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萧铭扬的计中计/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个好孩子,你妈咪肯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摆弄着手里的叶子,炫儿声音低沉,说:“我会努力,让自己一直都是妈咪的骄傲。”

看炫儿深沉的模样,张凯枫俯身在他眼前,语调轻柔,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你都记住你还是个孩子。我理解你想帮你妈咪的心情,可是你现在能力有限,如果勉强自己的话,很有可能忙没帮上,还需要别人来救你,知道吗?”

炫儿乖顺地点点头,然后开始沉默。而看他这幅样子,张凯枫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

哎,小孩子太聪明也不完全是好事,心思真是难猜。

……

又到了日落时分,躲在阴暗房间内的男子一直在瑟瑟发抖。他背对着房门坐在床上,双手抱膝,似乎在低声哽咽。

突然,房门被打开,男人惊恐地回过头,就见两个男人气势汹汹地走进来,一人按住他,另一人就要往他嘴里塞药。

“不,我不吃!”

男人用力反抗,可最终还是被灌下药水。

苦涩的味道呛得男人直流眼泪,见他吃下药水,男人被重新丢弃在床上,而喂药的两个人,像影子一样离开。

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男人呼吸逐渐变得清浅,如果不仔细听的话,甚至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过了很久,房间外又出现了响动,一名身材苗条的女子钻了进来,在看到床上的男人时,眼中满是心疼和不舍。

慢慢走到床边,月光照射在女子的脸上,映出她美丽的脸颊。

这人正是莉莉丝。

伸手抚摸着男人的脸颊,莉莉丝满目伤痛。

身子动了下,男人抬起头,铁青的脸微微动了下,露出一丝笑意。

此刻,在莉莉丝瞳孔中倒映的,正是‘萧铭扬’的脸!

“你来了?”

握着‘萧铭扬’的手掌,莉莉丝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心痛地说道:“铭扬,你受苦了。”

俯身拥着莉莉丝,‘萧铭扬’勾着唇,说:“我还有你,一点都不辛苦。”

听着‘萧铭扬’的情话,莉莉丝的心都快融化了。她辛辛苦苦追求的,不就是这一刻吗?虽然‘萧铭扬’被囚禁起来,虽然他现在没有自由,可是自己可以赋予他这一切!

慢慢抬起头,莉莉丝的笑容中透着蛊惑,说:“你再忍一忍,只要骗过爷爷,我们就能自由了!”

‘萧铭扬’似乎很相信莉莉丝的话,使劲儿点点头,然后看着她身后,问:“今天的解药呢?”

“别急,在这。”

看着莉莉丝手上的白色瓶子,‘萧铭扬’的眼中透出饥渴的神色,上前就抓住了瓶子,拔开盖子就倒入口中。

慢慢的,‘萧铭扬’恢复了力气,身子也能坐直,只是眼神依旧有些迷蒙。

看着‘萧铭扬’迷迷糊糊的状态,莉莉丝觉得很心疼。

这男人以前多么骄傲啊,现在却像奴隶一样被囚禁在这里。可是莉莉丝不在乎,她就是要征服这个男人,不管他是什么状态。

将头埋入‘萧铭扬’的怀里,莉莉丝甜蜜地说:“铭扬,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爱你,会为你付出所有。你不能背叛我,不然的话,我第一个就会杀了你!”

“当然!”‘萧铭扬’信誓旦旦地搂着莉莉丝,说,“只要能离开这里,我什么都听你的。”

莉莉丝总有一种错觉,眼前的这个萧铭扬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可要是想出来哪里不对劲儿,又没什么头绪。

不过,在眼前的这个萧铭扬被自己找到之前,他已经被喂了那么多药,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状态不对劲儿也是很正常的。

听着稳健的心跳,莉莉丝突然说:“你知道吗,今天你的女儿受伤了,林雨晴为了那个女孩,差点和人拼命。铭扬,你心疼吗?”

“女儿?林雨晴?”‘萧铭扬’仔细想了下,自己的生命里好像是有这两个人。可是,她们受伤了和自己有关系吗?

低头吻着莉莉丝的红唇,‘萧铭扬’笑道:“他们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我只在乎你,莉莉丝!”

莉莉丝很满意‘萧铭扬’的反应,起身就压在‘萧铭扬’身上,故意露出性感的酥胸,挑逗地看着‘萧铭扬’。

呼吸逐渐变得粗重起来,‘萧铭扬’一把扯掉莉莉丝单薄的外衣,翻身就把莉莉丝压在床上,埋首在她脖颈间,拼命地啃噬。

忘情地勾着‘萧铭扬’的脖子,莉莉丝弓起身子迎合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兴奋地叫嚣着:

萧铭扬,你终究还是属于我的!

晦暗的房间内,莉莉丝赤裸着身体,像蛇一样缠在‘萧铭扬’的身上,手指在‘萧铭扬’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单手搂着滑腻的肩膀,‘萧铭扬’轻轻皱着眉。

“想什么呢?”

‘萧铭扬’惆怅地叹息一声,说:“我昨天听那两个壮汉小声商量,说要给我加大药量。我已经表现得很像一个没用的笨蛋了,他们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莉莉丝,该怎么办啊?”

手臂支着身体,莉莉丝坐起身,说:“他们要让你变成傻子,当然需要继续加大药量了。”

“啊?”‘萧铭扬’惊恐地看着莉莉丝,时候,“我不想变成一无是处的傻子,莉莉丝,你不是爱我吗,你一定要救我出去啊!”

“放心吧,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的。”抬手抚上‘萧铭扬’的帅气的脸颊,莉莉丝突然迷惑了。

这个人,已经不是从前的‘萧铭扬’了,因为吃药的原因,他完全像换了个人似的,可是莉莉丝还是不忍心放手。

至于不愿放手的原因,莉莉丝也不知道。是爱这个男人吗?还是不愿放弃喜欢他的那种感觉?

其实,还是不甘心吧。不甘心为了他做那么多牺牲,换来的只是一个痴呆的外壳。

所以莉莉丝才甘愿涉险,为了‘萧铭扬’不顾一切地疯狂。

可是简单的语言安慰不能让‘萧铭扬’放松下来,他抓着被单,紧张地说:“我不想在继续下去了,每一天我都担惊受怕,我担心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莉莉丝,能不能现在就让我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