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心疼雨晴/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马克就上前去抓于薇的手,而于薇像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狠狠地甩开。

“马克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缠着我的话,小心我又喊非礼了!”

马克可是见识过于薇的威力的,上次那次“非礼”可让马克吃足了苦头,他可不想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可他又想和于薇多相处一会儿,没办法,就只得使出大招,喊道:“林雨晴生病了,很重的病!”

脚步猛地停下,于薇回身站在马克面前。

可马克还没来得及开心,于薇便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大声咆哮道:“你个混蛋,竟然敢诅咒雨晴!信不信我揍你啊!!”

那么近距离地看着于薇,马克好开心,连要和她说话的话都忘记了。直到于薇打到他的额头,他才吃痛回过神来。

“混蛋,我在问你问题,你竟然敢发呆!”

“哎哟!”

马克捂着额头,皱眉说:“你倒是轻点嘛,打坏你的未来老公,谁来疼你啊!”

就算于薇再大大咧咧,在听到马克的调戏时,脸色还是不自在地红了红,怒道:“快说重点!”

揉着发红的额头,马克心想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暴力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管教管教他。

不过心里虽然那样想,马克表面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你最好做下心里准备,因为我刚听到的时候,心里也挺难以接受的。你看我的笑脸,先放松一下。”

一把将马克的俊脸推到一旁,于薇快受不了了,怒道:“如果你再浪费我的时间,小心我再也不见你!”

一听这话,马克忙收敛起玩笑的表情,严肃地说:“其实我也是从凯那里得到的消息,真正生病的,不是凯,而是林雨晴!”

“怎么会这样?”于薇紧紧皱着眉头,难以接受,说,“我天天和雨晴在一起,根本没发现她有任何异样,你们是怎么知道?该不会是你骗我呢吧!”

“我倒是希望在骗你,我也不想雨晴生病啊!”马克见于薇不信自己说的话,有些心急,说,“凯之前熬煮的汤药,都是给林雨晴吃的,而且他最近也在研究中医。”

“今天我跟着凯去了一家中医馆,在那里,我亲耳听到凯请求那位大夫医治林雨晴。”

于薇仔细想了下,还是不相信,摇头说道:“如果真是雨晴生病的话,那东方白为什么不告诉咱们实情?”

“可是你仔细想一下,东方有说过生病的人是凯吗?我又想了下他当时说的话,哪句也没提凯生病的事。”

听言,于薇也回忆了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失神地靠在栏杆上,于薇带着几分哭腔,喃喃着:“怎么会这样呢,雨晴到底得了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她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呢,真是太过分了……”

见于薇这么担心,马克也很心疼,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有凯在帮忙,肯定会治好林雨晴的。”

“可是东方白的医术已经很厉害了,如果他都不能百分百治好雨晴,别的大夫就可以了吗?”

“也许真的可以呢。”马克很自信地说,“你是没看到那位中医大夫,很厉害的样子,我想他应该能帮都雨晴的。”

抬头看着马克,于薇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柔弱的样子,问:“真的?”

“当然!”马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拍着胸脯打包票,说,“过几天那位大夫就会去给雨晴看病,你可以在旁边看看,就知道这个人靠不靠谱了。啊,这些都是瞒着雨晴进行的,你千万不要告诉她啊!”

“放心,我有分寸的!”

见于薇的情绪稳定下来,马克也笑了下,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马克,她是谁!?”

于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很尖锐。

抬头看去,于薇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正满面怒色地看着自己。那个女人很漂亮,有一头栗色的长发,模特般的身材,凹凸有致。女人肤色白皙,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眉目传情。

只是,这个女人的眼神怎么好像在捉奸?

于薇正了正身子,拍掉马克的手,与马克保持着距离。

看到朱丽叶,马克绷起脸,质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不在这,怎么看你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朱丽叶走到马克身边,身子一拱,将于薇挤到一边,伸手挽着马克的手臂,又换上一副娇滴滴的语气,说:“马克,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不要让不相干的人坏了心情嘛!”

马克满面嫌恶的神色,一把推开了朱丽叶,质问道:“谁让你来意大利的!”

“我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来吗?”朱丽叶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但是在看到企图偷偷溜走的于薇时,一下又恢复了骄傲的模样,质问道,“这个人是谁?”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谁告诉你我在意大利的!”

“我不知道,有人给我打了电话,我立刻坐直升飞机过来的。”朱丽叶一副讨好的模样,说,“你看,我多关心你,知道了你的消息就立刻赶来了!亲爱的,我真的很想你!”

于薇打了个冷战,心想这个娇滴滴的美人还挺适合马克的。

见那两人腻乎在一起,于薇转身就要溜走。可是这次马克发现了她,忙叫道:“薇薇,你要去哪?”

薇薇!?这个男人可以叫得再恶心点吗!

于薇心想这个男人就是不想让自己好过,难道他就喜欢女人为他而战?

果然,朱丽叶再次注意到于薇的存在,同时她听到马克亲昵的呼唤,眉毛一横,冷哼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已经问过你两次你的身份,怎么,你就那么见不得光,不肯说出你是谁吗?”

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明明是她自己转身就和马克说话去了,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她又是怎么看出自己见不得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