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我要她,血债血偿/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个小时,手术室上的红灯灯灭掉,东方白从里面走出来,看着憔悴的林雨晴皱着眉。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你忘了你也是个病人了吗?”

说着,东方白又看着张凯枫,说道:“你明知道她的状况,也任由她胡闹?”

心疼地看了眼林雨晴,张凯枫说:“如果不让她在这里等着,我怕她会更加煎熬。”

林雨晴好像没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匆匆跑到东方白的面前,声音略带沙哑,问:“真真怎么样了?”

“你不用担心,是爆炸震裂的玻璃碎片,划破了真真腹部的皮肤。现在已经缝合好,半个月以后就能出院。”

其实东方白并没有告诉林雨晴实情,那块碎片差一点就割到真真的脾脏,身体流了很多血,需要半年才能恢复元气。

如果林雨晴知道这些,肯定会崩溃的。她那么爱孩子,看着真真如此受苦,一定非常自责。

双手紧紧握着,林雨晴只要一想到小小的人孤零零地躺在手术台上,心里就像被刀子割过一样,疼的难以呼吸。

深深吐出口气,林雨晴抬头看着东方白,问:“真真很爱漂亮的,她身上会留下疤吗?”

“你要相信我的技术,真真的肚皮上会留下浅浅的白色痕迹,再给她配点药膏,一年内就会看不到痕迹了。真真年纪还小,皮肤愈合能力强,你不必担心的。”

林雨晴点了点头,又问出心中的疑问,道:“碎片割破了真真的皮肤,应该很疼才对。真真很怕疼的,受了伤应该早就哭出声了,这次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呢?”

“惊吓是可以让人忘记疼痛的,我猜,真真从没经历过这样恐怖的事情,等一切都安定下来,才留意到身上的疼痛。”

是啊,真真一直像个小公主一样快乐,不管是从前贫苦的日子,还是现在,哪里遇到过这种场面?而那个始作俑者,就因为该死的嫉妒而连累了真真,简直不可饶恕!

没一会儿,真真被推出了手术室,双目紧闭。

忙跑到真真身边,林雨晴轻轻握着她的手,好像怕一用力,自己的宝贝就会消失一样。

“雨晴,你别担心,有我在,真真肯定会没事的。”

“可是她受了那么多苦,我真想替她分担。真真,是妈咪不好,没有及时发现你受伤!”

见林雨晴又红了眼眶,东方白拍着她的肩膀,说:“好在有惊无险,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局。雨晴,你的身体才刚刚有所好转,千万不要前功尽弃啊。回去好好休息,我会照顾真真的。”

跟在真真进入病房,林雨晴真的舍不得离开,她只想一直陪着真真身边。

与东方白对视一眼,张凯枫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想了下,说:“雨晴,你刚刚不是让我为你做一件事吗?我可以满足你,你想怎么做才能出气?”

听言,林雨晴缓缓站直了身,眼里像是有两团风暴一样,声音低沉。

“我要见见朱丽叶。”

……

按照莉莉丝的安排,朱丽叶已经让私家侦探引爆装置,然后自己拿着机票,登上了飞机。

坐在头等舱里,朱丽叶享受着红酒,满面惬意的笑。

现在,那些个贱女人恐怕已经身首异处了吧!哼,敢和我朱丽叶作对,就是没有好下场!

将椅背向后调了下,朱丽叶又向空姐要了毛毯,准备小憩一会儿。

可她刚躺下,就听到飞机上的广播发出了声音。

“尊敬的乘客,很抱歉,由于飞机塔指示有误,飞机将返回罗马机场。”

“什么!?”

朱丽叶一下就坐起身,震惊地睁圆了眼眸,叫来空姐,指责道:“为什么要回意大利?我要去法国,不许回去!”

空姐保持微笑,耐心解释道:“这是塔台的指示,我们必须执行。乘客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尽快为您安排下一班去法国的航班,尽量不影响您的出行。”

“我不要下一班,必须现在就走!”

朱丽叶越想越不安,好端端的,飞机怎么会返回机场呢?难道是张凯枫发现了什么,要抓自己回去?

猛地摇摇头,朱丽叶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拿出手机就给自己的母亲打了电话。

“乘客,现在不能使用手机,不然……”

“闭嘴!”朱丽叶一把推开了空姐,毫不顾忌地打着电话。

空姐见状,只得默默地起身,离开了头等舱。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两名空保跟在那位空姐的身后,在看到朱丽叶的时候便围了上去,警告者:“女士,现在不能使用手机,请关掉电话!”

“你们都滚出去,谁再敢多说一句,我就让你们滚蛋!”

看着朱丽叶发飙的样子,旁边的乘客也对她嗤之以鼻,心想着这是个素质低下的女人。

飞机上的广播还在循环播放返回罗马机场的信息,朱丽叶像是疯子一样,起身就要去机长室。

空保见状,忙制止住朱丽叶,冷声警告道:“女士,您的行为已经危及到飞机乘客的安全,我们与权力拘捕您!”

被人抓住了手臂,朱丽叶像疯了似的拼命扭动,怒道:“你们快放手,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格林家族的长女,敢惹怒我,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没有人在意朱丽叶是什么身份,她现在就像是个疯子一样,没有一点名媛淑女的气质,被人鄙视。

最终,朱丽叶还是回到罗马机场,她被机场警察带入问询室,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

或许是朱丽叶安静的态度迷惑了警察,对她放松了警惕,所以,在周围没人的时候,她悄悄溜到了门口。

“你想去哪里?”

恶魔般的声音,让朱丽叶心底狠狠一震,她一点一点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张凯枫,面色惨白。

向里面抬着下巴,张凯枫依然从容镇定,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说:“进去谈谈吧。”

朱丽叶真的很想跑,可是她的脚就像被钉在地面上一样,动弹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