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萧铭扬被困/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晴,你别这么说自己!”张凯枫将脆弱的林雨晴揽到怀里,眼底弥漫着哀痛,“你是个好妈咪,一直都是。只是今天让坏人钻了空气,谁都不想这样的。听话,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一切都会过去的。”

依靠在张凯枫的肩膀上,林雨晴异常想念张凯枫。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林雨晴嚎啕大哭。

“我们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难道真要拼个你死我活才算终结吗!”

铭扬,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一个人真要挺不住了!

张凯枫的肩膀很快就变得濡湿,他心疼地拥着林雨晴,却发现这个女人突然软绵绵的,像是一团棉花。

将昏厥过去的林雨晴横抱起来,张凯枫命令身边的随从将车子开来。

感受着怀里的温度,张凯枫觉得能这样拥着她,也是很幸福的。

……

挂断手中的电话,莉莉丝面色阴沉。

这群废物,竟然又失手了!不过是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有什么难度?

看莉莉丝神色不善,join勾着她的发丝,放在鼻前轻嗅,说:“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动怒?”

“这个女人屡次坏我的好事,我迟早要杀了她!”

“呵,不只是坏了你的好事,更抢了你的心上人,对吧。”

莉莉丝的眼中划过一丝杀机,但是转身的瞬间,就满面媚笑,如若无骨地靠在join身上,抬手勾着他的脸颊,低声喃喃。

“你是在说萧铭扬吗?我早就对那个男人不感兴趣了。就算之前再风光又如何,现在不也像丧家之犬似的,被爷爷关了起来?我莉莉丝只喜欢强悍的男人,萧铭扬,已经是过去式了!”

莉莉丝女王般的模样,又勾起了join的欲望,他伸手就抓伤莉莉丝胸前的柔软,想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却被莉莉丝给推开了。

“现在可不是干这事的时候,”莉莉丝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裙子,说,“爷爷已经找到萧铭扬,他现在吃了你的药,已经变得神志不清,恐怕很快,他就成为爷爷的傀儡。”

“有了萧铭扬在,我们想控制住萧家就更困难,不如,我在药里面做点手脚,杀了萧铭扬!”

莉莉丝神色微变,但是手臂勾上join的身上,神态依然媚人。

“傻瓜,你这样做不就把你暴露出来了?那种药很特殊,爷爷一查就会查到你身上,如果你被杀了,我会很心疼的。”

Join知道莉莉丝说的是假话,但还是心驰荡漾,伸手便捏着莉莉丝的翘臀,眼神微眯,说:“你是怕我死了,还是怕我把你供出来?”

“这两者有区别吗?”莉莉丝勾着唇角,好不魅惑,说,“现在我们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个倒霉,另一个也好不了。所以不管做什么,都要三思而后行。”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萧铭扬?”

抿唇思虑了瞬间,莉莉丝笑道:“爷爷不是想让萧铭扬做傀儡吗?那就由我们来操纵这个傀儡好了。”

“你的意思是?”

“我要嫁给萧铭扬,这样不就能名正言顺地掌管萧家了?”

Join的笑容突然变冷,松开了莉莉丝,冷声说道:“你这是让我为你们两个做嫁衣了?莉莉丝,看来你还是没忘了萧铭扬,即使他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也愿意嫁给他!”

“瞧你,吃的哪门子醋啊!”莉莉丝娇笑着点上join的胸膛,说,“萧铭扬都快成傻子了,他能满足我什么?哪比得了你,让我欲仙欲死的。”

莉莉丝的话就像是一盆清水,浇在join的怒火上。只是很快,这怒火便转为欲火,想立刻就将莉莉丝生吞活剥了。

笑着挣脱开join不老实的双手,莉莉丝说:“你想想,嫁给萧铭扬那个活死人,我能得到权势,你能得到安全,而我们,就是这萧家的主宰,依旧能逍遥自在,对不对?”

Join似乎被莉莉丝的建议说动了心,说:“你这个计划的确不错,但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忘了萧铭扬?如果最后你们两个联手,将我除掉,那我不就是在为别人做嫁衣?”

“如果你担心的话,就直接把萧铭扬毒成傻子好了,你总不会和傻子去争抢吧。”

伸手勾着莉莉丝的娇俏的下巴,join笑道:“那你舍得吗?”

“哼,那个男人如此羞辱我,我对他只有恨!还有林雨晴和他们的两个贱种,我都要让他们死的很难看!”

听言,join不得不提醒着莉莉丝,说:“林雨晴那边我劝你先放一放,她有张凯枫护着,不容易下手。”

提起张凯枫,莉莉丝就想到上次自己被他追杀的事。如果不是爷爷出手阻拦,自己恐怕已经被他杀了!

想到那段窘迫的日子,莉莉丝脸都被气红了,一拳垂在桌面上,愤愤道:“哼,那个贱人就知道找男人护着她,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

为了能让林雨晴好好休息,张凯枫每天都会开车接送她去医院,照顾真真。

炫儿担心林雨晴的身体状况,也向幼儿园请了假,每天陪着林雨晴一同去医院。

看着真真一天天好转,林雨晴的脸色终于不那么惨白,每天陪着真真笑闹,日子倒也过得很快。

虽然在住院,但是真真一点都不觉得无聊,病房里有两位小病友,每天说说笑笑的,特别开心。

真真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用很乐观的心态承受,这点,连林雨晴都自叹不如。

因为受伤的位置靠近脾脏,真真需要忌口,这可馋坏了真真这个贪吃虫,总是缠着林雨晴能给她破例,带些好吃的来。

林雨晴虽然心疼真真,但也不会任由她胡来。

坐在病床上,真真有些生气,撅着嘴唇说:“妈咪,以前真真生病了,还有糖果吃,现在我都住院了,这么重的病,怎么不能吃糖果?”

无奈地看着真真,林雨晴说:“之前是感冒,现在是手术,这两者能一样吗?真真乖,等出院了你就可以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了,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