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七章:知晓真相/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你认识他,干嘛不进去?”

“嘘——”

马克向里面看了看,皱着眉说:“你小声一点,我我不能被他们发现啦,不然就要倒大霉了!”

小葵歪着头,不明白马克干嘛那么胆怯,厅堂里的那位帅哥也没那么吓人啊!

可是很快,小葵就明白了马克的担忧。

“你跟着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凯枫已经占在门口,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神色不善地看着马克。

本来,马克今天是要去找于薇吃午饭的,可是于薇今天似乎心情不太好,一见面就把马克骂了个狗血喷头,没办法,马克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在回家的时候,他正好看到张凯枫的座驾。联想到他刚刚看到的书,心里觉得好奇,就开车跟了过去。

当马克发现张凯枫的车子停在一家医馆前面时,心里一沉,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的病情加重了。

想到这,马克很自责。最近他总在捉摸如何能讨得于薇欢心,却忽略了张凯枫的病情。所以他才想溜进医馆,看看张凯枫的病情如何。

当然,这些是不能让张凯枫知道的,马克还记得东方白的叮嘱,所以他要很小心地保密。

嘿嘿笑了两声,马克眼珠转了一圈,说:“好巧啊,会在这里碰到你!我是来看病的,你来干嘛?”

“我要干什么不需要像你汇报。”

张凯枫面色一沉,马克眼神就开始往别处飘,生怕自己点燃个火药桶。

“我看你也不像有病的样子,回去休息吧。”

“喂,你也太冷酷了吧,我生病了你不让我看大夫,反而赶我走,你还是朋友吗!”

马克很受伤,声泪俱下地指控着张凯枫,

见两个人好像要吵起来,小葵忙在中间调节道:“师傅一会儿就忙完了,你们都等一下,谁也不好落下的。”

“这已经不是看病不看病的问题,而是这个人心里有没有我!”马克一副很受伤的样子,说,“我认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没想到自从有了女人,你心里就没有我位置了!”

“张凯枫我告诉你,我还不稀罕你的关照了,没有你我也一样活的潇洒!”

就在马克说得过瘾的时候,有人站在前厅入口的地方,双手负在身后,冷声说:“是谁在外面吵闹!”

小葵立刻站好身,恭恭敬敬地说:“师傅,这两位想找您看病。”

听到小葵的声音,张凯枫忙抬头看向对方。

此刻站在他对面的男人大概五十岁左右,长相儒雅,身形健朗,一看便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只是这人看似温和,但他的眼神很锐利,让人不敢放肆。

眼神淡淡地从那三人身上掠过,万悔质问道:“不是说让大钟给他们瞧病吗?”

“可是这位只想让您亲自诊脉。”

眼神眯了眯,万悔毫不客气地说:“如果对大夫心存疑虑,那就不需要在这里看病,我建议你们还是去大医院。”

“脾气还挺大的,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不是和他的脾气成正比。”

马克觉得万悔一般正经的,就在张凯枫耳边小声嘀咕着。

不过让马克没想到的是,万悔不仅医术厉害,听力也不错,眼神一扫,就落在马克身上。

“怎么,你想试试我的医术?那你得先得点病才行。年轻人,你最好收敛下你的色心,继续放纵下去,恐怕会油尽灯枯!”

噗嗤——

小葵在旁乐出了声,见马克满是幽怨地看着自己,忙收敛笑意,转头看向别处。

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马克觉得很神奇,这人不过就是看看自己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毛病?说真的,最近这腰还真有点不舒服,看来得在这大夫这瞧瞧,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以后还怎么和于薇进行幸福的生活啊。

起身就要走到万悔身边,没想到张凯枫把他拦到后面,自己先走到万悔面前,说:“抱歉,是我们无礼,吵到了先生。”

万悔仔细看了眼面前的年轻人,一看便知不是俗类。只是,以他的身份地位,能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也算是不易。

双手负在身后,万悔说:“如果你们要看病,就去前厅找大钟,不必在这里耽误时间。”

“可是我的朋友得了绝症,医生都已经束手无策!如果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也不会打扰您的!”

绝症!?

马克震惊地看着张凯枫,完全不能想象这个全能的男人竟然得了绝症!难怪他最近情绪波动,自己早该注意到的!哎!!

深深地看了眼张凯枫,万悔问:“那你的朋友呢?”

“她……”张凯枫犹豫了下,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亲自过来。”

“中医看病需要望闻问切,我现在除了问,什么都不能做,这要怎么为病人治疗?”万悔摆了摆手,说,“还是把你的朋友带来吧。”

“可是……”张凯枫似乎有些为难,说,“可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病了,我怕告诉她,她会受不了打击的的。希望您能帮帮忙。”

“虽然我很想帮你,可是我不能因为你的一句话就胡乱下药。这不仅是对我自己不负责,更是对你的朋友不负责。”

见万悔仍然拒绝自己,张凯枫有些急了,说:“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医者父母心吗?我朋友的情况很特殊,所以需要特殊对待。我希望您能够到我朋友家里为她诊治。但是请不要让她有所察觉。”

“这……”

安迪见万悔犹豫了,忙说:“先生,只要您能帮忙,多少钱我们都是能给的起的!”

可是安迪的话并没能让万悔同意张凯枫的条件,反而沉下脸色,说:“如果你们想用钱请动我的话,那可真是走错地方了!”

“先生别动怒,是我的人不会说话,安迪,快给先生道歉!”

见张凯枫声音变冷,安迪脸色煞白,垂着头站在万悔面前,说:“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您,请不要因此迁怒总裁。”

沉默地看了看张凯枫,又看了看安迪,万悔缓缓坐在椅子上,垂眼喝了杯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