“晴天是个好姑娘,她不需要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做哥哥,所以我离开了她的生活,希望不给她带来困扰。可是后来,我发现有南陵天那样的父亲,根本就没办法过正常人的生活,而我的离开,让南陵天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晴天身上,她之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白亦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说:“我记得晴天和我提过,她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经被人绑架。她以为是南陵天的世仇做为,可刚刚过去一晚,她就被放了出来,之后再也没有绑匪的消息。现在想来,那个救她的人就是你吧。”

张凯枫只是笑笑,并未言语,算是默认了白亦然的话。

‘“可你为什么不让晴天知道是你在身后帮助她?”白亦然问,“如果晴天知道是你的话,就不会误会你那么久。”

伸手扶在栏杆上,张凯枫眼神看着远方,犹如一头雄鹰,说:“南陵天恨我入骨,如果让他知道我在帮晴天的话,肯定会迁怒于晴天。这样一来,我反倒害了晴天,让她知道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平安。”

白亦然重新打量着张凯枫,似乎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