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不欢而散/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打定主意,白亦然就加快了进食的速度,想一会儿找个借口把东方白一起叫走,那么剩下的几个人也不好意思久留吧。

只是,白亦然还是把这几个人想得太简单了,好不容易能和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吃饭,能那么快就离开?

想到马克还带来了甜品,林雨晴便起身去了厨房,准备用它和自己做的甜品制成蛋糕塔。

没一会儿的功夫,林雨晴便带着色彩缤纷的蛋糕塔出现在众人面前。

“哇——”

真真不由发出赞叹声,同时口水迅速分泌,由衷地赞叹道:“妈咪,今天的蛋糕好漂亮,真真很喜欢呢!”

“宝贝喜欢就好,”林雨晴笑笑,然后在付妮的帮助下,把蛋糕塔放在桌子中间。

或许是因为今天的点心有些多,比较重,林雨晴在放下的时候脚没站稳,滑了一下。

“小心!”

张凯枫忙伸手扶住了林雨晴,鼻端还闻到一股淡淡香香的味道。这种淡香就像是一种蛊惑,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拦在怀里,好好宠溺。

起身站稳身子,林雨晴客气地向张凯枫说:“多谢。”

双目一错不错地盯着林雨晴,张凯枫的眼神简直能将人溺毙,使得旁边的马克不得不拽着他的衣角,低声警告道:“麻烦你把那种饥渴难耐的神情收一收,这里还有别人在呢!”

无奈,张凯枫只得低头喝酒,想压住心底的躁动,可结果,适得其反。

“就这么吃太无聊了,不如来聊聊天好了。”马克一面喝着酒,一面看向盛南天,状似无意地说,“同桌这么久,还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呢。”

天,怎么又来了!

林雨晴直想扶额,不知道这马克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他就没看出这种情况下不能惹盛南天吗!

回身看着马克,盛南天并没有发现他眼底的探究,很有礼貌地说:“你好,我叫盛南天。”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马克笑道:“想必盛先生也是从中国来的吧,在中国做什么的?”

“我是个生意人。”

“做生意好啊,我也是做生意的呢,”马克笑容优雅,如同一个贵族一般,说,“不过我的领域比较窄,只是卖卖画罢了。”

马克说的很隐晦,但是盛南天还是猜到他的身份,恍然说:“原来是位艺术家。”

“哎呀,客气客气,什么艺术家,也不过是裹着艺术的身份,做生意罢了。”马克似乎笑得很开心,说,“下次有机会,邀请你去法国玩,我肯定会尽地主之谊。”

“好。”

就在气氛逐渐变得融洽起来的时候,马克突然开口,问道:“对了,你和于薇是怎么认识的?不会也是因酒结缘吧。”

嗤啦——

刀子从盘子上划过,发出尖锐的声音,林雨晴恶狠狠地盯着马克,心想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盛南天似乎察觉到马克的异样,开始认真审视起这个男人,说:“我们是通过雨晴认识的,不过于薇的酒量不好,喝一点就会醉,所以我们平时不怎么喝酒。”

“不能吧!”马克故作一副吃惊的表情,说,“她可是很能喝的,都把我灌醉过,她一个人喝两三瓶威士忌根本没问题。”

盛南天觉得马克在说笑,说:“怎么可能,于薇虽然喜欢喝酒,可是她的酒量很不好,酒品更不好。”

冷冷笑了下,于薇说:“你怎么知道我酒量不好?在你离开毛里求斯之后,我每天喝酒像喝水,现在的酒量好的不得了。怎么,想和比试比试吗?”

听言,盛南天的眼中满满都是心疼和自责,说:“于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怀疑你。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是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吗?”

“我怎么折磨自己了?我现在过的很好!”于薇笑看着盛南天,眼底满满都是挑衅,“而且我现在很幸福,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你,已经是过去式,请你不要再出现,让我困扰!”

男朋友?怎么没听这女人说起来过啊!

马克听到于薇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女人找了男朋友,干嘛还总叫自己出去喝酒啊,多容易让人误会……

可是盛南天却不相信于薇的话,神色焦急,说:“你不用为了气我而说那些话,于薇,请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好吗?”

“现在说这些话,已经晚了。”于薇笑着站起身,走路的步子有些摇晃,笑容残忍,“今天,我男朋友也来了。刚才是不想刺激到你,既然你一直不死心,那就让你看看我们现在有多恩爱!”

说着,于薇拽过身边的男人,俯身就吻了上去!

被于薇吻上嘴唇的时候,马克整个人都懵了,大脑空白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伸出了舌头。

这个混蛋,不过是用他气气盛南天罢了,他还真占上便宜了!

猛地站起身子,于薇有些眩晕,马克趁机扶上她的细腰,两个人很有默契,同时挑衅地看着盛南天。

“够了!”盛南天眼睛变得通红,死死盯着那两个人,好像能喷出火焰来似的。

看盛南天充满怨恨的眼神,于薇的心很痛,好像被刀子划过似的,差一点就忍不住告诉盛南天,自己和身边的男人没关系,不过是要气气他罢了。

可是马克偷偷掐了她一把,于薇便清醒过来,想到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伤害,便狠下心,冷声说道:“我不知道你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祝福我们吗?可是我不需要!”

“于薇,你这样做肯定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砰——

盛南天抬手使劲儿砸在桌面上,好像一只受伤的豹子,深深看了一眼于薇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公寓。

听到关门声,于薇软软地坐在坐位上,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心疼地走到于薇身边,林雨晴握着她的手,说:“你这又是何必呢,伤了盛南天的心,你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