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男人的对话/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身紧紧抱着林雨晴的腰,于薇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付妮见状,便和林雨晴合力,将她送回了房间。

剩下的人,也没了吃饭的胃口,白亦然便趁机提议离开,让雨晴也能休息一下。

跟在张凯枫身后,马克也离开了公寓,可是他一直都是发蒙的状态,同时心里也不太好受。

他不喜欢看于薇哭泣的样子,那个女人,就应该生龙活虎的,每天都和自己斗嘴。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好好安慰一下于薇,让她别在为渣男哭泣,有自己陪着她,不是很好吗?

……

“动心了?”

马克沉默地点点头,又突然醒悟过来是谁在和自己说话,忙摇着头,说:“我可没有,你不要乱猜!”

“可是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再说,喜欢就喜欢,否定干嘛?这不是你说过的话吗。”

马克愣住,心想难道自己真喜欢那个男人婆吗?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

想到这些,马克惊呆了,不明白自己的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

就在马克发呆的时候,白亦然和东方白从后面赶过来,看着他们,说:“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马克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便忙不迭地点着头。而张凯枫也没什么事,也参与其中。

因为时间有些早,很多酒吧还没有看门,张凯枫便建议去他朋友开的酒吧坐坐,那里可以提前为几个人开门营业。

四个人进入酒吧之后,马克就被酒吧复古的装修吸引,左看看,右看看之后,才感慨地说:“凯,你还有这么有情调的朋友呢,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坐在吧台,张凯枫让调酒师为自己调了一杯明天,然后才说:“告诉你?你肯定会总跑来喝酒不买单,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马克好像受到了羞辱一般,辩解道:“我可不是会欠账的人,不许随便侮辱人哦!”

“你不会,那你带来的女人呢?”张凯枫很了解马克,晃了晃酒杯,说,“你和女人玩嗨了,经常会替整个酒吧的客人买单。可是酒醒之后又像是失忆一样,不认账,有好多次还是我替你解决难题,你忘了?”

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啊……

马克有些难为情,说:“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你还记得。”

听着那两人的对话,白亦然觉得很有趣,侧目看着那两个人,建议说:“既然还有这种渊源,那你们两个人应该喝一杯。”

“我可不和他喝,”张凯枫丝毫不给马克面子,说,“他应该和盛南天喝一杯。”

“算了吧,那个男人见到我,恐怕只想打我一顿!”

马克点了杯龙舌兰,看着旁边的那两个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邀请自己和凯喝酒。

发现马克正看着自己,白亦然向他笑笑,说:“刚刚的场合似乎不太适合喝酒,我和东方觉得不尽兴,才想出来再喝一会儿。你们应该也是同样的感受吧。”

“的确,真是可惜了林雨晴做的美食,真的很不错呢。”忽略掉不和谐的因素,马克还是很喜欢林雨晴准备的大餐。早知道会这么快结束,就多吃几口好了。

瞧马克意犹未尽的样子,白亦然笑道:“的确,雨晴的手艺很不错。不过炫儿也很厉害,有些菜色,雨晴还是从炫儿那里学到的呢。”

马克差点被酒水呛到,不敢置信地看着白亦然,说:“那个小屁孩还会做饭?这天底下还有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啦。”

“炫儿的确很聪明,这点,他很像铭扬。”白亦然说话的时候,若有似无地看了眼张凯枫,“我和铭扬很久之前便认识,他很喜欢炫儿和真真,也很疼爱雨晴。他们一家人经历了太多的风雨,虽然现在铭扬遇到点困难,但我想,他终究会回到雨晴身边的。”

张凯枫知道,刚刚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可是他一直垂着眉,没有看向白亦然,让人无法猜透他心底所想。

看了看张凯枫,又瞥了眼白亦然,马克举杯笑道:“现在是男人喝酒的时间,不要讨论那些伤脑筋的事。来来来,我们先碰一杯!”

从张凯枫身上收回目光,白亦然很响应马克的话,举杯就碰了上去。

“你觉得,萧铭扬真的适合雨晴吗?”

白亦然刚放下酒杯,便听到张凯枫这样问着,不由抬眉看着他,说:“为什么不合适?他们两个相爱,这就是最合适的。”

“可是雨晴总是因为萧铭扬受伤!”张凯枫很认真地看着白亦然,说,“如果只是因为相爱,就带给雨晴无尽的伤害,你觉得这还是爱吗?我看,应该是自私吧。”

白亦然怔了片刻,似乎从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

低头喝了口酒,当白亦然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笑着说:“对你来说,那是伤害,可是对他们彼此来说,那是这一生都剪不断的牵绊。我们这些局外人,不能用自己的眼光去考虑他们的事。”

好一个局外人啊!

张凯枫冷笑了一声,马克却在为白亦然感到担心。

这个家伙,难道没看出凯已经生气了吗?还在一个劲儿地说,一会儿可别在打起来啊……

眼珠转了一圈,马克敲了敲桌面,说:“酒保,开一瓶伏特加!不,开两瓶!”

说完话,马克不怀好意地看着那两个男人,心想既然你们不能好好交谈,那就直接灌醉好了,省得还要为他们操心!

只是马克忘了件事,他是这四个人里面酒量最不好的那个,没几轮下来,就已经趴在桌上起不来了。

趴在桌子上,马克脸色红彤彤的,眼睛半睁半闭,抬手喃喃着:“你们几个人,争什么争啊,不就是女人吗?”

瞥了一眼晃晃悠悠的马克,张凯枫不屑地说:“你不也为了女人惆怅吗?”

“那不一样!”猛地拍了下桌子,马克抬起头,头晕脑胀的说,“我才发现自己对男人婆有感觉,还没开始下手呢。才不会像你们两个那么纠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